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明天下 > 第一零五章这不是大明啊

第一零五章这不是大明啊

  第一零五章这不是大明啊

  蓝田县从来就不是云昭一个人的。

  这一点即便是云昭也承认。

  虽然蓝田县的崛起是因为他,是因为云氏,即便是这样,云昭也不敢说蓝田县就是他的。

  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那些当初用四十斤,五十斤糜子换来的少年人才会如此的尽心竭力,努力要把蓝田县变成人间乐土。

  一群没有私心,只有理想的少年人的力量是宏伟的,当每一个人都把力量向一个方向使,即便是再沉重的大车,也会被他们拖到他们想去的地方。

  袁敏冷漠的看着人来人往的草市子……

  袁敏冷漠的看着草市子上琳琅满目的货物……

  袁敏冷漠的看着欢乐的人群……

  袁敏冷漠的看着蓝田县的一切……

  他想从这些社会形态中找到所有跟野心有关的事情,然后,他就顺利的通过富裕的蓝田县发现了所有他想要的东西。

  蓝田县粮食充足——这是造反的基础。

  蓝田县物产丰富——这是造反的基础。

  蓝田县百姓一心——这也是造反的基础。

  蓝田县…………反正这里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造反做准备的!!

  一匹瘦驴驮着一个长条口袋从袁敏身边走过,看得出来,长条口袋里装满了粮食,让瘦驴有些不堪重负。

  吆喝驴子的汉子不是一个良善的人,还不时的往驴子背上丢别的货物,当最后一袋子豆子丢上驴背之后,这头瘦驴就哀鸣一声,跪倒在地。

  汉子用鞭子狠狠地抽了驴子两下,这头驴子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继续跟着汉子走。

  袁敏怒视这个汉子一眼,汉子却不理会他,走到一个专门卖驴肉汤的店面前边吆喝一声道:“掌柜的,你要的驴子跟麦子,豆子都给你弄来了,明天过来拿钱。”

  驴肉汤店铺掌柜的抬头看一眼那头瘦驴道:“驴皮另外算!”

  汉子道:“山东人来蓝田收驴皮熬胶了?”

  驴肉汤掌柜的道:“听说建奴又叩关了,山东还能活人吗?这不,人家把店铺都搬来了,也就是我们这里的水不好,否则,全山东熬胶的人都会来咱蓝田。”

  汉子怒道:“那是他山东人有眼无珠,咱们蓝田县的水哪里不好了?老子祖上八代都是喝这里的水长大的,我大爷足足活了八十五岁,去年才走的。

  走的时候眼睛闭的死死,没半点放不下的事情。”

  驴肉汤掌柜的笑道:“你个瓜怂知道个啥。”

  说着话就跟汉子一起从驴背上卸下麦子跟豆子,一个光着上身胸前挂着一个皮围裙的伙计就从店铺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柄荷叶刀,将驴子的脑袋牢牢地绑在一根木桩子上,四蹄也固定好,然后摸着瘦驴的身体冲着掌柜的吼道:“掌柜的,这头驴能杀一百二十斤肉!”

  掌柜的回吼道:“我知道,要你杀,你就杀,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袁敏看到清楚,那头老驴大大的眼睛里泪水成串的往下掉,全身颤抖着想要挣脱绑绳,却怎么也做不到。

  眼看着那个伙计摸着驴子的心脏部位就要下手,袁敏不知道为何大喊一声道:“尔敢?”

  伙计桀骜不驯的瞅着身穿官服的袁敏道:“官也管杀驴?”

  一个锦衣卫突然间被一头驴的眼泪给弄得心软了,这让身穿飞鱼服的袁敏羞愧难忍。

  原本想转身走的,却看见那头驴子似乎在向他求救,就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丢给伙计道:“这头驴我买了。”

  伙计笑呵呵的抛着那锭银子,顺手解开了绳子,把缰绳往袁敏的手里一放道:“一手交钱,一手交驴,两不相干!”

  袁敏手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一道缰绳,也不好多说话,牵着那头驴头都不回的走了,走了老远还能听见那个伙计大声向掌柜的报喜的声音。

  “掌柜的,有一个瓜皮把驴买走了……”

  在蓝田县,飞鱼服毫无威慑力可言……

  这让袁敏非常的痛苦。

  在蓝田县,人们只要不犯法,就能理所当然的冲着官员吼叫!

