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盖世双谐 > 第十四章 成全
  是夜,孙黄二人与庶爷做完了“交易”,又喝了几巡,便回客栈去了。

  黄东来所下的那毒呢,在他们回去之时无疑还没有发作。

  但等他们离去之后,便开始见效了……

  这种毒药,是顾其影那笔记上记载的奇毒之一,有个特别烂俗的名字,叫“销魂散”。

  服下这销魂散的人,一时半刻并不会有任何异常,但一两个时辰后,中毒者便会开始产生燥热难当、情欲难抑的感觉,然后这人就会不顾一切地想要去找人“发泄”一下。

  接下来就是这毒最妙的地方了,如果这中毒者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别人来“发泄”,比如说这人被关在了一间只有他/她自己的密室里,最后只能靠自己把“事儿”办了,那他/她反而会无事。

  但是,如果他/她能够找到人来发泄,那么一旦开始办事,不消片刻,他/她就会因全身血流集中到下半身导致大脑和心脏供血不足而在运动中暴毙。

  死状……与房事过激引发心脉骤停而猝死的人完全一致。

  你不管是找衙门的仵作还是江湖上的行家来查,都会得到相同的结论,谁来都看不出这是中毒死的。

  也就是说,你再怎么怀疑,“事实”也只能证明这是一次意外、是一个巧合。

  因此,孙亦谐和黄东来对脱罪还是很有把握的,他们甚至已经想好了事后有庶爷的手下来调查时该怎么装出震惊和无辜的样子。

  果然,次日凌晨,人就来了。

  庶爷的手下怎么在这种时间点上进的客栈,怎么把孙黄二人叫起来的,这就不多说了。

  简而言之,丑时,这两位又重新穿好了衣裳,再度从客栈被“请”回了七柳幽阑。

  这会儿,就不是老鸨来接待他们了,而是庶爷的一名手下。

  他俩直接被请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内,一进屋,两人便看到脱得精光的庶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脸上早已没了血色,其身上则是连块遮挡一下的布都没盖。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黄东来一见那尸体,就给了个很惊讶的反应。

  “兄弟,庶爷这是……死了?”孙亦谐也是瞅着那名庶爷的手下,问了句废话。

  看着这两位的表演,那位兄弟也没说什么,只是站在原处冷眼旁观。

  不多时,从这间房间的里屋又走出一个人来。

  当这个人现身的时候,孙黄二人是真的惊了,因为这人……还是庶爷。

  他和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长得一模一样。

  当然了,真正的庶爷,只有一个,毫无疑问,就是现在还活着的那个;至于在地上已经断了气的那位……或者说今天与双谐一同对饮、与朱嘉端交涉的那个,很显然只是个替身;他就是孙亦谐和黄东来刚到七柳幽阑时,被真庶爷召来,并让其“按计划行事”的那个。

  “你们需要再想想吗?”庶爷看着孙黄,开口便问了这么一句。

  “诶?庶哥你没死啊!”这一刻,孙亦谐忽然提高了嗓门儿,一脸喜悦地冲了过去,“哈哈哈!真是太好啦!”

  “嘿~你小子……”庶爷赶忙抬手制止了孙哥的靠近,一脸嫌弃地说道,“……要点儿脸行不?都这样儿了你还想浑水摸鱼混过去呢?”

  连黄东来也斜了孙亦谐一眼:“孙哥,过了,已经摆明了穿帮了,真当人家是弱智啊?”

  孙亦谐一看庶爷不上当,也就撇了撇嘴:“哎呀,试试又不花钱,算了算了……”

  庶爷干笑一声:“呵……你俩啊……”他摇了摇头,再道,“得,跟我来吧。”

  说着,他就负着双手,昂首挺胸便往屋外走。

  他的那名手下则是看着孙黄二人道了声:“请。”那意思里就是让两人跟上庶爷。

  事到如今,孙亦谐和黄东来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既然谋杀的意图都被看穿并化解了,那他们也只能受制于人。

  两人在庶爷身后跟随着,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目的地——“冬”字号雅间儿。

  孙亦谐心说要坏:莫非因为他俩玩儿砸了,庶爷要去找初雪和水生算账?

  正这么想着呢,庶爷已经推开了房门。

  三人进得屋来,发现初雪和水生都已经在房间里了,似已等候多时;那初雪的小丫鬟却是不在,想来是已被支走。

  庶爷的那名手下并没有跟进来,而是在屋外候命,于是关起门后,这房间里便只剩下五人:初雪、水生、庶爷、孙亦谐、和黄东来。

  “你们就别坐了,站着听我说吧。”庶爷像是个把学生们叫到了办公室里的教务处主任一般,一边说着,一边就自己找了张凳子一坐。

  “我这个人,很公平。”庶爷的思路已理得很清晰,所以他坐下后没怎么思索便开口道,“我若欠了别人的,我会还,但别人若是欠了我的,我也一定会收回来。”他看了眼初雪,“你们最好搞清楚,这个女人,我现在这样养着、保着……和水生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这样做,只是因为在将来的某天,我打算纳她为妾……这是她父亲欠我的,她得还上。”

  听着他的话,初雪和水生的脸上都现出了绝望和痛苦的神色,但都没敢出言打断。

  “男人慕色,女人慕强,这是天性。”庶爷道,“你们以为我留着水生是因为我喜欢折磨他?或是为了要挟他为我办事?难道我手底下就缺他这么一个人吗?”他顿了顿,自问自答道,“我答应让水生在这儿当龟奴,只是想让雪儿看看,这种为了女人连尊严都可以不要的男人,根本就不叫男人,也远远配不上她。”

  “他比你……”这时,雪儿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那后半句的声音小到谁都没听见。

  庶爷闻声,转头瞪向了她:“你在说什么?大声点也无妨。”

  此刻,初雪也是豁出去了,她深呼吸一次,对上了庶爷的眼神:“在我看来,水生比你强上千倍!万倍!”

  此话一出,在旁边看着的孙亦谐和黄东来心里也替她捏了把汗。

  庶爷那脸上,也是变颜变色,他竟是因此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即他才冷哼道:“呵……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却没想到……”他的手不自觉地握起了拳,“那我问你……你觉得比我强上千万倍的这个男人,到现在为止,都为你做了些什么呢?”他微顿半秒,娓娓言道,“我把你从家里带走时,他被我的手下们打成重伤,是你跪着求我,才保住了他的命。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