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明天下 > 第九十五章 报复一开始就不会停

第九十五章 报复一开始就不会停

  第九十五章报复一开始就不会停

  陕西的官员来了一大半,云氏自然是要盛宴招待。

  孙传庭似乎已经认命,在酒宴上大吃大喝,看起来似乎跟那些美食有仇一般。

  见巡抚如此,其余的官员似乎抛弃了忧愁,在白雪皑皑的玉山底下纵情吃喝。

  这一次的酒宴上,也有一个贼寇的人头被众人传阅。

  这颗人头属于张秉忠的谋士尚永忠!

  云氏斩人头的手艺不错,已经存放了快十天了,这颗人头依旧栩栩如生。

  诸位官员看过之后,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云氏统御关中,他们没有什么意见,相反,还有些拥护,毕竟,云氏虽然霸道一些,却没有收缴他们家产的意图,甚至在某些方面来说,还在保护他们的财产。

  云氏要的仅仅是降低地租,希望他们将大量的钱财投入到市场上,通过大量的商业获利来弥补佃租上的损失。

  一进一出之后,这些官员们发现,自己并没有吃多少亏,有些人反而在获利。

  这样的事情做了之后,平日里对他们表面上毕恭毕敬,暗地里咬牙切齿的百姓终于不再仇恨他们了。

  与乡民们的关系改善之后,有钱人也愿意主动给乡里提供一些帮助,比如修桥补路,比如资助学堂,比如资助社戏,济贫扶危的事情也慢慢变成了他们的常态。

  云昭从来没有想过把有钱人全部剥皮抽筋,然后在劫夺人家的家产,他只想通过一种温和的改造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偌大的一个关中,被改造的最彻底的不是孙传庭,也不是西安府的官员,而是大明——秦王府。

  秦王府封地十六万亩,西安府一年的税收中有三成属于秦王府的食禄银子。

  现在,秦王府向地方官交还了十万亩土地,其余六万亩土地整体交给蓝田县县衙,再由蓝田县县衙整体佃租出去,每年只要有亩产的三成交付秦王府,余者,秦王府再不过问。

  不仅仅如此,秦王府还积极参与各种买卖,其中最有名的买卖就是明月楼。

  虽然每过一段时间明月楼总是会遭灾,可是,这些年下来,秦王府从明月楼身上,就获利不下三十万两白银。

  由于关中不再缺粮,关中的经济也慢慢趋于稳定。

  金钱这个东西永远是一个势利鬼。

  越是有钱的地方越是好赚钱,越是穷困的地方赚钱就越发的艰难。

  云氏经营关中与蒙古的商道也逐渐展现出来了他应有的威力,如今,在蓝田县最大的交易永远只有两种,一种就是粮食买卖,另一种就是大牲口买卖!

  在云昭看来,粮食买卖永远是一个地方发展的重头,而大牲口的买卖,则是云昭眼中的汽车,拖拉机生意。

  一个小小的蓝田县,仅仅在去年,就出售了骡马二十一万匹,牛,十六万八千三百头,羊更是数不胜数。

  巨量的白银涌入蓝田县,一度让蓝田县的铜钱兑换比例飙升到了一两白银兑换铜钱八百文!

  地方富庶了,这就会更加坚定本地富人留在本土生活的心,毕竟,自己已经跟整个蓝田县的经济扭成了一股绳,再也难以区分彼此,在这种状况下,只要蓝田县不垮,自己家里留存的钱财就不会有危险。

