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明天下 > 第一零二章归于平淡

第一零二章归于平淡

  第一零二章归于平淡

  云昭坐在桌子后边,李定国坐在桌子对面,徐五想站在云昭边上,张国凤站在李定国后边。

  足足有半盏茶的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上的交锋已经整整进行了一个世纪。

  “啊,李兄!”

  “啊,黄兄!”

  话一出口,云昭就摇摇头,起身朝李定国拱拱手道:“重新认识一下,在下,云昭,字彘。”

  李定国也跟着站起来抱拳道:“在下李定国,目前身价纹银两万两,县尊如果想要去喂猪,这就去,不耽搁。”

  云昭闻言笑了,指指身后的徐五想道:“这人价值四十斤糜子,哦,原本是五十斤的,后来糜子涨价了,就只剩下四十斤糜子了。”

  徐五想挺挺胸膛道:“某家现在至少价值黄金百两,哦,这个数字是通过核算得来的,主要是我打通了龙首渠的地下部分,让大荔这个地方多了四万多亩的水浇地,计算过差价之后得出来这个数字,不是我信口胡说的。”

  李定国朝徐五想拱手道:“失敬,失敬!”

  云昭见场面尴尬,就挥挥手道:“李兄如今已然入了我蓝田籍,天然分的荒地三十亩,就在凤凰山边上,不知李兄何时去开垦?

  如果在明年开春还不能种上粮食,你的田地就会被收回。”

  李定国听云昭这样说愣了一下,然后指指自己的鼻子道:“你是说我有三十亩地,还是荒地?”

  云昭道:“不要嫌少,即便是我也只有一百亩地。”

  “我是说你花了两万两银子把我买来,就是为了帮你种三十亩地?”

  云昭摇头道:“不是给我种地,这三十亩地是你的,你在为自己种地,当然,该收的税是一定要收的。”

  李定国想了一下道:“这很新鲜。”

  云昭道:“有什么好新鲜的,凡是我蓝田县从外边吸引过来的人才,都有这样的待遇,这是最基本的待遇,也是最根本的待遇。

  这些土地能证明,你李定国是这片大地的主人之一,生可以依靠这三十亩地过活,死,可以埋进这片土地肥田。

  所谓的生有时,死有地,就是土地的根本意义所在。”

  李定国翻着眼睛瞅着房顶幽幽的道:“三十亩地可以埋多少死人啊——”

  云昭敲敲桌子道:“想什么呢,只能埋你的亲眷。”

  李定国点头道:“不错啊,人还活着就已经连坟地都找好了,算得上是深谋远虑。

  他有多少亩地?”

  云昭见李定国在指张国凤,就笑道:“他只有二十亩地,就在你的土地边上。”

  徐五想插话道:“不错的地块,是我亲自安排的,有一条小溪从凤凰山脚下流淌过来灌溉容易,你们的地在溪水上游,是阳面的坡地,高处可以种一些核桃,板栗,柿子,林地边上还能种两亩地的麻,种粮食的地足足有二十亩,鉴于你的本事,特意给你留了五亩地的宅基地,盖一个大院子足够了。”

  李定国回头瞅着张国凤道:“不错的安排,你觉得呢?”

  张国凤有些兴奋的道:“很好,我们兄弟终于有属于自己的地了。我恨不得现在就跑去开荒,明年开春一定会种满庄稼。”

  李定国起身朝云昭拱手道:“这就告辞,我们兄弟这就去凤凰山种地去了。”

  云昭摇头道:“现在回去也可以,不过,你们两个属于征召军士,要先去军营报道,然后才能回家种地。”

  李定国似笑非笑的瞅着云昭道:“不知大营在何处?”

  徐五想从桌子上拿起两个木头牌子递给李定国跟张国凤道:“这上面是你们在军中的编号,一定要记住了,记得时时佩戴好这个牌子,到了凤凰山军中没有名字,只有编号,忘记了很麻烦。”

  “7328,7329?”

