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盖世双谐 > 第二章 秦风
  那斗笠男的剑,还真不慢。

  但见他一个闪身就到了马车前,随即飞身跃起,倏然出手。

  他这一招,无疑是留了情的。

  本来嘛,他就只是把雷不忌当成一个赶车的喽啰而已,也没打算害对方的性命,既然说了“教训”,那自是拿剑面拍打拍打就行,没必要见血。

  然而,雷不忌可不是这么想的……他多楞啊,一看有人这么冲过来,那能不还手吗?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雷不忌也从赶车的位置上跃起,迎空而上,后发先至,趁着对方那剑还没甩到位,一拳就打向了对方的胸口。

  幸好那斗笠男的实战经验也比较丰富,在中拳前的刹那赶紧收势抵挡,稍微卸掉了一些雷不忌的拳劲,否则这一拳怕是要把他打吐了血。

  呼——

  一秒过后,那斗笠男便从半空中被“怼”回了原处,他勉强用双脚落地,又朝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堪堪站稳。

  “嘶——”这一招对完,斗笠男当即倒吸一口冷气,并在心中暗惊,“哪里来的车夫,竟有这般功力!难道他还真是孙亦谐和黄东来的兄弟?那……孙黄二人岂不是更加厉害?”

  他错了……

  很错。

  单论武功,孙亦谐和黄东来加起来也不如雷不忌,更何况黄东来至今还是无法运功的状态;真要打起来,车上的两人根本不够他打的,但这雷不忌,打他却是七三开。

  “朋友,敢问高姓大名?”这斗笠男虽是心高气傲,但也不是什么小人,在见识了雷不忌的身手后,他自要问下对方的姓名。

  “好说,我叫雷不忌。”雷不忌回道。

  “哦?”这斗笠男居然听过他的名号,“你就是在那‘少年英雄会’上一夜成名,杀入八强的雷不忌?”

  雷不忌一听,也乐了,心说我现在也这么有名啦?

  他当即喜形于色,面露笑容,一拍胸脯回道:“不错,就是我!”

  “嗯……原来如此。”斗笠男说到这儿,把自己头上的斗笠也给摘了。

  露出了相貌后,再看此人……面色白净,五官分明,一双倒八字利剑眉,下有一对扩目,准头端正,方开口,嘴的周围略微还带着点儿胡渣。

  看面相,他的年纪也并不大,就二十出头。

  那么这位究竟是谁呢?

  书中代言,此人名叫秦风,今年二十有二,本是天剑宗的第十二代大弟子。

  四年前,即永泰十四年的那届少年英雄会上,秦风一路过关斩将,夺得少年英雄会的魁首,风头一时无两。

  他本以为,这是自己走向人生巅峰的第一个台阶,只是没想到……这台阶是往下去的。

  有句话叫“出道即巅峰”,说得可能就是秦风这种情况。

  拿了第一后,本就有些骄傲的秦风更是变得鼻孔朝天、轻浮懈怠,刚好他师父那年病故,他又是同辈里的大弟子,也没什么人管他了;有时候比他大一两代的弟子说叨他,他就用“你们当年有资格参加少年英雄会么?”或者“你们当年在少年英雄会拿了第几啊?”这种话去呛别人,气得人家面红耳赤,之后也就懒得再理他了。

  就这样持续了一年不到,这位“魁首”就被他们的现任掌门逐出了天剑门。

  听到这消息时,秦风也很惊讶,他心里就奇怪:掌门师叔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按说我这点儿错误,无非是态度问题,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怎么着也是先面壁思过,再严重警告,最后再走劝退流程吧,你怎么直接就赶我走啊?

  他这种没什么城府的人,又怎么会懂——人家掌门师叔有自己的入室弟子,而你只是人家的师侄,你占着第十二代大弟子的位置,人家本来就嫌你碍眼,没事儿都想除掉你了,你还自己找事儿……再加上你师父也故去了,师兄师叔们也都被你得罪了,那谁还能保得了你?

  于是,一年前还风头正劲的天剑宗十二代大弟子秦风,一年后就成了个被逐出师门的江湖游勇。

  外人也不知道他被逐出师门是怎么回事啊,就按照一般的逻辑,先入为主地认为他是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接着大家传谣的时候再添油加醋,把自己的猜测和补充说得跟亲眼看见似的,到处去散。

  有说秦风偷看师妹洗澡的,有说秦风偷看师娘洗澡的,还有说他偷看师叔洗澡的……

  总之就是往那个方向上去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谣言渐渐的就往那“弯路”上走,等传到秦风耳朵里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他掌门师叔在他和老婆之间“做了个选择”这样的展开。

  从那时起,秦风就戴起了斗笠……这一戴就是几年。

  但其实吧,关于他那流言,也没有传播得那么广泛,真正相信了那流言的人也不是很多,再者……他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受关注。

  只有他自己一直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但实际上,他在江湖上关注度最高的那段时间无非就是在少年英雄会夺魁前后,后来他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人再提起他了。

  而今天秦风为什么要来拦孙亦谐和黄东来的马车呢?

  说白了他就是闲的,再加上有点儿心里不平衡。

  因为“少年英雄会”是秦风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就如同“一发屋艺人”和自己成名段子的关系一样,所以至少到目前为止,这大会就像是一道他过不去的坎儿,他想不在意都不行。

  虽然以他现在的身份和江湖地位,这大会根本不会邀请他去观战,但他还是提前半个多月早早来到了洛阳城,想凑这个热闹。

  可结果……他就跟城里的那些老百姓一样,无非就是市集上玩玩逛逛,听听大街小巷传出的流言,大会的核心内容跟他没关系,他也看不着。

  至八月十六那晚,秦风一想到人家在英雄宴上谈笑风生,自己在客栈里独坐独饮,越发感到郁闷哀愁。

  有道是寡酒难饮,当天晚饭吃完没多久,他就喝了个烂醉,睡着了,连半夜城里起火他都不知道;第二天,他醒过来时,已是流言满天飞,他还是跟着老乡们一起在街上听说书的讲解才大致知道了来龙去脉。

  秦风越想越憋屈,心说要是自己没喝醉没睡着,那围剿天奇帮众的时候自己也能去露个面啊,那正是再度回到众人焦点的大好机会,万一自己亲手干掉了顾其影,岂不是可以再次声名鹊起?

  当然……他也就想想而已。

  真要去了,没准他就活不到今天了。

  成了个独行侠之后,秦风虽也是行走江湖、行侠仗义,但一直没混出什么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