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39章 要被时代的进程碾碎了

第39章 要被时代的进程碾碎了

  这还是乐语第一次听见别人的劫。

  在辉耀,劫是一个很私密的信息,哪怕是夫妻亲人也不能说的秘密。道理也不难想象:‘劫’事关自己的精神力成长,一旦被人抓住,就是可以利用的弱点。

  譬如说千羽流的劫:‘与千雨雅共进晚餐,最大间隔时间120小时’。

  像这种有要求唯一对象的劫,那个唯一对象就是渡劫者的‘劫主’,对渡劫者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在千羽流没有彻底渡劫之前,如果千雨雅被绑架,导致千羽流在120小时内没跟千雨雅恰饭,那千羽流之前的渡劫进度就会付之东流彻底报废。

  再狠一点,跟千羽流战斗的时候,直接一刀砍了千雨雅,不仅可以对千羽流造成心理打击,甚至可以造成精神打击——是真正的精神打击,当唤醒者发现自己的‘劫主’被他人恶意击杀,渡劫彻底不可能后,唤醒者的精神力上限会急剧降低,甚至会从此一蹶不振,战力大幅下降。

  利用‘劫主’诱杀目标,也是这个世界很常见的阴谋手段。统计司也用过,据乐语所知,蓝炎手里就有一份劫主名单,统计司可以横行无忌想抓谁就抓谁,这份名单也出了很大力气。

  因此没人会对别人说自己的‘劫’或者‘劫主’是谁,而且只要唤醒者不说,其他人也很难猜到劫主是谁。

  历史上曾发生不少乌龙事件,有人以为某人的恩爱妻子是劫主,结果真劫主是小三;有人以为某人的唯一儿子是劫主,结果真劫主是门口的小乞丐……

  贵圈真乱。

  ‘劫主’有时候是正逻辑,即唤醒者最在乎的人;但有时候也会反逻辑,是唤醒者最讨厌的那个人。

  当乐语听见自己是千雨雅的劫主,他就知道自己劝不动她了。

  唤醒者是无法远离‘劫主’的,这不是强制力,而是一种内心的映射。对于唤醒者来说,‘劫主’是一种畏惧接近但更加害怕远离的存在,并不是唤醒者无法离开‘劫主’,而是某个人是唤醒者无法离开的对象,所以他成为了‘劫主’。

  一口气将憋在心里的话说完,千雨雅也舒了口气,提起篮子准备离开。乐语看了看天色,夜空已经一遍紫暗,外面亮起万家灯火。

  他忽然朝外面喊道:“医官在吗?”

  “在!”女医官马上开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开门开得这么快,真的很难让我不怀疑你是不是在听墙角……乐语问道:“我可以出院吗?”

  女医官拿起放在门口旁边架子的小本子,看了看说道:“千先生你明早还有一次光疗,而且你现在的身体仍在恢复,如果进行活动很有可能撕裂刚刚愈合的伤口……”

  “如果我坐轮椅呢?”

  女医官想了想:“如果只走铺了青砖的大路,没什么颠簸的话,应该可以。”

  乐语忽然从下床站起来,吓了女医官和千雨雅一跳。不过他摆摆手,坐到轮椅上说道:“我们回家吧,明天早上我再来医官司进行光疗。”

  千雨雅没有反对,推着他离开了医官司,沿着路灯遍布的主干道回家。

  “一金圆一晚上的医官司光疗房就这么浪费了。”乐语叹了口气。

  “如果你担心我晚上回家的安全,其实不必和我一起回去,我也可以睡在光疗房里。”

  “那你睡哪?”

  “睡地上。”

  “其实那张床挺大的,你可以跟我挤挤。”

  “不行,心里有厌恶感。”

  这个妹妹说话越来越不客气了……乐语心里暗叹一声,思索到底怎样才能将千雨雅赶走。

  虽然千雨雅没有具体说明她的劫,但根据乐语对她的了解,她的劫多半是‘令千羽流弃暗投明’、‘令千羽流金盆洗手’、‘令千羽流壮烈牺牲’之类的。

  很显然,只要千羽流还留在星刻郡,那无论是正面诱导还是反面激将,都无法动摇千雨雅的决心。

  她是一心一意要亲眼见证千羽流的下场。

  然而直到乐语和千雨雅回到家,他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明天找阴音隐商量下吧……’乐语躺在床上,感觉一人计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