  基于此,富人们不再留存什么积蓄,一个个都趁着年景好,不断地开拓关中的商道,就连多年不见的桑蚕买卖,也开始有人涉足。

  官员们在玉山停留了三天,在这三天中,官员们几种观察了蓝田县秋粮长势,参观了蓝田县加固的水库,新修的一种据说添加了一种叫做水泥的东西制造出来的水渠。

  当然,当他们看到平原上一个个简陋的石头屋子星罗棋布,心中对蓝田县的未来更加的看好。

  一些武官还用脚步度量了一下堡垒跟堡垒之间的距离,他惊奇的发现,当两支鸟铳对射的时候,炮子的落点正好是两个堡垒的中间地段。

  如今,秋粮刚刚种下,百姓们也到了农闲的时候,不过,田野里那些正在堡垒里忙碌的农夫们,让官员们的心无比的踏实。

  这些人都是蓝田县的团练,瞅着他们依靠堡垒做出各种防御或者进攻的练习,就很少有人再想把家搬离蓝田县了,在这些见多识广的官员眼中,没有哪里能比蓝田县更加的安全了。

  钱多多的案头摆着两个锦盒。

  每个锦盒都以檀木为骨铜皮包角,用白银镶嵌了各色图案,如果再用红绸包裹,定然是一份不错的礼物。

  眼看着蜡烛就要燃尽,钱多多有些焦急,老梁已经出去很久了,不知为何还没有回来。

  云昭给钱多多这边的指令有些错误,王文贞最喜欢的并不是他的长孙,而是他刚刚从京师回到老家的小儿子王瑞。

  这个小儿子年仅二十六岁,就已经是户部的五品主事,被誉为王氏未来三十年的主心骨。

  也是王文贞二十年心血所聚。

  不过,云昭的指令中点名要王文贞长孙的头颅,钱多多也就觉得没有必要漏掉此人。

  钱多多能想的到,云昭在听说王文贞与人合谋计算蓝田县的消息后悔何等的愤怒。

  区区一个无足轻重的长孙头颅还不能让云昭熄灭心中的怒火,必须让王文贞痛彻心扉。

  二更鼓响的时候,钱多多有些焦急,用脚踢踢早就睡得不省人事的春春跟花花道:“你们两个死没良心的,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

  花花挠挠被钱多多踢得发痛的屁股嘟囔着道:“不就是杀两个花花公子吗,有什么难的。”

  何常氏靠在窗户边上绣花,听花花这样说,连忙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道:“姑娘们,可不敢随便说杀呀打的话,以后不好找婆家。”

  花花不耐烦的坐起来,顺便在春春的腰上捶一拳道:“好啦,好啦,不睡了,就等着看人头!

  我要看看能把秦淮河里的姐儿迷得七荤八素的才子的脑袋到底有多好看。”

  何常氏夜听惯了,看惯了自家姑娘干的这些事情,就重新拿起花绷子道:“才子好就好在一张嘴上,那可是这真真的可以把活的说成死的,死的说成活的,能把干花说的盛开,也能把姑娘的心说的心花怒放。

  这几日经常来拜访姑娘的那个大才子陈贞慧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花花怒道:“那个留了胡须的家伙哪里有我家少爷好,上次多多为了弄死那个狗太监拜会了昔日的西安府知府,现在的南京户部左侍郎张道理就被这个家伙给缠上了,我觉得再弄一个盒子,把他的脑袋也装进去一并送去当贺礼最好。”

  钱多多咯咯笑道:“他的父亲是南京左副都御史挺有用的一个人,你们两个再忍忍。”

  春春被花花重重一拳砸在腰上,才从睡梦里惊醒,就要捶花花的时候听钱多多这样说,立刻怒道:“那家伙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总觉得他在占我家少爷的便宜。

  回头就让梁叔弄死他。”

  何常氏听这两个丫头这么说话,忍不住叹口气,她现在很是发愁,不知晓自己到底是卖身给了一个什么样的家。

  在扬州的时候还以为自己一步登天像是进了王府,现在从种种迹象看来,自己更像是进了一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强盗之家。

  四更天的时候,梁叔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包袱,打开之后,两个包袱里就滚出两颗被剥洗的干干净净的人头。

  一个年长一些,颌下留着短须,即便是死了,头发依旧被梳理的丝毫不乱。从眉眼中,依旧能看到这个人生前风流倜傥的模样。

  另一个年轻一些,白面无须,丹凤眼,眉飞入鬓从模样看,生前也该是一个风流种子。

  何常氏咂咂嘴吧道:“风月场上少了两个好班头哟。”

  云春抱起那个年长一些的头颅,仔细看了一眼道:“长得真不错唉,能赶得上我家少爷三成!”

  钱多多皱眉道:“别胡闹了,已经验明正身,梁叔,你安排人明日将这两个箱子送给王文贞!

  不要署名,但是一定要他明白这份贺礼来自我蓝田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