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明天下 > 第九十四章国运隆昌与日薄西山

第九十四章国运隆昌与日薄西山

  第九十四章国运隆昌与日薄西山

  将六位战死将士的骨灰放进灵堂之后,玉山书院的很多专门研究火器的学生,在灵堂里跟六位将士说很多歉疚的话。

  以至于,每次在火器研究上有了新的进展,都会有人来这里告诉这六位将士。

  云霄回来了。

  显得很是疲惫,甚至可以说是精疲力竭。

  给云昭带来的消息也不算好,其一,李洪基带着逃出生天的五十一骑终究离开了关中,去了河南。

  其二,张秉忠已经与大明兵部尚书杨嗣昌联系上了,准备接受招安,不仅仅是他自己投降,他还可以写信给其余的盗匪一起接受招安。

  如火如荼的农民起义,在一瞬间就陷入了低潮期。

  听说皇帝在同意了张秉忠招安之后,回到后宫里嚎啕大哭。

  听云霄说这些事情之后,云昭自己也是唏嘘不已,这一刻他真的觉得大明皇帝很可怜。

  云氏也有祖坟,后世的时候云昭就拜谒过祖坟,那个时候遗留下来的老坟已经少的可怜,为了这些老坟,老家里的人没少跟外人斗殴。

  现在,云氏有更多的祖坟,不论是平原上的,秃山上的,还是秦岭里边的,每一处外人都不能动。

  就云昭估计,张秉忠要是动了云氏祖坟,后果可能比挖了皇帝家的祖坟还要严重。

  皇帝隐忍了。

  天知道能隐忍多长时间。

  杨嗣昌知道皇帝不会隐忍太长时间,张秉忠也非常清楚这一点。

  等皇帝缓过这口气,没法子隐忍的时候,张秉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这一点全天下人都明白这一点。

  所有的不合理证据都在——然而,张秉忠还是接受了招安,杨嗣昌还是成功的说服了皇帝。

  于是,一件原本极度不合理的事情,就这么顺水推舟的变成了现实。

  李洪基全军覆没,离开了陕西去了河南,随时准备东山再起。

  张秉忠被招安了,蜷缩在襄阳,不再兴风作浪。

  大明朝几乎在一夜之间变得无比的安静。

  就仿佛以前的矛盾从来都不存在一般,仿佛那些恶人从来没有伤害过这个国家一般,现实过于残酷,大家一起选择了遗忘,选择了忘记,就像一只把脑袋插进沙子里的鸵鸟。

  蓝田县过于繁华,身处疲惫残破的关中,就像一颗镶嵌在黑夜里的夜明珠,谁都能看得见,谁都想摘取。

  张秉忠希望皇帝能把蓝田县交给他,那么,他情愿放弃十万部属,只带走六万人囤聚蓝田县,此生再无反叛,子子孙孙都为大明忠臣。

  皇帝拒绝了张秉忠的建议,杨嗣昌认为皇帝应该答应,十万流贼一朝星散,是为大明国之福。

  王文贞与左良玉认为,蓝田县承平日久,日渐富裕,到了为大明朝贡献财富时候了。

  他们上书曰——集蓝田之力,可供养九边十年之资费。

  皇帝留中不发。

  八月二十七日,云昭斩张秉忠谋臣尚永忠,命云福兵出武关,直抵河南南阳。

  蓝田县县令云昭发誓——不与张秉忠之流共一日!

  陕西巡抚孙传庭泣血上奏,不可将蓝田县交付贼人之手,否则关中将再次糜烂。

  陕西秦王也于次日上奏,朱氏子孙不与发丘朱氏祖坟者为邻,否则宁愿举家自焚。

  皇帝下旨安抚秦王曰:不与,不可!

  “杨嗣昌,王文贞,左良玉是在自寻死路!”

  云昭坐在主位,瞅着满座的云氏心腹道。

  云霄道:“张秉忠对蓝田县没有想法,是杨嗣昌提出来的,他联合了一些人准备鱼肉蓝田县。”

  云福瞅着云昭道:“不如反了吧!”

