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 第304章 女奴(2)
  大片大片的庄园地,可以让人眼界放得极宽。叶新绿看到那连天的麦浪着实让人心情舒畅,转了个弯又看到大片的土豆,虽说种植品类未免显得单一,但是蓝天配着广袤的黑土地,就让人的心界也跟着放开来。

  叶新绿感觉心情分外清朗,走着游荡着,就到了一片树林外,朝荫的这面长满了青藤。

  叶新绿高兴之余,就拉了几根藤条做了个简单的秋千,站上去高高地荡了起来,一时兴起,就扯开嗓子嚎了几声:“一对对那个鸳鸯水上漂,人家都说是咱们俩个好……”

  【野火在静静地烧】:“呃,这是西方世界吧,我怎么听主播扯着嗓子干嚎这么一首陕北小曲,都没有半点违和感?”

  【太乙神君】:“呵呵哒,因为现在只有主播一个人。要是一会儿突然出来一个穿着西方宫廷礼服的金发白肤女人,对着主播喊一声‘卖狗灯’,你看违和不违和。”

  【沉沉的夜】:“为了让咱们看着舒坦,直播间对话全部采用脑电波传送,所以,你平时用的通用语言是汉语,听到的也是汉语;平时用的是英语,听到的也是英语。所以,我们这些习惯说汉语的,是没多大希望听到‘卖狗灯’了。”

  【子夜吴歌】:“诶,你们快看,直播间改成复式直播了。另一个画面显示的是哪里?”

  【沉沉的夜】:“好像是男主安德烈在招待他的朋友,地点貌似就是小树林的另一侧,所以他们都听到主播的干嚎了?!”

  【风枕寒凉】:“仔细听,在这个画面里,依稀有歌声且清且淡地传来,透着飘渺,令它增添了不少神秘……”

  【子夜吴歌】:“原本欢笑的宾朋也听到歌声了,停止了谈笑。”

  俊美年轻的男宾一:“安德烈,这是谁在唱歌?”

  俊美年轻的男宾二:“是啊,多么美的歌声啊!就是……我怎么听不太清它的歌词?”

  俊美年轻的男主安德烈尴尬一笑,他也不知道是谁在唱歌,而且他也听不清歌里唱的是什么,好像是他听不太懂的语言。

  男宾一:“歌声是从林子那一侧传过来,咱们偷偷绕到林子那面看一看。”

  男宾二立刻赞同:“好啊,千万不能让那个唱歌的小姑娘发现,不然她就不唱了。”

  “……你说拉倒那个就拉倒,世上好人那有多少,谁要是有那良心咱们就一辈辈的好,谁没那良心就叫鸦雀雀掏……”

  林子另一侧,就见一个小姑娘站在藤条上高高地荡起,棕色的长发随着歌声一起飘荡起来,这万里的长风都像是为了她才扬起;整个林子都像是为了迎合她的歌声才响起簌簌的树叶声。

  明明有虫声鸟声树叶声不时响起的林子,此时却似是万籁俱寂,只有她的歌声在清脆地飘扬。

  亦或是,这里的一切都是为了衬托她和她的歌声而存在?!

  “一对对那个鸳鸯水上漂,人家那个都说是咱们两个好。你要是有那心思咱就慢慢交,你没有那心思就呀嘛就拉倒……”

  因为是随心而唱,叶新绿唱到半截又唱回来了,而且这次改成了普通话。通过直播间翻译过来,就成了这个世界的通用语。

  躲在暗处的几个白面少年朗这次都听懂她唱得是什么了。

  “……你说拉倒那个就拉倒,世上好人那有多少,谁要是有那良心咱们就一辈辈的好,谁没那良心就叫鸦雀雀掏……”

  男宾一:“咦,这小姑娘瞅着眼熟,安德烈,是不是就是那个叫特斯腾娜的女奴?”

  安德烈淡淡地“嗯”了一声。

  男宾一:“以前总觉得她俗气又讨厌,没想到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你不是挺讨厌她的嘛,把她送我得了。”

  安德烈沉着脸不吭声。

  男宾二哈哈笑道:“恰巴耶夫,有你这样的嘛,看到好的女奴就想要到自己府里……”

  “……山呐在水在人常在……一对对鸳鸯水呀嘛水上漂……”叶新绿正扯着嗓子嚎得正尽兴,谁知道就听到附近有极低的说话声,当下便止了歌声,下了秋千,朝这个方向走来。

  三个大男人躲在一块大石后面,一见她往这边走过来,立刻心突突乱跳。

  恰巴耶夫:“莱蒙怀特,你看你,说话那么大声,她肯定听……”

  话未说完,他就觉耳朵一痛。

  那边安德烈在同一时间看到一只小手竟然揪住了恰巴耶夫的耳朵。

  “痛痛……痛……”恰巴耶夫一边痛呼,一边顺着叶新绿的小手走出了大石后。“喂,喂,快松手!快松手!”

  叶新绿放开了他,哈的冷笑一声,道:“几个大男人躲在石头后面偷看我一个女人,还好我没做什么私密的事!无耻!”

  恰巴耶夫揉着被揪疼的耳朵吼道:“你一个小女奴,猖狂什么?”

  安德烈和那个莱蒙怀特也从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

  安德烈目光阴森森地盯着叶新绿:“特斯腾娜,是刚忘记自己挨过板子么?或者,是觉得板子没挨够?”

  叶新绿盯着他也是目光明灭,片刻后转身离开,心中冷哼之际,复又扯开嗓子唱了起来:“……说山挡不住那彩云树挡不住风,神仙佬家也挡不住人呐想人……”

  恰巴耶夫:“哎哟呵呵,我的天哪,你听她这小声调,再看她那扭嗒扭嗒的小腰……”

  【魅】:“这家伙的笑声怎么听起来好像在抓肝挠肺似的?”

  【一夜相思不尽欢】:“你还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么?分明就是被主播的声调和小蛮腰勾得抓肝挠肺。”

  “好了!”安德烈喝了一声,没来由感觉心里不爽。不过,大概是想到人家是客,他又缓和声音道:“咱们还是去林子那边,继续喝酒吃烤肉吧。”

  恰巴耶夫:“就咱们几个有什么意思?让特斯腾娜过来给咱们再唱两句吧。”

  莱蒙怀特亦道:“是啊,有这么好听的歌听,咱们喝酒吃肉才更有意思。”

  安德烈想了想,就唤来管家,让他去把叶新绿叫到前面的院子里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