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 > 116.第116章 观景台面圣

116.第116章 观景台面圣

  “夜公公,你怎么一点都不觉得累啊!”丁怡萌喘着粗气问。

  夜公公语气很平缓,没有任何起伏,道:“陛下很喜欢来观景台,我这个做奴才的,自然不能比陛下慢了,走的多了,也就不觉得累了!”

  丁怡萌很是好奇,陛下竟然喜欢来这么高的地方,他的体质可真好,就连身边的太监,都被锻炼出了这样好的体质!

  丁怡萌有些自愧不如,道:“看来,我得多加锻炼了,不然,日后想见陛下,还得先搭进半条命去!”

  夜公公笑了,道:“丁台主真会说笑,观景台只允许陛下一个人来的,就连沈丞相,也只是在宣室殿里被召见,你还是陛下头一个在观景台召见的,向来,这样的机会,也不是天天有的!”

  听夜公公这样说,丁怡萌心中有些狐疑,在陛下这么重要的地方接见自己,难道,是陛下表示对自己重视的方式吗?丁怡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屠门的真凶,绝对不能辜负了陛下的一番好心!

  等爬到顶的时候,丁怡萌的腿已经软了,迈步子都很费力,不过,这里的景色真的很美!

  这是一个空旷的楼顶,头上飘洒着雪花,周围点了橘黄色的蜡烛,朝四处望去,整个皇宫里的灯笼,连成线的灯笼,竟全是由丁怡萌点燃的,她突然觉得自己狠了不起!这儿的风景,真的是美极了!

  而陛下,正坐在观景台的边上,他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还有酒肉,周围有两个太监伺候,正温着酒,而陛下,正望着下面如火龙一般,蜿蜒的灯笼!

  夜公公带着丁怡萌来到陛下面前,他轻声道:“陛下,丁台主请过来了!”

  随后,丁怡萌扶袍跪地,道:“微臣,叩见陛下!”

  这时,陛下慢慢收回欣赏美景的视线,他端起太监刚刚给自己倒好的温酒,品了一下,却并没有让丁怡萌起身,他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周围伺候的两个小太监,连带夜公公,都跟着应了一声,便悄无声息的退下去了!

  待这空旷的地方,只剩下陛下和丁怡萌两个人的时候,陛下才将视线落在丁怡萌身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丁怡萌,半响后,道:“丁台主,起来坐吧!”

  “谢陛下!”丁怡萌从雪地上站起来,跪了那么久,膝盖都被浸湿了!但是,丁怡萌却不敢抱怨,只是乖乖的坐在陛下对面!

  陛下从旁边拿了一个大碗,倒满酒,然后重重摔在丁怡萌面前,道:“喝掉!”

  丁怡萌没想到会这样突然,她被吓得浑身抖了一下,然后,莫名其妙的看了陛下一眼!

  陛下阴沉着语气,道:“怎么了?你今日不是挺能喝的吗?”

  本来以为在这里被召见肯定是有好事,结果,竟然是陪皇上喝酒,听陛下这么一说,想要推辞,怕是不行了,丁怡萌慢慢捧起酒碗,就往自己嘴边送!

  可是,就在丁怡萌马上就要喝到酒的时候,突然之间,陛下竟然伸手将酒碗从丁怡萌手中打掉!

  丁怡萌一个猝不及防,她不解的看向皇帝,她看的很清楚,陛下严重全是愤怒!

  丁怡萌心中急躁,皇上该不会是来跟自己算总账的吧,丁怡萌赶紧起身,跪伏在地上,道:“臣有罪,请陛下息怒!”

  陛下没有说话,他缓缓起身,走到丁怡萌面前,然后弯腰,用手指勾起丁怡萌的下巴,直视着丁怡萌的眼睛,道:“既然不想喝,为什么还要喝?”

  丁怡萌看着今晚的陛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陛下之命,微臣不敢违抗!”

  “呵!”陛下轻笑一声,他凑近丁怡萌的脸,道:“可朕看你,似乎对朕的赐婚很不满意!”

  丁怡萌瞬间慌了神,道:“请陛下明鉴,微臣不敢对陛下的决策有异议!”

  陛下捏着丁怡萌下巴的手用力,道:“是没有,还是不敢有?”

  丁怡萌吃痛,却不敢反抗,道:“陛下做事,自然有陛下的理由,微臣没有异议,更不敢有异议!”

  听丁怡萌这样说,陛下的眼眸微闭,似乎更加气愤了,他一字一句的说:“朕,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面孔,明明很在意,却偏偏要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真让朕恶心!”

  听陛下这样讲,丁怡萌心中也是委屈,没错,她很在意陛下的赐婚,可是,她又能怎么办?

  丁怡萌冷笑,道:“陛下身边的人,不都是这个样子吗?你说的话,没人敢反抗,他们,都与我戴了同一张面具面对你!陛下应该是知道的!”

  “哈哈哈!”突然陛下大笑起来,他直起身子,坐在座位上,给自己添了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没错!”陛下似是说给丁怡萌听,又似乎是说给他自己听,道:“朕自然知道,别说朝堂上的人,就连宫里的太监宫女,不都是这样戴着面具面对朕的吗?”

  丁怡萌慢慢抬头,在橘黄色的灯光下,陛下的身影柔和了许多,从这个角度看上去,让人觉得有些怜惜!

  突然,陛下转过头,望着丁怡萌道:“你一定恨极了朕吧!本来,刑部主司是不用娶沈琉璃的!”

  丁怡萌垂眸,现在这个时间,他们两个人应该在洞房花烛吧!

  丁怡萌眼里的不悦尽显,她起身,坐到陛下对面,给自己倒了杯酒,这时候,酒已经凉了,可是下到胃里,却很过瘾,丁怡萌道:“恨算不上,但是却有些讨厌,这件事本来跟捕头一点关系都没有,娶沈琉璃的人,应该是你!”

  “呵呵!”陛下又笑了,道:“看来,你真的很在乎他,可惜了,偏偏娶沈琉璃的人就是他!”

  丁怡萌用力抓着酒杯,她瞪着面前的男人,明明是因为他才会这样的,可是,为什么他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呢!

  似乎察觉到了丁怡萌的目光,陛下慢慢抬起头,直视着丁怡萌的眼睛!

  丁怡萌告诉自己,面前的人是帝王,是个不容侵犯的男人,所以,无论心中多么恼火,都不可以发作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