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盖世双谐 > 第十三章 了事
  夜深了,朱嘉端却还没睡。

  出门在外时,他习惯天黑后在房间里点一盏灯,等到什么时候这灯自然熄灭了,他便去小睡一会儿,然后等到五鼓鸡鸣,他又立刻起来。

  像他这个级别的高手,偶尔用运功调息来弥补一些睡眠的时间也是可以的,当然,只是偶尔……要一直不睡觉,再怎么样的高手也会猝死。

  而今夜,他显然一时半刻都没法儿睡了。

  因为他那房里的灯还没灭,他房间的周围便有异动……

  那一切都发生得都极快,叫喊声、闷哼声、还有那拳掌碰撞、刀剑出鞘的动静……几乎全都在同一刻自四面八方响起,又几乎在同一刻结束。

  前前后后,总共也不到十秒。

  接着,朱嘉端的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

  就两声响,但在这寂静的夜里,却显得十分扎耳。

  朱嘉端并没有对那敲门声做出回应,他甚至没有大声呼吸。

  此刻,他已将自己的气息敛藏,手握剑柄,立于房间正中,神经紧绷地戒备着可能来自于任何一个方向的突袭。

  “朱局主,莫要紧张……”门外的人见他不回应,便主动开口道,“你的弟子们只是暂时晕过去了,并没有人死……至少现在还没有。”

  朱嘉端自然不会天真到立刻就相信这种话,不过,既然对方这样说了,他也不能一直装哑巴:“你是谁?”问完这三个字后,他似乎觉得问得不够妥当,于是又补充道,“你们……是谁?”

  “我们……只是些跑腿的……”门外的人回道,“奉了主人之命,想请朱局主到七柳幽阑一叙。”

  “那你们的主人又是谁?”朱嘉端又问道。

  “这……我们这些手下人可不便说。”门外的人道,“您可以当面问他。”

  “哼……”朱嘉端冷哼一声,“你们这主人好大的架子啊。”他顿了顿,“连个名号都不报上,就让我跟你们走……这是不是有点太小看朱某了?”

  门外那兄弟此刻真的很想回他一句“是的,但那不是重点”,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数秒后,那门外之人再道:“主人知道朱局主事务繁忙,所以吩咐我们……在邀您前来的同时,先代您‘照看’一下广行镖局的诸位弟兄,以免去您的后顾之忧;希望朱局主能看在主人对您的这份‘体谅’上,给个面子,随我们走一趟。”

  他这话,才是重点。

  话听起来是挺客气的,实际内容就是恐吓,条件也都给你摆出来了——你要是给脸不要,那你手下那些镖师啊徒弟啊会怎样,你自己掂量掂量……再退一步讲,即便你朱局主不管那些手下死活,你本人就一定有把握突破我们的重围吗?

  朱嘉端这人虽然脾气差、性子急,但他绝不是那种为了一时的面子就会把命豁出去的类型;说得再直白些,他和大多数江湖中人一样,欺软怕硬。

  自己实力占优的时候就在那儿挺胸叠肚、吆五喝六,只是跟人讲点道理,便仿佛自己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一样;而在身处劣势时,他那腰板儿也不那么硬了,口气也不那么大了……有台阶就下、要面子就给,差不多就得了。

  这会儿,朱嘉端根据形势稍微想了想,便撇了撇嘴,应道:“既如此,那朱某也只能跟你们走一趟了……”

  …………

  二刻后,七柳幽阑。

  还是那个房间,朱嘉端已被“请”到了庶爷的面前。

  孙亦谐和黄东来也在场,当然,此时的他们是很轻松的,只是坐在一边看戏就行。

  “你可以叫我‘庶爷’。”对方刚坐下,庶爷便如此自我介绍道。

  “看阁下的面相,朱某可比你虚长几岁,叫你‘爷’,不合适吧?”朱嘉端还是端着架子,并未完全放下。

  “合不合适的……”庶爷一副根本没把对方当回事儿的态度,“……你也得叫。”

  “嗯?”朱嘉端瞪了庶爷一眼,“阁下这就有点狂了吧?”

  “这就狂了?”庶爷反问了一句,又笑了一声,“呵……那我要是告诉你,真按礼儿走,你得跪着跟我说话,你又当如何?”

  此言一出,朱嘉端的脸色可就变了。

  正所谓君臣父子,子跪父、民跪官、臣跪君……这就是礼儿。

  庶爷肯定不是朱嘉端的老子,那他这话的言下之意,自己不是朝中官宦、便是皇亲国戚啊。

  “你……”朱嘉端有些犹豫地开了口,似是想要问些什么。

  “你还是别问。”但庶爷抢过他的话头,没让他问出来。

  “好……”朱嘉端微微点头,又退了一步,“敢问庶爷……今日请朱某来,所为何事?”

  庶爷朝孙黄二人那边瞥了眼,接道:“他们俩在这儿,你说我是为了何事?”

  朱嘉端也看了看双谐,再道:“莫非……庶爷是想找我说说,小徒郑目开的死?”

  “正是。”庶爷回道。

  “好啊。”朱嘉端往椅背上靠了靠,“朱某洗耳恭听。”

  庶爷也不绕弯子,开口就道:“说来也简单,三日前……那郑目开用轻功越墙翻窗,溜进我这七柳幽阑来,意图对我们这儿的头牌用强,于是我就让几个手下把他给宰了。”

  “什么?”朱嘉端听到这儿,当即有些激动起来,“是你?”可他随即一想,便有些不信,“此话当真?”

  “我有必要骗你吗?”庶爷道。

  朱嘉端脑子也不快,这个问题他一时半会儿可想不清楚:“那……为何我徒儿的尸体会在城东客栈的后巷里被找到?还有我那两名趟子手……”

  “这不明摆着吗?”庶爷用有些慵懒的语气打断了他,“我不想因为这种琐事而被人追查,所以就让人把郑目开的尸体扔到了白天和他有过过节的黄少侠他们所住的客栈附近,顺带掩盖了一下死因,心想着这官司让他们去应付一下得了;又因为担心那两名趟子手知道郑目开死前是奔我这七柳幽阑来的,所以我就一不做二不休……让人去把他们也给灭口了。”

  朱嘉端一听,这话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实际上确实是没有,因为庶爷现在说的这些,都是水生在当时当刻的真实想法,只不过如今由他把锅给背了而已。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承认了?”朱嘉端思考了片刻,又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