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明天下 > 第一四三章不谋而合

第一四三章不谋而合

  第一四三章不谋而合

  规矩!

  无处不在!

  春夏秋冬是规矩,风霜雨雪是规矩,弱肉强食,生老病死也是规矩!

  一般情况下人们把这些规矩称之为天道。

  自从人类开智以来,原始的天道,就需要细分一下,然后就有了三皇治世,五帝定伦……无数代以来,帝王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制定规则。

  大明开国之初,太祖皇帝穷搜天下才智之士制定了《大明律》,继而开始了大明两百五十余年的统治。

  时间过去很久了,当年这道被奉为圭臬的《大明律》,逐渐走向了穷途末路。

  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当富者穷奢极欲,酒池肉林,贫者呼寒唤饥无立锥之地的时候。

  当《大明律》这柄治世之刀,已经阻拦不住人们想要获得温饱之念的时候,乱世必然开始。

  这就像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然后,落风,落雨,落雪,而后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云昭从来没有想过要一个死寂的世界。

  所以,他想控制地火,在地火运行的时候掀开一个盖子,让熔岩在地上流淌,有限度的烧一些野草跟乔木。

  开封城就是钱多多想要掀开的盖子。

  这是一座危城!

  去年一个冬天都没有落雪,初春时分,开封周边也没有一滴雨水落下,等不到青黄不接的时候,农夫们便已经没有了吃食,不得不出门寻找活路。

  河南土地平旷,人口众多。

  其中以洛阳,开封人数最多。

  两座城,两个王,一个是福王,一个是周王。

  左良玉在洛阳,他凶名远播,流民不敢靠近洛阳,于是,大批流民便汇集到了开封。

  周王不顾御史弹劾,设立粥棚,为百姓延命,却为河南巡按高名衡弹劾,不得不自囚周王府,上本请罪。

  这是一个极度微妙的时刻,钱多多觉得可以弄死高名衡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对于高名衡这个人,钱多多跟云昭书信中论及的时候,云昭对此人充满了厌恶感。

  甚至给了钱多多一种欲将此人杀之而后快的感觉。

  所以,钱多多就认为将高名衡当做一个试验的口子应该非常好。

  一行人好不容易离开了中牟,举着秦王府的腰牌才进入了已经被严密封锁的开封城。

  周王自囚,钱多多一行人不能进入周王府,而是住进了周王在夷山的别业,不远处就是著名的开封铁塔。

  铁塔身处开宝寺,开宝寺以前在山上,名曰——夷山,只是开封这座倒霉的城市总是被黄河水淹没,所以,一座夷山现在变成了一个土丘,再被黄河淹没几次,可能就成一处高地了。

  嘉靖三十年的时候,周王重新修缮了开封琉璃塔,开宝寺也被修缮一新,算是开封城中难得的清静处。

  钱多多才住进夷山别业,立刻派人重新购置了金线,丝绸,准备重新制作自己的嫁衣。

  这一次就很快了,因为人手多!

  这一次,钱多多绝对不会允许被人坏了自己的好事。

  只是,当梁三告诉钱多多,冯英攻破西峡县,袭击了淅水县,在东贤台以八百骑兵大破左良玉三千人马的消息后,她还是停下手里的活计将云花痛殴了一顿。

  如果不是云花多事,她此刻应该已经抵达潼关了。

  好在,冯英忙于战事,也没有回蓝田县的迹象,这让钱多多放心不少。

  “高名衡怎么还没有死?”

  梁三晚上回来的时候,钱多多焦急的问道。

  “没那么容易,毕竟是河南的巡按,是大官,这人平日里的名声还不错,杀了他之后会引起什么反应很难说,所以,要小心行事。”

  梁三还是恨不放心,他还是觉得钱多多在生嫁衣被毁的气。

  钱多多停下手里的针线道:“河南的流民已经困苦到极限了,需要有一个发泄的途径,否则,事情就不会按照我们预想的那样发展,会给我们以后的计划带来麻烦。

  杀高名衡仅仅是想要改变一下官府的态度,是让他们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他们不能躲在城里对城外的饥民不理不睬。”

  梁三笑吟吟的看着钱多多道:“你就不担心这中间有贼人趁机起事?”

