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先婚厚爱:霍先生盛爱来袭 > 第九百一十七章 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第九百一十七章 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盛心雅一直往前跑,根本就不敢回头。耳畔全是风声和海浪的声响,树林里还有不知名的虫子的叫声,她怕被人发现自己,所以也不敢开手机的手电功能来照明,就只能摸着黑一路往前跑。

  长这么大,她从来都没在这样的环境下待过,更没有在这样黑漆漆的树林里逃过命。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跑了多远,又跑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满身的大汗,也不知道那是热的,还是因为太过担心和害怕所致。

  “呜啊——”

  一声尖利的轻叫,在身后突然响起。

  盛心雅心上一颤,身形猛地一抖,惊慌失措之下,踉跄着摔倒在地上。

  痛吟声即将脱口而出,被她伸手一把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膝盖好像是磕到石子了,疼得她眼泪都滚落了出来。

  待膝盖上的痛意稍稍缓解了一些之后,她爬起来还想再跑,脑子里却突然闪过母亲刚刚匍匐在地上的身影……

  母亲说她的腿伤了、走不动,让她先走,然后母亲便往回爬了回去,一直就没再回过头。母亲还说,她在那里给她挡着……

  她的心脏猛地一缩,然后就咬牙爬站起来,掉头往刚刚和母亲分开的路上跑回去。

  盛希安他们找来了,母亲那个样子……怎么跑得掉呢?母亲说的话,她都还记得,可她还是想回去看看母亲。要是……盛希安他们并没有将母亲怎么样的话,母亲要是还好好地待在那里的话,她就带着母亲一起走。

  虽然,她之前是恼恨过母亲,可那到底是自己的母亲,不是别人。

  直升机的轰响声越来越大响亮了,也慢慢的有了光亮,盛心雅就知道自己离小路口越来越近。

  越是靠近,她的动作就慢了很多,脚步也轻了许多。

  突然一声凄厉的痛叫声传来,让盛心雅的脚步不受控制地晃了一晃。

  那声音……不是母亲的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找了个相对隐蔽、但又能看清前面小路路口空地上的情形的地方,透过树木间的空隙,她看到了礁石后面的空地上的人。

  盛希安他们……还没走。而母亲,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山崖边上,而她的手腕上,正插着一把匕首,有鲜红的血液从母亲的手腕上汩汩流下……

  她惊得瞪大了眼,心痛又愤怒。母亲都这样了,盛希安他们都还不放过母亲吗?他们非要这么狠吗?一大群人欺负一个中年女人,那算什么本事?

  可是,她却不敢出去,因为母亲给她说过,要她一直跑、别管她,不然就是对不起她。

  而且……她内心里也是怕的。

  就算她不顾母亲的意愿冲出去了,她的下场,可能也只会跟母亲一样。因为,盛希安一直都看她不顺眼。

  而这边,罗佩蓉因为那把匕首的惯力,整个人往后跌腿了两步,堪堪站了悬崖边上。她脚下的小石子,被她踢落了几颗下去,跌进了身后的海水里。

  那晃动着的身子,让盛希安和霍绍庭等人都是一惊,生怕罗佩蓉就那么掉落了下去。

  好在罗佩蓉到底还是站稳了。可是,他们却不敢贸然上前,就怕把罗佩蓉逼急了,她到时候跳进海里。

  罗佩蓉堪堪稳住身形,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手腕,好半晌之后才回过神。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浪花联翩的海水,然转过头愤恨地看了一眼刚刚朝自己扔匕首的阿忠,然后就看向了盛希安。

  此时,她的脸色因为疼痛而变得惨白难看,眉心紧紧地皱成了一团。她用力地大吸了几口气,可手腕上的痛意还是没有消散,反而有越来越痛的趋势。

  盛希安也是惊讶的,没想到阿忠会突然出了手。不过,她也并不会因此而同情罗佩蓉。要不是罗佩蓉刚刚张牙舞爪的拿着匕首朝她走来,阿忠也不会这样对她。

  “我说得有错吗?”罗佩蓉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还被彻底激怒了,她像是看仇人一样的看着盛希安,尖利的嗓音带着颤,“要不是因为她,我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如果没有徐慧茹,徐良就是我的!他就不会被徐慧茹那个贱人给迷惑!”

  “徐良根本就对你没有那种意思!”盛希安也怒了,看着面前不远的那个几近癫狂的女人,她冷声说道,“他和我妈妈互相喜欢,要不是你,我妈妈就不会和徐良分开!徐良也不会有这样的人生!”

  “徐良的人生怎么了?”罗佩蓉反问道,“不好吗?他这些年来从来没有工作过,全是靠我养着!我给他钱,他不愁吃穿,他的腿还是瘸的!可我从来没嫌弃过他!我还给他生了一个那么可爱漂亮的女儿!他简直就是人生赢家!他的人生,差了吗?”

  闻言,盛希安既觉得震惊,又觉得可笑。这,就是罗佩蓉的理解吗?徐良颓废了二十多年,在罗佩蓉看来,那就是很好的人生?就因为没有出去上过班,也没有为钱发过愁?

  可是,那是徐良想要的生活吗?她问过徐良的意见了吗?就算她想要得到徐良,可她为什么要害母亲?母亲有什么错?

  难道,这就是罗佩蓉所谓的爱?

  呵呵——

  真是笑话!

  “那我妈妈有什么错?你既然都已经得到徐良了,为什么还要来掺和进她和盛时强之中来?你就那么见不得她好吗?”

  罗佩蓉一点愧疚之色都没有,轻飘飘地说道:“徐良恨她,我自然要替他完成他所有的愿望,不是吗?再说,徐慧茹过得不好,我不就开心了?一举两得的事情,我为什么不做?”

  盛希安怒叱道:“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罗佩蓉眼神一暗,然后就凶狠地瞪着她,“对!我就是疯了!从我爱上徐良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疯了!他是我的命!他只能属于我!”

  说完,罗佩蓉又低低笑出了声。此时此刻,她的手腕和伤着的腿,已经让她整个人的痛觉神经都麻木了。她,已经感受不到痛。

  不对,她是痛的。那是从心脏最深处传来的痛,痛得撕心裂肺,痛得她满心悲凉却又无处宣泄。她明明很难过,可她的唇角上却矛盾地勾着一抹笑。

  “盛希安,想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恨你那个贱人妈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