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明天下 > 第一零四章韩陵山的日常

第一零四章韩陵山的日常

  第一零四章韩陵山的日常

  韩陵山的心情很好,昨日里与桥山书院的争论了三天,说的那些**学生跟先生哑口无言之后,他才离开了蒲城。

  让那些学生跟先生哑口无言很简单,要他们心服口服那就非常的难了,不过,这不重要,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些蓝田县边缘地区的人明白,自己是有真正做人权力的。

  不能被那些不知所谓的东西绑缚的低眉臊眼的活着,这样活一百年跟活一天区别不大,只有从这个圈套里走出来,才会发现自己的天地如此的宽广,不仅仅有天地君亲师,还有自己的诗和远方。

  蒲城这个地方刚刚被蓝田县界碑囊括,指望他们跟蓝田县本地百姓一样清楚地知晓自己的权力跟义务这纯粹是妄想。

  他们现在只知道蓝田县很好,每个人都很富裕,却不知道蓝田县百姓的脑袋里装的东西才是他们真正富裕的根本。

  秋日里的蒲城骄阳似火,田地里只有一些秋粮,仔细看了一下,玉米,土豆,红薯这些新作物在这里的普及率很低,只有一些零星的地块里长着这些新庄稼。

  地里见不到人,韩陵山口渴的厉害。

  好在,新修的水渠里淌着水,水算不得清冽,甚至有些浑浊,他顾不得这些,用自己的铁皮水壶装了一壶水,很想一口气喝下去,想起玉山书院的院规,叹了口气,沉淀了一下浑水,用两个水壶倒换成了稍微干净的水之后,找了一颗大树掰下一些枯枝,点了火,就把铁皮水壶放在火上烧水。

  不一会,水开了,却烫的没法子入嘴,韩陵山就安静的等待开水逐渐变凉。

  在等待开水变凉的功夫,他取出一大块黑面锅盔,细细的掰成碎块,准备等一会就这温水吃一顿饭。

  在他掰锅盔的时候,身边的落叶堆忽然抖动了一下。

  韩陵山朝落叶堆瞅过去,见纷杂的落叶堆里露出一张肮脏的脸。

  常年在蓝田县所属的边远地方奔走,饿殍对韩陵山来说早就不新鲜了。

  尝了一下水,觉得可以入口了,就端着水壶来到这个还没有被彻底饿死的人跟前慢慢的喂他水喝。

  或许是温水给了这人一点热量,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韩陵山看了一眼这个人,眼神是空洞的,仅仅是睁开眼睛而已,就把掰碎的黑面锅盔倒进水里,等锅盔被泡软了,就拿给那具躯壳道:“吃吧。”

  听到有吃的,那个原本应该没有一丝力气的人,就翻身坐了起来,双手夺过韩陵山手里的铁饭盒,也不用筷子,伸手就抓,一边吃还一边发出野兽护食般的呜咽声。

  韩陵山对此并不在意,人只要饿极了,就跟野兽区别不大,不过,他还是很奇怪,不远处的田野里就有玉米跟土豆,红薯,虽然还没有彻底的成熟,填饱肚子应该问题不大,这人怎么会饿成这样?

  看这个人吃东西的贪婪模样,这点食物绝对不够他塞牙缝的,所以,韩陵山就继续往水里泡锅盔,两只饭盒不断地在两个人的手里流转。

  一连吃了两轮之后,韩陵山就对那个眼中逐渐有了神采的人道:“不能再吃了。”

  还以为需要费一番口舌解释一下不能再吃的原因,那个人却放下被他舔的干干净净的饭盒朝韩陵山抱拳施礼道:“多谢恩人活命之恩。”

  韩陵山笑道:“蓝田县不能饿死人,你要是饿死了,丢脸的是我蓝田县。”

  这个乞丐一般的人笑道:“看来我给贵县添麻烦了。”

  韩陵山笑道:“看来你是一个读书人,你一个读书人怎么会混到衣食无着的地步呢?

  在蓝田县,读书人只要能弯下腰,找一个体面的糊口差事应该不难啊。”

  乞丐叹口气道:“我不是乞丐,怎么能乞讨呢?”

