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明天下 > 第一零八章韩陵山裸衣劝将军

第一零八章韩陵山裸衣劝将军

  第一零八章韩陵山裸衣劝将军

  “韩陵山的策略是对的。”

  云昭放下手中的文书对徐五想道。

  徐五想收起文书一边归档一边道:“对于左良玉这个人,我本人持否定态度。

  不过,对左良玉麾下的将士,我认为韩陵山的策略很正确,让左良玉匹马不得出关,这不好,也不对。

  最好的法子就是左良玉带走了一批我们的人。

  如此,蓝田县的界碑才能平安的落户河南地。”

  云昭道:“不仅仅是左良玉此人要不得,就连那些旧官僚也在我们清除之列。”

  徐五想皱眉道:“从肉体上清除?”

  云昭瞅着徐五想脸上的大麻子道:“不,仅仅是从主流社会中清除,他们可以继续风花雪月,可以继续做自己的文章,可以继续悠哉,悠哉的过活,只要他们遵循我们的律法,可以不作出改变。”

  徐五想松了一口气,又有些担忧的道:“这样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太宽松了?”

  云昭摇头道:“将他们摈弃在主流社会之外,就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

  “如果他们摈弃原来的主张呢?我们还要吗?”

  “为什么不要呢?从属性上来说,他们也是这个国家的一员,我们只是不用那一套已经僵化的规矩,也不用那些已经僵化的人。

  放心吧,自古以来读书人有一部分是转念观念最快的一群人,有一部分也是转变观念最慢的一群人。

  我们要转变观念的人就好。”

  徐五想道:“既然县尊已经有了想法,我们在工作中一边发现,一边改正就好了。

  现在,韩陵山需要一份您的授权书,给还是不给?

  给了,就说明我们跟左良玉的恩怨已经过去了,不给,韩陵山的目的不好达到。”

  云昭叹口气道:“我能想到左良玉现在的心情,我们上一次动用他的部下来刺杀他,这让他这种把军队视若生命的人感受到了极大的危机。

  他不敢过份的怀疑他的部属,有不敢彻底放弃军队这个力量源泉。

  所以,他需要时间来甄别军中可能存在的奸细,不论是我们蓝田县的奸细,还是别人安插在他军中的奸细,他都需要清理一番。

  虽然不一定能清理干净,却能让他有安全感。

  我们针对左良玉的三次刺杀,是在诛心,不在杀人。

  第一次,是他的家丁勒死了他心爱的女儿,并切下人头放在他的书案上。

  第二次,他的三名心腹都是被部下趁其不备一击杀死。

  第三次,是他的亲兵暴起刺杀他,让他没了一只眼睛。

  如果左良玉不太蠢的话,他就会琢磨到这种刺杀方式深处的含义,那就是,如果他不清除掉内奸,不管他在哪里都不会安全的。

  鏖战这么些年,才挣来这一份荣华富贵,左良玉不会甘心失去的,所以,韩陵山看的很清楚,分析左良玉本人也分析的很到位,所以呢,韩陵山暗度陈仓的计划很有可能会实现。“

  徐五想道:这要看左良玉能在潼关停留多久,时间越长,我们获利就越是丰厚。”

  云昭听徐五想这样说,忍不住朝京师方向看去,手指轻轻敲着桌案道:“那要看京师这一次能不能截住多尔衮的大军了。”

  徐五想见云昭陷入了沉思,就亲笔写了授权书,用了云昭的大印,就起身离开了书房。

  独留云昭一人浮想联翩。

  韩陵山只穿了一条内裤就走进了左良玉的军营。

  不仅仅如此,他甚至连头发都打散了,就这么赤着脚进了大营。

  如果不是因为他说自己是蓝田县令的特使,并且拿出来了授权书,在军营门口,他就被人乱箭射死了。

  见到全身甲胄且被刀斧手簇拥的左良玉,韩陵山多少有些羞愧。

  毕竟,周围的人一个个都盔明甲亮,刀枪齐备几乎武装到了牙齿,而他,只有一条薄薄的内裤,即便是这条内裤,都被兵丁们搜检了两遍之多。

  左良玉站在距离他两丈远的地方,仔细检验了那份授权书后,又让军中主簿拿出印信名鉴对比了上面的印信,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才看着站在秋风里瑟瑟发抖的韩陵山道:“你就是云同知的密使?”

  韩陵山努力的挺直胸膛,马上又被秋风给吹得低头哈腰,只好拱手道:“将军因何畏惧我家县尊如畏猛虎?”

