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无尽的遗落 > 第十五幕 病痛I
  困惑,惊异,这些情感呈现在白袍学者那布满皱纹的脸庞上。

  “可是...它消失了。”

  话音刚落,一切都安静下来。

  不论是闻言皱起眉头的罗马卡,还是一旁面露不解的安亚力斯,又或者是耳力优秀的士兵,不远处的阿力等人。他们都沉默下来,并且呼吸一滞。

  消失了是什么意思?

  “请您解释一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药剂学者。”

  安亚力斯走上前来,看着恭敬行礼的白袍学者,“尸体消失了?还是别的什么,这里有重兵把守,一只虫子都很难飞进来。”

  圣托里教会目前有诸多巡兵驻守,为方便罗马卡和安亚力斯的活动,这些巡兵都是从岩城区挑选的精英,远非水城区的普通巡兵可比。

  “抱歉,抱歉大人。”

  白袍学者面无血色,他的眼皮跳个不停,竭力组织语言。

  沉默持续了大约三秒钟。

  “您知道的,先前我们判断这两人死于毒素,因为他们的尸体表露出许多‘中毒’的特征,类似于部分变色,刺激气味,等等。”

  没错,有些毒素甚至会使指甲变色,雷欧格猛毒(蛇毒)就是例子,会使死者指甲变红,鲜艳明显。

  众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白袍学者的说法,随后他眉头微蹙,继续说道:“然而毒素的种类有很多,想要知道他们中的是什么毒,就需要提取毒素进行解析...我们花了一点‘反应’药剂在他们的尸体上,从他们发黄的舌苔上找到了一点‘灰质’——我们一致认为那就是毒素。”

  一般情况下,博学的药剂学学者能根据尸体的中毒迹象就能判断出毒素的种类甚至组成。但这两具尸体的中毒迹象未曾记录在他们所学的知识里,因此为了查明毒素的种类,就需要找到尸体上残留的毒素,再另外进行实验解析。

  说到这里,学者的脸色有些变化,又露出先前的困惑,“我们判断那是一种罕见的混合毒素,有点像是蓝银,雷欧格猛毒,还有一点血幽素...所以我们进行了尝试性的分离,可是,可是,就在我的学徒将这些灰质放入试管的时候,它就消失了...”

  学者眉头越皱越紧,“我从未接触过这种毒素...它像魔法一样不可思议地消失了。”

  简单来说,就是尸体身上被提取出来的毒素物质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你们可以再提取一些?”

  似懂非懂的安亚力斯抬了抬眼皮,试探地道:“嗯,或许他们肚子里还有一些?”

  “‘反应’药剂显示,他们身上没有任何灰质残留了,大人。”

  白袍学者有些无奈,又低下头,“我恐怕无能为力,大人。”

  “...”

  安亚力斯微微点头,眼睛转向身边的罗马卡,似乎是在征求意见。

  “听起来你已经有了解决办法?”

  罗马卡面无表情,“直说吧。”

  白袍学者如释重负,他等待着这一句话,轻轻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我需要更全面的设备,把尸体运去岩城区里的实验室,大约...大约一周时间,我会呈递给您满意的答复,大人。”

  “呵。”

  罗马卡冷笑一声,周围的士兵心头一凛,他们知道这是长官动怒的征兆。

  “什么?”

  听到冷笑,白袍学者迷茫地看了过来,眼睛里充斥着疑惑不解。

  “尸体不能被运走,除非这件事得到解决。”

  罗马卡的声音充斥着明显的不耐烦。

  他既然被受命派往水城区,在解决这件事之前就不能返回岩城区,更别说大张旗鼓地运尸体回去给学会研究整整一周了,这种做法太没效率,太过无能。

  并且这两具尸体可是拓拓曼人,进出岩城区神圣的大门,这会给他的政敌攻击的机会。

  “可是不解析毒素,这件事便不能解决?大人?”

  白袍学者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道:“...如果这是您的意愿的话。”

  蠢货!

  罗马卡在内心暗骂,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但一想到身边还有一位高贵的法师,还有安亚力斯男爵,他最终松开了微微握紧的拳头,绷着脸道:“你成功地让我见识到了药剂学会的无能和愚蠢,现在,带着你的学徒,立刻返回岩城区。”

  白袍学者的脸垮了下来,惊惧,不解,无奈。

  最后,他摇了摇头,转过身去走向里屋,准备通知他的学徒这个让人难堪的消息。

  “嗯,有些时候,我是指有些时候。”

  罗马卡盯着白袍学者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