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无尽的遗落 > 第一百九十幕 水魔V
  “...”

  女孩保持恶毒狞笑,前伸绷直的右手,沾血食指在空气中画出鲜红痕迹,隐约的暗红光边渗出迅速成型的诡异符号,像内部亮起火芒的灯笼,余热传散四周。

  法术?

  对方的举动令利奥不安,他目光一扫,迅速估算双方的间距,果决地提剑飞奔。

  然而,之前的争斗消使他耗颇大,才迈出几步,虚弱感如潮水涌来,恶心感刺激喉咙,可怕的眩晕迫使他摇摇晃晃地停步,勉强用森咒支撑,维持身体的平衡。

  炙热,却又寒冷,好像有块烧红的烙铁,伸进他的喉咙里搅动,但四肢却像浸泡于深水中,冰冷僵硬。

  “糟糕。”

  他吃力地甩头,大口大口地呼吸,试图恢复清醒,视线却愈发模糊,一些紫晕的星星开始出现。

  这很不妙,眼下是关键时刻。

  不知不觉间,前方的红毯,墙壁,破碎的盆景,吊灯,它们边缘的轮廓皆转为晕糊的,放大的虚影,以胡乱的色泽挤满他的视野,仿佛突然近视数百度。

  可怕的黑暗和寒冷接踵而来,撕咬,吞噬他的意识。

  痛苦,无奈,只能凭借坚韧的意志不断挣扎。

  “...风绿。”

  他半跪在地,奋力对抗着无力感,用森咒保护几处要害,翠绿的光芒编织成光幕,将他的身形笼罩。

  事到如今,也只能先转攻为守,撑过对方的法术。

  别无他法。

  两秒过后,女孩丰实的脸迅速干瘪,包括她的身体,血肉蕴藏的精华皆被抽离,作为施法的代价。

  女孩眼中掠过一丝清明,露出惊恐和痛苦交织的扭曲神色,流出无助的泪水,却只是半秒,属于女孩本身的情绪很快被蔓延而上的冷酷所掩盖。

  施法继续,肉眼可见的红光从她身上脱出,一丝丝地没入前方悬浮的鲜红咒文里。

  “Z...O...Hli。”

  她的雾状黑眸紧盯翠绿光幕后的利奥,吐出艰涩的咒语,仿佛吐出刺喉的鱼骨。

  眨眼间,异咒焕发威能,仿佛由鲜血浇铸的箭矢从符号中射出,速度极快,越过狼藉一片的长廊红毯,刮起微红的腥风,呼啸而过。

  咻!

  尖啸破空,一道红芒撞在翠绿光幕的表面。

  仅仅停滞瞬间,妖异的红矢尖端刺破光幕,飞出四溅消散的绿风,直奔利奥的额头。

  “...”

  这一刻,利奥努力睁大眼睛,扭动手臂,掷出压在手下的事物,接着咬牙拧腰,握持森咒,平扫而出的斩击紧跟其后。

  那是失去诅咒效力的灰色短剑,它擦过半空中的红矢,溅出点点火星,被弹开,旋转落插至左侧的墙壁上。

  紧接着,飞行的红矢激烈地擦过半空中挥动的森咒剑刃,微弱的银辉和翠绿交织,艰涩的磨损声响起,魔法箭矢的射行轨道被硬生生扭转,轰击在左侧的墙壁上。

  刹那间,白光一闪而逝。

  轰!

  爆炸声肆虐长廊,动静不小,冲击的暴风席卷碎块和尘埃,掀翻红毯,震裂玻璃,碾碎天花板的残余吊灯。

  一切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利奥短暂地失去意识,视野白茫,天旋地转,耳鸣不止。

  嘎啦嘎啦,最先涌入耳中的,是碎块的滚落声。

  摔倒在地的他回过神来,睁开眼睛,森咒静静躺在脸旁,剑身的白色擦痕十分明显。

  幸好。

  “唔...”

  利奥暗叹一声,总算撑过。

  但他又觉得奇怪,污蚀为何放过好机会,没有趁他昏迷杀死他?

  然后他机警地爬起,立刻发现之前落下的灰色短剑所在的墙壁已被炸出窟窿,狂风肆虐之时,它也随部分碎块坠向外面的海洋,不知所踪。

  目光自然地偏向窟窿之外,波澜起伏的海面幽暗未知,在那之上,漫长的夜幕深沉黝黑,不断呼啸的寒冷海风顺着大洞涌进,它那特有的咸湿夹杂长廊的血腥味,难闻作呕。

  捡起森咒,利奥缓缓站起身,来不及拍打身上的碎块,警惕地环顾四周,却没有女孩的身影。

  连倒在红毯旁边的拜伦大副也消失不见,难道他们都...

  利奥不由得再看了墙壁的可怕窟窿一眼,摇摇头,否定猜测。

  在之前的战斗中,女孩的位置离他较远,拜伦大副可能因余波的风而坠海,但那个污蚀附身的女孩却不会。

  除非,她自己跳进海里。

  “...”

  这个念头令利奥一怔,他想起施法关头女孩露出的挣扎之色,内心不是滋味。

  也许...

  踌躇片刻,他扶着墙来到窟窿旁边,顺着船舱向下望去,除开起伏的幽暗海面,什么都看不到。

  唉。

  他抬起头,长叹一声。

  “该结束了吧?”

  利奥呢喃着,合上眼,困倦如潮水将他淹没,松开森咒,他再也没有力气持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