  左良玉冷冰冰的道:“洛阳家中传来噩耗,南阳军中传来噩耗,又有死士夺取了某家的一只眼睛,即便不是猛虎,某家也当小心应对。”

  韩陵山笑道:“我是来给将军送好消息来的,难道这就是将军的待客之道吗?”

  左良玉道:“你既然赤身裸体进入我军中,自然知晓我在防范你蓝田,你已经自忖坦荡,那就一直坦荡下去可好?”

  韩陵山道:“秋风彻骨,还请将军赐下锦袍一件容我遮羞,如此模样与将军坐而论道,有失体面。”

  左良玉闻言笑了,挥挥手,自有亲兵取来了一套华丽的锦袍披在韩陵山的身上。

  韩陵山穿好这套衣衫,又道:“还请将军赐下酒肉,慰劳一下韩陵山两日奔波之苦。”

  左良玉冷冷的看了韩陵山一眼道:“你就不拍是毒酒吗?”

  韩陵山大笑道:“某家是贫贱命,自幼食草根,树皮,就连观音土也吃过,早早练就了一副钢铁胃肠,酒越毒越好。”

  左良玉脸上的冰霜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对左右道:“备酒宴,容某家款待这位从小吃草根,树皮长大的蓝田密使。”

  韩陵山终于进入了左良玉的中军大帐,也终于获得了自己渴望许久的酒肉盛宴。

  眼看着韩陵山狼吞虎咽吃的忘我,左良玉趁着韩陵山吞咽食物的时候道:“你多久没有吃过饱饭了,我素来听说蓝田县富甲天下,怎么,你的县尊连一顿饱饭都不愿意给你吃吗?”

  韩陵山迅捷的将手指上残存的一块肉渣舔进嘴里,打了一个饱嗝道:“蓝田县虽然富裕,却是我全县百姓辛苦劳作所得,在这种时候,我们在大吃大喝的时候,心中总有愧疚。

  即便面对山珍海味,也难以入喉。”

  说罢,就提起酒壶对着壶嘴就咕咚咕咚的灌了一通酒水。

  左良玉指着他面前的酒肉道:“难道这些就不是百姓劳作所得?”

  韩陵山瞅着左良玉又撕下一只鸡腿,轻笑一声道:“只要不是我蓝田县百姓辛苦所得,我就恨不得天天如此。”

  左良玉闻言眼中一亮,接着道:“难道说你们所有的利益只是跟蓝田县有关?”

  韩陵山放下手中的鸡腿正色道:“蓝田县不可轻侮,不可轻慢,不可图谋,不可损害。

  若有人图谋,我们愿意倾尽全县之力将此人碎尸万段。

  若是不图谋我蓝田县,蓝田县愿意以友待之!”

  左良玉怒道:“既然如此,某家与云昭还有和解的可能吗?”

  韩陵山重新拿起鸡腿咬了一口道:“刺杀将军的事情都是云猛等一干奸党瞒着县尊干的事情,我主知晓此事之时,军报已经发出,等我们的快马赶到将军处,刺杀已经结束。

  尘埃落定,自然万事皆休!

  好在将军又派人刺杀了我家县尊,虽然刺客被斩首,不过呢,将军与我蓝田县和解的契机又出现了。”

  左良玉怒吼道:“某家痛失爱女,爱将,还没了一只眼睛,你们轻轻一句话,就要我息事宁人,还有天理吗?”

  韩陵山终于吃饱了,用一块白色的丝绢擦拭一下嘴巴,顺便揣进怀里冷冷的看着左良玉道:“这是我家县尊难得的善意,怎么,将军对此不满吗?

  将军难道就没有打听一下王国贞与杨嗣昌的下场吗?

  王国贞白发飘飘独立寒秋,束手待戮,我家县尊这才原谅他先前的不冷静。

  杨嗣昌满门六十八口被杀,血流漂杵,将军至今可曾听到杨嗣昌的怨言?

  蓝田县没了我家县尊,马上又会再有一个县尊,这很简单,因为蓝田县不是我家县尊一人的,而是属于所有蓝田县人。

  而将军这边呢?

  一旦将军陨落,敢问左氏是否还能如将军这般统领大军,继续你左氏的荣华富贵?

  如果不能,就请将军在潼关约束部下,遵守潼关律法,我蓝田县也将撤离这座城中所有的盗匪,让潼关百姓重回城池,在这里安居乐业。

  与将军平安相处,直到将军换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