  韩陵山耸耸肩膀道:“你都快要饿死了。”

  乞丐从树叶堆里找出来一张纸递给韩陵山道:“当时饿的发晕,觉得自己没法子再活下去了,就写了一张绝命诗,请学兄指导一下。”

  韩陵山笑了,一个刚刚死里逃生的人,才清醒过来,就要跟他谈论诗文,这真是太罕见了。

  不过,这人如果想要两句恭维的话可能找错人了,身为玉山书院最恐怖的毒舌,他可没有夸人的习惯。

  见韩菱山在看那张纸,乞丐有些难为情的道:“当时头昏眼花,手脚绵软无力,字写得不好。”

  韩陵山看了一眼诗文,心中就哀叹一声,至少这样的诗文,他这个玉山书院的大才子是写不出来的。

  身世浑如水上欧,又携竹杖过南州。

  饭囊傍晚盛残月,歌板临风唱晓秋。

  两脚踢翻尘世界,一肩挑尽世间愁。

  而今不食嗟来食,黄犬何须吠不休。

  乞丐见韩陵山面色沉重,就嘿嘿笑道:“彭山绝命之时才写出平生得意之作,恩公觉得如何?”

  韩陵山道:“诗文虽好,如果不能救世,在我看来就一文不值。

  文章虽然不好,却能让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有所启发,有所裨益,在我看来就是最好的文章。

  我们的世界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候,我们应该把自己的一腔热血投入到救世,开启民智的大事里面去。

  如果我们能让一个百姓明白自己是谁,自己能干什么,自己的力量来自哪里,自己的应该向那一个方向前进,将功莫大焉。”

  彭山皱眉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夫子也说朝闻道暮死即可……”

  韩陵山瞅着这个读书人叹息了一声,就把身上的干粮全部留给了这个叫做彭山的人。

  想了想,又从怀里摸出二十个钱放在干粮上,朝彭山拱拱手道:“就此别过。”

  彭山失望的大声喊道:“恩人留步,莫非彭山的诗文不堪入目吗?”

  韩陵山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彭山道:“世道变了,凭借一首诗文就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故事,以后会很少出现。

  以后,我辈读书人要比是如何能使饿殍不再出现,如何能使男有耕作之劳,女有纺织之苦,如何调和南北,如何丰盛东西,如何使天下再无目不识丁之辈,如何使百姓在衣食无忧之后懂礼守法。

  而后,读书人的荣耀不在朝堂,不在史记,只在百姓心中!”

  韩陵山说完这些话,就继续顶着烈日,背着包袱大踏步的沿着空荡荡的官道走向自己下一个战场。

  至于彭山的呼唤,他充耳不闻,这样的人本来就跟他不是一路人,救他,是因为他是一个人,现在离开,也因为他是一个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自由,虽然韩陵山一点都不认可彭山,却不会再说什么,他只想走自己想走的路。

  蓝田县的好处就在于,你越是靠近蓝田县本土,那里的百姓就越发的富足,也越发的慷慨。

  一座崭新的蓝田县界碑杵在路边,韩陵山看了良久,又朝玉山的方向看了很久。

  此时此刻他太想沿着这条路直奔玉山,他甚至清楚,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五天,就能看见玉山,就能回到那间温暖干净的寝室,就能嗅着同窗的臭脚丫子味道酣然入睡。

  睡醒之后就会有美味的饭食在等着他去拿,就能听见先生们和煦如春风一般的声音,也能看见钱多多那张柔媚的令人魂牵梦系的脸,当然,也能看见云昭警惕的目光……

  嘴唇已经干裂……韩陵山回忆一下书院里用冰镇过的西瓜,舔舔嘴唇就果断的踏上了左边的道路,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就会抵达潼关。

  玉山很好,是韩陵山的天堂,为了让这座天堂变得更加美好,韩陵山决定先去地狱。

  左良玉的大军已经进驻了潼关,那里的百姓一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相比玉山的安逸,那里的百姓更加的需要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