  这样的事情袁敏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看见商户跟税吏在吵架,他看见百姓在跟捕快吵架,他还看见蓝田县衙的县丞在当街断案的时候,被一个脱掉裤子的悍妇追的满街跑……

  这些人之所以敢这样做,完全是蓝田县的县令云昭在给他们撑腰!

  牵着一头瘦驴在繁华的草市子上踽踽独行,如果不是那头瘦驴不断地用鼻子碰他的后背,袁敏就觉得自己像是走在空无一人的旷野里。

  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进入这个世界……一瞬间所有人的声音都遥远的像是从梦里发出来的。

  路人的每一张脸,都像是充满了嘲讽之意,微微有一些天旋地转,这一切显得如此陌生与疏离。

  当他牵着这头瘦驴回到北镇,一个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抱拳施礼喊他“千户”的时候,袁敏这才从这场恐怖的噩梦中醒来。

  直到这个时候,袁敏才发现自己是步行从蓝田县最靠近长安的草市子上走回来的。

  而他的马,还拴在草市子边上的一棵柳树上……

  将瘦驴交给了神色诡异的部下,袁敏淡淡的道:“明日里去草市子上找回我的马,如果找不到,就勒令蓝田县必须尽快破案,若不能找到我的那匹马,锦衣卫会自己去找。”

  部下看他的眼神更加的诡异,却什么话都没有说,牵着瘦驴去了马厩,然后就挑了一匹马骑上,抽了一鞭子就去了草市子。

  袁敏来到公堂,见范本石戴着一副老花镜,正在拨算盘珠子,算盘珠子被他拨打的劈啪作响,从声音上就能听出来,范本石的心情很好。

  好不容易算盘珠子停了下来,范本石端起已经变凉的茶水喝了一口,将身子靠在椅子背上,对袁敏道:“你是陛下的眼睛,不是陛下的刀子,莫要无事生非。

  这也是曹公的意思,你应该把更多的力气用在左良玉身上,而非蓝田云氏。”

  袁敏瞅着范本石道:“看来蓝田县的各项税赋完成的很好。”

  范本石摊开账本道:“一气提前收回来大半个关中的赋税,派饷,陛下交付的差事完成大半,咱家有什么不满意的?”

  袁敏沉声道:“完成赋税,派饷的官员就是好官员吗?”

  范本石瞅着袁敏道:“能如实完成赋税缴纳,派饷征收,并不影响民生,不给陛下带来恶名的官员不是好官员,难道说,那些以各种理由拒缴赋税,抗拒派饷,并且把地方弄得民怨沸腾的官员,才是好官员吗?”

  袁敏摇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总觉得蓝田县,乃至关中与我认识的大明其余地方有很大的不同。”

  范本石道:“非常人做非常事!蓝田县从穷乡僻壤几年时间就变成富庶之地,云昭当记首功。”

  袁敏道:“我很担心,再过几年,蓝田县就不属于我大明所有!”

  范本石道:“有一首《悯农》诗你可知晓?”

  袁敏淡淡的吟诵道:“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

  范本石道:“以前这首诗是用来怜悯农夫,农妇,现在你不妨用这首诗怜悯一下陛下。

  莫要在蓝田县挑起纷争,让陛下少操些心。”

  袁敏站起身,朝范本石拱拱手,就回到了自己休憩的房间。

  他鞋子也不脱,就这么靠在床铺上,窗外夕阳将要落下,屋檐下的一对燕子正在梁柱间跳跃,吱吱喳喳的叫的明快动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渐渐暗下来了。

  一个锦衣卫站在他的窗前低声道:“回禀千户,您的坐骑找回来了。”

  袁敏淡淡的道:“我要我的那一匹。”

  锦衣卫道:“回禀千户,找回来的就是您的那匹雪花骢。”

  袁敏微微惊讶了一下,马上又道:“让他们把贼寇交上来。”

  锦衣卫诧异的道:“回禀千户,没有什么贼寇!”

  “我是说偷马贼!”

  锦衣卫有些为难的道:“卑职去的时候,您的宝马还拴在原来的树干上,没人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