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八百四十二章 送走袁翠语.

第八百四十二章 送走袁翠语.

  子安知道他对父母偏心是有心结的,轻声道:“你不会,我知道你不会的。”

  慕容桀笑了笑,眉眼笼了一层哀伤,“我怕,我日后真的偏心,便能理解了她,我不想原谅她。”

  子安心尖微痛,“老七,过去的便让它过去,不要再想,人都死了,原谅不原谅没有意义,我们只需要过好自己的日子便好。”

  慕容桀道:“是的,便是有千万人对不住自己,好歹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便足够了。”

  “是的,够了。”子安对他说,也是对自己说。

  她如今真的感觉到幸福,这是前生从没有过的感觉。

  从对老七在乎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此生有了牵挂,或许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了之前的退缩避让,人在幸福中的时候,总是患得患失。

  晚宴很热闹,慕容桀还专门请了萧枭兄弟和苏青作陪,陈太君得知袁老回京,也很高兴,亲自来作陪。

  因为王府宴请袁老,安亲王只得同意县主过去,且他也陪着一起来。

  戌时左右,袁大学士来了。

  子安也是头一次见到袁大学士,七十岁左右的模样,面容清癯,头发花白,留着长须,一身青色棉衣,朴实无华,书卷气甚浓。

  他和袁翠语并不是很像,只是那种气质像极了,一看就是个有内涵的人。

  袁翠语见到老父亲,身子剧烈颤抖,未语泪先流,跪在地上,叫了一声父亲,然后便泣不成声。

  袁大学士见了她,轻轻地叹气,伸手扶了一把,“起来吧。”

  安亲王上前,规规矩矩地见礼,“小王见过袁老。”

  袁大学士一手扶着袁翠语,一手托了安亲王的手一把,“王爷多礼了。”

  安亲王对袁大学士十分敬重,以前如此,如今更甚。

  袁大学士看着袁翠语,眼底也有几分难掩的悲痛,“你这孩子,出了这么多大的事情,怎就不来一封信?”

  袁翠语哭着说:“女儿不孝,女儿无颜面对父亲。”

  袁大学士轻斥,“你这样想,真真愚蠢,娘家便是你的后盾,你被人欺负至此,竟生生忍着,你确实愧为袁家的女儿,为父教你知书达理,却不曾叫你墨守成规至愚蠢的地步。”

  袁翠语哭得更是厉害,几乎站立不稳,安亲王则是一副想扶却不敢扶的神情。

  子安见状,连忙上前扶着袁翠语,看着袁大学士叫了一声,“外公!”

  袁大学士看着子安,眼底也有些濡湿,欣慰地道:“都这么大了,好,好。”

  子安不知道袁大学士是什么时候离京的,只是听闻他离开京城之后便隐世,不问世事,这一次是如何知道京中发生的事情的?

  “外公这一路辛苦了,快快请坐。”子安不擅长应付这种久别重逢的戏码,毕竟她对袁大学士也不是真正的亲人,做不出那种喜极而泣来。

  入席之后,老七和安亲王不是擅长营造气氛的人,幸好有萧拓和苏青在,两人一言一句,很快就把伤感的气氛冲淡了。

  而且,陈老太君重见旧同事,也多话了起来,一直跟袁大学士说着旧事,席间,又喝了几杯,大家便都放开了。

  说说笑笑的,这顿饭吃到晚上亥时末才散去。

  袁大学士还住在袁府,袁翠语自然也得跟着回去住,安亲王一直命人打理着袁府,因此,收拾两件衣裳便可进去住。

  安亲王做了袁大学士的专职司机,因为袁大学士喝了几杯,有些不胜酒力,安亲王不放心让车夫送他回去,横竖他也要陪着袁翠语回去收拾东西,便一同离开了。

  老太君在袁大学士走后,还感叹了一会儿,唏嘘了一段往事,才叫萧拓扶着走了。

  苏青好不容易寻了个无人的机会,想跟伶俐说几句话,但是伶俐扭身便进去了,苏青无奈得很,只得和萧枭这个准新郎一前一后地走了。

  过了几天,安亲王和袁翠语这对议亲大使终于启程前往大梁了,送出城门的时候,礼亲王为这事儿念叨了许久,说这趟差事本来是他去的才对。

  阿蛮便打趣地问他,“你就那么想去大梁?”

  礼亲王振振有词地道:“本王自然不想去的,此去路途遥远,去到大梁都冬天了,遭罪得很。”

  “那你有什么好唠叨的?”阿蛮失笑。

  “本王想不想去是一回事,该不该让本王去又是另外一回事,怎能混为一谈?”

  阿蛮懒得搭理她,回头与子安说话。

  子安送走了袁翠语,知道她应该不会回来,心里头有些伤感,好歹母女一场。

  见阿蛮跟她说话,她便收敛了神情笑着道:“三哥一贯是这个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承受又是另外一回事。”阿蛮学着礼亲王的话,说着自己都笑了。

  礼亲王不悦地瞥了她一眼,“回吧回吧。”

  长长的送别队伍,缓慢地启程回去。

  马车上,慕容桀握住子安的手安慰道:“你若想她,日后本王陪你去大梁看望她便是,不必难过。”

  子安道:“我倒也没有难过,其实还有些开心,她去了大梁隐姓埋名,能和这么爱他的人在一起,我是真心替她高兴。”

  “傻瓜!”慕容桀用手指扫了她的鼻梁一下,宠溺地道:“你也有一个很爱你的人。”

  子安依偎在他的怀中,想着前阵子还在纠结他总不说爱她这两三个字,如今,他已经是能冲口而出了。

  想起一句苏得掉牙的话,岁月静好,大抵便是如此。

  “温意大夫到底什么时候来呢?”

  静静地腻歪了一会儿,子安忽然问道。

  慕容桀苦笑道:“阿蛇姑姑私下告诉我,温意大夫压根就不会来。”

  子安猛地坐直身子,惊诧地看着慕容桀,“不会来?什么意思啊?她不是要来给皇上……不,教我给皇上治病吗?”

  慕容桀道:“你等着吧,过两天老祖宗肯定寻个由头跟你说温意大夫来不了,但是给了方子,这方子会缺一两味药,叫你去琢磨。”

  “为什么啊?”子安不解。

  慕容桀道:“这个方子,大概是老祖宗自己开的,但是她不会把整个方子给你,她或许是下不了这口气,毕竟,皇上做的事情太伤她的心了。”

  ……子安觉得自己好被动啊,还空欢喜了一场,那么,那日太皇太后跟她说那么多温意的事情,莫非都在打铺垫?故意营造温意大夫要来的迹象,好叫她相信方子真的是温意大夫给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