  李定国仔细看了牌子上的数字,觉得很是奇怪。

  徐五想道:“你们是最近一批加入军中的人,所以这就是你们的号码。”

  李定国道:“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你们蓝田县军中只有7329个人?”

  徐五想点头道:“没有错,蓝田县军中分新旧两部,你们隶属于新军,也就是蓝田县兵马本部。”

  “没有官职?”李定国抬头瞅着微笑不语的云昭。

  “蓝田县军中官职是凭借自己的本事拿来的,你能统带百人,你就是百夫长,你能统带一营,你就是统制,你能统带一军,你就是校尉,你能统带千军万马,你就是将军!

  定国兄,你不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吧?”

  李定国嘿嘿笑道:“我就怕到时候你会反悔,猜疑。”

  云昭无声的笑了一下道:“军中只有体制,只要定国兄有手段,请尽力施为。”

  李定国道:“这样也很好,很公平,也罢,吃你云氏的饭食这么久,又劳你花费了两万两银子,受你驱使是应该的。”

  云昭摇头道:“两万两银子不是云某的,是蓝田县百姓的血汗钱,这里的百姓用自己的血汗钱聘请你李定国为他们作战,保护他们的家园子女,只望你莫要让他们失望。”

  李定国道:“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我这个人是受雇于这里的百姓,不是你云氏买断了我?”

  云昭道:“也是为你自己,因为你今日起也是蓝田人。”

  李定国大笑道:“这样一说我心里就舒服多了,还以为你会把我当战奴驱使。”

  云昭朝李定国摆手告别道:“蓝田县里没奴隶,现在是为蓝田县百姓作战,以后是为了关中百姓作战,接下来很可能要为中原百姓作战,直到为整个大明百姓作战,且奋战到死!”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李定国笑着与张国凤离开了云昭的房间,取过包袱,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云氏庄子,坐上去凤凰山大营的马车,直奔自己新的目的地。

  云昭目送他们离开,并衷心祝福李定国能在蓝田县这片沃土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并长成参天大树。

  每个人都有自己可以走,并且要走的路,至于路是不是好走,是不是通往自己梦想的道路那就很难判断了。

  恰好,云昭知道很多人走的路是否正确,所以,他愿意给一些有着大遗憾的人指引一下。

  比如,李定国,比如洪承畴,比如孙传庭,比如卢象升……

  这个世界对云昭来说是明了的,可是,他自己要走的路偏偏是黑暗的,看不见半点预兆,也没有人能指引他分毫。

  成与不成,天知道……

  这几个人里面,卢象升是脾性最温和的一个人,也是品行最好的一个人,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才是最难以撼动他本心的。

  逍遥滩大捷只要他自己咬定是天雄军所为,这个天大的功劳就会落在他的头上。

  可是,这个人在给兵部的文书上承认是天雄军所为,但是,在给皇帝的密信中,他却把事情的原委跟皇帝说的清清楚楚。

  皇帝替他隐瞒了这件事,皇帝也愿意把这件泼天的功劳放在卢象升身上,于是,卢象升的官职里面就加了一项——太子太保!

  在云昭看来,这个官职不好——因为,获封这个官职的人,下场都不太好。

  卢象升三次上书请辞这个职位,每次都被皇帝拒绝,最后,卢象升总算是沉默了。

  云昭知道,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蓝田县在归化城的秘密存在,卢象升这样的人会认为通过此事加官进爵是一种羞辱。

  蓝田县今天又斩首示众了三人,这个三个人都是死士,其中两人是左良玉派来的,另一个人宁死都不出声,后来还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了,虽然活过来了,却因为此人并不识字,什么都问不出来,不得已,只好一起处决。

  云昭的刺杀行为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头,从今往后,这个手段大家都能用,尤其是针对云昭很有效,即便是云昭被人刺杀了,因为他做事在前,也不会有人为他鸣不平。

  所以,云昭再一次加强了自己的防卫力量,从现在起,他基本上不能再独自外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