  钱多多叹口气道:“阿昭跟我说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我们只做我们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梁三道:“既然如此,我就传令了。”

  钱多多重新拿起针线开始缝制嫁衣,只是心神恍惚之下,针扎在食指上,瞅着手指上渗出的一滴殷红的血,她默默地将手指含进嘴里,半晌取出手指,见手指不再冒血,低声道:“不管怎么样,我先流血了。”

  吴国玉擦拭了一把油腻腻的桌子,羊汤馆的桌子总是擦不干净,上面总是又一层厚厚的油脂。

  散发着羊汤馆特有的味道。

  往常的时候,吴国玉擦桌子只擦一遍,今天,靠近门口的这张桌子他已经擦拭了不下六遍。

  小伙计以为自己做错事情了,想要接过抹布继续擦,却被吴国玉给拒绝了。

  在他这间小小的羊汤馆对面,是一家棺材铺,铺子外边摆满了纸钱一类的殡葬用品,左近,还有一个贩卖竹竿的小商贩,正靠在墙角打盹偷懒。

  街道的尽头,便是河南巡按衙门,两座高大的石狮子瞪着鼓鼓的眼睛怒视着街道上来往的百姓。

  两个抓着长矛的军卒守在大门外边,台阶上还站着四个手按刀柄的护卫。

  再往上,就是巡按衙门高大的黑漆门楣,门楣遮蔽了阳光,让巡按衙门显得幽深而阴森。

  直到现在,吴国玉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刺杀高名衡,这与他们在这里的使命很不相符。

  他们最早接到的使命就监视开封城,提供与蓝田县有关的消息,并趁机混入义军。

  吴国玉坚定的认为,这些使命中,最重要的是混入义军中!毕竟,大明官府并非蓝田县的第一目标。

  现在,开封城外流民如蚁,应该能吸引来一些巨寇的目光,如果自己现在就暴露了,对将来混入义军队伍的计划非常的不利。

  不过,命令就是命令,不允许吴国玉反对。

  巡按衙门的大门与周王府的大门遥遥相对,且巡按衙门日夜不关,任何前来报告有关周王消息的人随时可进。

  太阳照进巡抚衙门的时候,就会出现一辆马车,由八名护卫保护直奔街道尽头的周王府。

  每日巡查周王是否守规矩,是高名衡的例行差事,对于这件事他极为上心。

  周王上一次主动开粥棚,给了高铭晨极大的震动,他几乎认为周王已经有了反意。

  事情如吴国玉所料,时辰到了,一辆马车驶出了巡按衙门,与往常一样,由八个护卫随从。

  吴国玉挂出了今日有羊羔的水牌,对面棺材铺里正在干活的木匠,就停下手里的活计,坐在黑黝黝的棺材铺子里朝外看,手探进了边上的竹筐。

  那个卖竹竿的小伙计,将竹竿归拢成一大捆,靠在墙上,正在用绳子捆扎。

  眼看,马车就要过来了,吴国玉的瞳孔却剧烈的收缩变小,反手摘下了水牌,慢吞吞的回到羊肉馆,继续擦拭他似乎永远都擦拭不干净的桌子。

  棺材铺里的木匠打了一个哈欠,来到店铺外边晒太阳,随着吴国玉的视线看了一眼,就重新把目光投向吴国玉,吴国玉摇摇头。

  木匠就跟那个卖竹竿的小伙计一起瞅着那个挑着一担干枣的壮汉缓缓地向马车靠近。

  只要发现一个不对头的人,就能迅速的发现第二个,第三个,乃至第四个。

  也就是这个时候,吴国玉等人才惊奇的发现,这条街上的人似乎比往日多了一些,且都是生面孔。

  “梁三叔,为什么还没有听到动静,吴国玉不是说每天这个时候高名衡都要去周王府吗?”

  钱多多竖起耳朵,并没有听见火药爆炸的声音,王府街一带好像也没有骚乱发生。”

  “可能是延迟了吧!”

  梁三也很疑惑,云氏暗桩办事很少有意外发生!

  “轰!”

  一声巨响从王府街一带传来,震得地动山摇,随即一股黑烟就从王府街上冒起来。

  钱多多瞅着那股冲天的黑烟,咬着牙对梁三道:“他们用了多少火药?”

  梁三道:“听动静,绝对不会少于一百斤。”

  “他们疯了?我们只是要杀高名衡,没让他们杀街坊。”

  梁三神色难明,跺跺脚对钱多多道:“我去看看。”

  钱多多摇头道:“事已至此,我们等消息,这时候谁去王府街谁就会有麻烦。”

  “轰,轰,轰轰……”

  接连又是四声巨响,钱多多惊得花容失色,一把抓住梁三的袖子道:“这又是那里被炸了?”

  梁三瞅着浓烟腾起的地方颤声道:“城门!不好,有人要攻城!”

  钱多多吞一口口水道:“我们这么点人怎么攻城?”

  梁三大声道:“这不是我们干的,是贼寇真的在攻城,或者说,他们要打开城门放城外的流民进城。

  召集所有人,我们马上从最近的西门出城,一刻都不敢迁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