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无尽的遗落 > 第五十七幕 黑之潮III
  前台老板和中年酒客的争吵夹杂辱骂,火药味浓郁,倾听言语不难察觉,起因只是价值几枚铜币的酒水。

  周围的酒客很快收回视线,他们清楚这类破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根本不值一提。

  只是一个无聊的小插曲。

  “...”

  桌前的利奥和索尼雅连头也没抬,他们的注意力至始至终放在平铺的告示上,便是利奥食指按住的那一处,第五条,关于“怀菈所属地的野兽”的详细。

  索尼雅一丝不苟地端详着,默念具体内容。

  “小镇北边的树林有野兽出没,尽管领主告诉我它属于我,但我没有办法行使我的权利,我邀请许多的猎人,他们却派不上用场。真让人厌烦,我怀疑那片树林本就不属于我。噢,我不想继续无端的猜忌,请任何有本领的猎人,佣兵,冒险家,甚至流浪汉,只要你们能帮我解决烦恼,我会支付足够多的报酬。

  你随时可以来小镇东侧的街道找到‘怀菈商铺’,向我展示你的能力。当然,我们能事先谈好价钱,以及事情的经过。”

  默念完毕,索尼雅眨了眨绿眸,若有所思。

  她不明白利奥为何指出这条平平无奇的告示内容,也许存在深意,但她现在猜测不到。

  “...抱歉,我不理解。”

  索尼雅静默数秒,无奈摇头,“我们的钱足够多,更重要的是,这种告示一看就像——”

  她顿了顿,将白皙的食指点在自己的额头处,显示出她深思熟虑却又苦恼的模样,“——某种恶作剧?否则也是浪费时间的活计。”

  要知道,不论什么样的野兽,比如平民眼中的猛兽,豺狼群,猎豹,狮虎,甚至大型熊。

  哪怕在一名装备齐全,训练有素帝国士兵眼前也不过那般,更别说在能力者面前。

  更别说,在索尼雅这样的法师之中的佼佼者面前。

  “告示(怀菈)的说法很特别。”

  利奥继续看着其内容,它们都是由发布者直叙,手写员抄写而成的,类似面对面的谈话。

  他指向句子的某处,说道:“领主将领地赐予某人,这是一种殊荣。”

  索尼雅闻言蹙眉,伴随思索,绿眸渐渐偏向某处。

  她思索着,一般平民绝无机会获得领地,那与租赁的耕地不同,是类似其他贵族般的特权。

  由此可见,这片领地对当事人而言意义非凡,就像帝国士兵对自己的勋章引以为豪,贵族以领土为高傲的资本那样,按理说(怀菈)应该珍惜,重视,甚至作为领土的拥有者而骄傲。

  “但(怀菈)不这么认为,她甚至因此产生无端的猜忌...”

  利奥继续说着,索尼雅的眉头越皱越紧,她忍不住打断他的话:“等等!”

  她咬了红唇,困惑不解,“这仅仅是份告示,也许有些奇怪的地方,但是...也只是份告示?”

  在索尼雅看来,利奥所言皆是凭空的猜测。

  “没错,没错。”

  利奥点头,同意索尼雅的话,“我似乎没告诉你最关键的发现,抱歉。”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食指不知何时沾上酒液,将告示内容的几处文字点湿,重新展示给索尼雅观看。

  单个的瑟薇塔帝国通用文字像某种歪斜的符文,当它们上下连接起来时,却又类似其他的文字。

  “...”

  索尼雅沉默着,慢慢睁大眼,在帝国学院修习五门大陆语言和三类符文的她终于识别出它的来历。

  巧妙隐藏在告示内容间的,蕾西亚符文。

  “蕾西亚符文。”

  索尼雅的绿眸变得锐利,书写符文,运用排布,这多是法师或魔法学徒的专业技。不难猜测,这份告示的主人或许系统地学过魔道学。

  “...很有意思。”

  索尼雅抬起头,也许正像预料的那般,被领主赐予领土的并非普通人,这位怀菈女士多半是一位地位尊贵的法师或魔法学徒,否则便是受人尊敬的能力者。

  这般,她的眉头再次皱起,视线再次移向告示的内容。

  怀菈所属地的野兽,什么样的野兽能让能力者感到棘手...甚至认为领地不属于她,而是属于那野兽?

  “即便是这样。”

  索尼雅的表情恢复平静,她歪过头思考,“也不足为奇,我见过一些具备天赋的野兽,它们相当于野兽中的能力者,十分危险...这类麻烦必须由正规学院队伍,或者官方能力者队伍解决,我想我们不必插手。”

  解决这类麻烦得费不少功夫,穷乡僻壤的小镇多半支付不起那样的报酬,即便是小镇的能力者。所以,结果很可能是得不偿失。

  “...”

  利奥讶异地看了索尼雅一眼,随后直言不讳:“这些蕾西亚符文是(怀菈的)求救信息。”

  “什么?”

  索尼雅的脸掠过震惊,困惑,恍然,等复杂表情,最后摇摇头道:“原来如此,但是,运用蕾西亚符文传递信息这门课程早在五十年前便被帝国学院取消,看来(怀菈)是位有历史的人。”

  她顿了顿,重新审视眼前这张突然陌生,甚至扑朔迷离的告示,轻声道:“无论如何,这件事有许多矛盾,甚至怪异的细节...介入它对我们而言是必要的吗?”

  “必要,又或许不是。”

  利奥无法断言,他盯着这些蕾西亚符文,心中想的是前世在古树高塔修习符文的时光,随后道:“放眼瑟薇塔帝国,将蕾西亚符文当做文字运用的人已经很少,这件事很不简单。”

  而不简单的事,往往会和污蚀扯上关系。

  利奥将后半句话藏在心底,他默默注视着蕾西亚符文,心中有了决定。

  “我明白,不过我想说明我的看法。”

  索尼雅知晓利奥已经做出决定,她的视线飘忽不定,似乎想起一些不好的往事,“我有种预感,(怀菈)在借此寻找能够识别蕾西亚符文的人...将求救的消息藏在告示中非常不合理,也许这只是她筛选的手段,她还有别的目的。”

  “我们可以兼顾污蚀和这件事。”

  利奥慢慢站起身,他和索尼雅准备离开这间旅馆。

  他们记下告示展示的怀菈商铺的位置,在阳光明媚,天空清澈,街道人群往来的景色中前往目的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