  云猛道:“大军齐备,百姓一心,我们有力气跟皇帝掰掰腕子。”

  至于云虎,云豹,云蛟更是愤怒至极,主张与这个破烂的朝廷一刀两断,攻取西安城之后,正式竖旗。

  云昭闻言笑了,对云霄道:“取杨嗣昌长子之头颅装在锦盒之内为杨公五十大寿的贺礼。”

  又对云豹道:“取王文贞长孙之头颅装在锦盒内为王公招降张秉忠大典之贺礼。”

  对云蛟道:“取左良玉爱女的头颅装在锦盒内,当做礼物送到左大将军府邸,为左氏夫人寿诞之贺礼。”

  “这些年来云氏太沉默了,以为如此会让世人忘记我们,现在好了,弄得鸡飞蛋打的可不怨我们。

  传令下去,所有意图染指蓝田县的恶贼一个都不能放过,不论他在那里。”

  云福皱眉道:“杀他们的家眷,不如杀老贼。”

  云昭看了云福一眼道:“杀了他们,还会有别的人觊觎蓝田县,我以为警告一下就好。”

  云猛道:“他们会恨我们入骨。”

  云昭道:“我已经恨他们入骨了!”

  “这天下还没有平静呢!

  建奴再次扣关,山东将要糜烂,这等局面前,一群烂人也敢谋我蓝田县,我要让他们此生寝食难安,而后死无葬身之地!”

  云氏诸人见云昭主意已定,就不再劝说,一个个按照云昭的命令去办事了。

  傍晚时分孙传庭携西安府大小官员来玉山,其中以西安府知府劳如意最为激愤,声言要去京师为国除奸!

  云昭笑而不语,邀请孙传庭入内详谈。

  “君欲反乎?”

  云昭摇头道:“这是朝堂上的事情,我自然要用朝堂上的规矩处理此事。”

  孙传庭松了一口气道:“如何处理?”

  云昭淡淡的道:“你马上就会知晓,信使已经在路上了,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

  孙传庭的一颗心几乎提到嗓子眼上颤声道:“你要杀人?”

  云昭笑道:“不杀人如何诛心?”

  “杀什么人,诛谁的心?”

  “杀他们心痛之人,诛谋我蓝田县之人的心。”

  “如果他们狂怒呢?”

  云昭瞅着孙传庭大笑道:“那么,我就兵出潼关,大军杀进河南,问问这些人将我蓝田县当成什么了。”

  孙传庭幽幽的道:“你当我秦军是死人吗?”

  云昭瞅着孙传庭道:“秦军中有五成是我蓝田县子弟!

  当初没有我首肯,你以为你带着几万两银子就能在关中大肆招募军卒?

  还百战百胜?

  你以为这些子弟是在舍生忘死的为谁打仗?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什么大明朝,什么陕西巡抚孙传庭,他们想的只是要把贼寇赶出关中,让他的父母兄弟妻子孩子能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好好种地!”

  孙传庭叹了口气道:“我知道。”

  云昭缓和一下语气道:“刘主簿为秦军发放粮草的时候你就明白了是吗?”

  孙传庭苦笑道:“看他肆无忌惮呵斥秦军将领如呵斥晚辈的样子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云昭站起身推开窗户瞅着白雪皑皑的玉山顶峰道:“告诉你在京城中的依靠,看热闹就好,等事情尘埃落定了,替我收拾残局。”

  “你不反?”

  “只要大明皇帝还活着,我就不会反。”

  “为何?你还在乎君臣父子吗?”

  云昭道:“不在乎,我只在乎他的勇气,如果他连勇气都失去了,那就说明他没有资格继承这个大明世界。”

  孙传庭用几乎是呻吟一般的语气道:“我能信你的话吗?”

  云昭笑道:“我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不在乎多等几年。”

  “几年?”

  “没错,据我判断,大明朝也就剩下几年了,我等得起!”

  “我不信!”

  “洪承畴也这么说。”

  “听说你与人打赌从无败绩?”

  “没错,我好像总是赢家!”

  “好,我赌大明朝国运隆昌,万年不坠!”

  云昭笑道:“我赌大明朝十年之内必定日薄西山。”

  孙传庭伸出手,云昭随意的在他的手上拍一巴掌道:“好了,赌约已经商定好了,等到后天,你就能给你京城中的靠山写信,让他平息这场闹剧!”

  “为何一定是后天?”

  “因为我的人需要几天时间来办事,你想想啊,这三个人的家一在京师,一在南京,一在河南,路途遥远,我不能待部下过于苛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