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盖世双谐 > 第二十一章 以骗制骗(下)

第二十一章 以骗制骗(下)

  孙陵和黄俊坑蒙拐骗虽是有些年头了,但严格来说,他们仍只是最低等的地痞混混,根本还没上“道儿”。

  盗,亦有“道”。

  别以为“小偷”、“骗子”这种行当的门槛低……你偷过东西了,的确可以叫“小偷”,但不是“专业小偷”;你骗过银子了,也的确可以叫“骗子”,但也不是“专业骗子”。

  这就好比你在学校的文艺演出或者单位的年会上说过一段相声,并不能代表你就是专业的相声演员。

  想要“上道儿”,你就得懂道上的规矩,而且得有相应的业务能力。

  你以为电视剧里那种在路上和你撞一下肩膀就能把你身上的钱袋子顺走的技术,是个小偷就会?那你练个试试?

  骗子就更别说了,那些职业骗子……既是编导、又是演员,还得是半拉心理学家;而且他/她们的一整套戏中,还有很多需要随机应变的即兴部分,且绝对不可以NG,因为NG的代价太大了。

  孙陵和黄俊显然都没有那种业务能力,但此刻,他们遇到的这位“姑娘”……有。

  前文提过,骗子行当里,有种叫“放鹰的”,也叫“贴身靠”,眼下这个走夜路的姑娘,就是专门干这个的。

  干这行的,在道儿上都不用本名,一般都用假名字或者绰号,这位的绰号,叫作“风里酥”,意思是她轻飘飘的来,从你身边儿轻轻过,你整个人都能酥了;后来,这绰号被叫白了,人家就叫她“凤梨酥”,成点心了。

  当然,点心也行,点心大家都喜欢,又甜,是吧。

  别看这风里酥瞅着十八九岁、弱不禁风,实际上人家都二十五了,而且有功夫,且起码是绿林道上“勇士”这个级别的,像孙陵和黄俊这种普通地痞,就算来十个八个,她也能随便收拾。

  另外,她还有手下。

  因为是“放鹰的”嘛,肯定得有“男人”才行,要不然行动没法儿收尾啊。

  风里酥的手底下就有三男一女,其中一男一女,是对老骗子,都快六十了,年轻时也是干这个的,他们通常负责扮演风里酥的父母或者公婆;还有两个男的,都是壮小伙,一个扮她丈夫,另一个扮她兄弟。

  讹人的时候呢,基本是两个年轻力壮的先正面上,对受害者连打带骂,演得像要杀人似的,俩老的呢,则负责哭天抢地,并在关键时刻扮演和事佬的角色。

  这个组合,在古代,就算是个比较标准的仙人跳配置了,而这组合的核心,无疑就是风里酥。

  她这个角色是下套的关键,对演技的要求最高、戏份最多,对身材颜值也有要求,所以是很难替代的,其他角色则是随便找个信得过的人来培训一下就行。

  也正因如此,风里酥才是这个诈骗团伙的头目,其他几个都只能算她的手下,跟着她混饭吃,分赃的时候也是她分得最多。

  那么,她今天又怎会出现在这里,并如此精准的挑中了孙陵和黄俊下手呢?

  相信很多人也猜到了……黄东来他们安排的呗。

  梅赤阳身为绿林道“地”字号的人物,跟此地一些道上的地头蛇肯定也说得上话,再加上有孙亦谐的“钞能力”做后盾,稍微使点儿银子,雇个放鹰的来帮忙能有多难?

  正所谓酒乱手眼,色迷心窍,像孙陵和黄俊这种格局的小人物,遇上风里酥这样的专业高手,自是三五句话一说就被人勾住了。

  夜色中,这两位心急火燎地就跟着人家走,而且去的地方还真是城中相当荒凉的去处。

  不过他们也不怕,因为方才这位姑娘已经说过自己家“住得偏僻”了,再者,他们有一种思维定式,那就是“自己才是坏人”——难道我们两个男的,还能在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身上吃了亏不成?

  就这样,孙陵和黄俊随着风里酥一路来到了城里西南角的一处民居。

  推门进去,是一个小院儿,左手边是间柴房,前边儿有两间住人的瓦片屋。

  这黑灯瞎火的,孙陵黄俊的注意力又全放在了风里酥的身上,所以他们完全没留意到……这间院子,显是很久都没被清扫过的,那墙角的水缸里,也是一滴水都没有,还积了不少的灰尘落叶。

  若是换个机警的人来,一进门就会意识到这是个废弃的院落;可惜,孙陵和黄俊并不是那种人,他们还等着姑娘给他们“重谢”呢,想都没想就随着风里酥进了屋,还很自觉地随手从里侧闩上了房门。

  那屋里,倒是挺干净的,看来是事先收拾过了。

  风里酥进屋后便在黑暗中熟练地掌上了灯,随即便转过身来,看向了那两位“少侠”。

  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们,眼波似盈盈秋水,呼气如幽幽香兰。

  有道是,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孙陵和黄俊近距离看着眼前这位貌美的姑娘,看得都馋了,口水都快下来了。

  没等几秒,那黄俊便是抢先一步上去,一把就搂住了风里酥。

  “哎~黄少侠,你这是干什么呀?”那风里酥可是老仙人跳了,这种状况习惯得很,当时就是半推半就,根本没使劲儿,挨在黄俊身上,娇嗔道,“小女子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嘿嘿……你刚才不是说要重谢咱俩嘛。”那黄俊这会儿也是彻底不要脸了,淫笑道,“我看你这儿也没啥东西,要不你就用你自己……”

  “嘿!姓黄的,你猴急什么?”孙陵这时有些不乐意了,“咱也得分出个先后来啊!”

  “孙兄,这小妖精……兄弟我甚是喜欢,要不这回……你就让让兄弟我。”黄俊一边答着话,另一边搂住风里酥的手可没松开,还越抱越紧了。

  “啧……你这人……”孙陵撇了撇嘴,“行行……你可记住了,下回遇上好的,得我先。”

  这两人就这么当着别人的面说着这种无耻的对话,说完之后那黄俊就打算把风里酥往床上推。

  不料,就在这时……

  嘭——

  外面忽然就传来了一声响。

  其实这声音也不算特别明显,但风里酥却是在其响起的第一时间就惊叫道:“呀!好像有人进院儿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孙陵和黄俊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才那嘭一声是院门被人推开的动静。

  “诶?”黄俊当即疑道,“你不是说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风里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