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明天下 > 第一五五章大火融城4

第一五五章大火融城4

  第一五五章大火融城4

  范三给了钱少少各种奇怪的感觉。

  有时候,这家伙看起来像一个泼皮。

  有时候,这家伙看起来像是一个朴实的农夫。

  有时候,这家伙看起来完全不堪大任!

  有时候,这家伙干起事情来却无比的踏实。

  有时候,这家伙看起来愚昧无知。

  但是,有时候,这家伙说出来的话比玉山书院里的先生们说出来的话都深沉。

  “你就是没有读过书!”

  钱少少感慨的说了一句。

  范三才是云昭说过的最好的发动农夫起义的高手!

  钱少少决定,等三天后云昭到来之后,立刻就把这个家伙介绍给云昭。

  在用人这一方面,钱少少自忖差云昭太多。

  一板车的尸体被农奴们运送出北城门,在城外不远的地方早就有挖好了一个大坑,所有的尸体都会丢进坑里,最后填埋。

  屠城,不管以多么正义的理由进行,终归是违背人性的,是人性中最丑恶的一环。

  而掩盖自己在阳光下做的恶事,是每一个正义的,或者邪恶的刽子手都必须要做的事情。

  当然,畜生除外。

  料理后事的工作进行了整整一个晚上,到天亮的时候,这座城似乎又恢复成了往日的模样。

  黄土地上的血迹已经被铲掉了,门板上,台阶上的血迹也被清洗干净了,只是,太阳才出来,无数的苍蝇就来到了张家口,它们不放过任何一点残留的血迹。

  等钱少少带着范三离开张家口的时候,这座城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几只恋家的狗还卧在门口悠闲地晒着太阳。

  从今天起,张家口再无商贾事。

  孙国信骑在一头骆驼背上,回首望着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归化城感慨万千。

  此时的太阳正照耀在红艳艳的归化城上,就像是平地里升起来的一团火。

  墨尔根大喇嘛坐在另一头白色的骆驼背上见孙国信留恋的看着归化城就笑道。

  “舍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这是你们汉人智慧者说的话,你这个汉人怎么还留恋这座城池呢?”

  孙国信双手合十施礼道:“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墨尔根大喇嘛又道:“可有未了之事?”

  孙国信抬起头道:“从此断却烦恼丝,一心侍奉佛爷。”

  墨尔根大喇嘛大笑道:“来白骆驼处,为你清静六根。”

  孙国信跳上巨大的白骆驼背,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闭着眼睛,随墨尔根大喇嘛一起颂念《过去因果经》。

  墨尔根大喇嘛的手叉子非常的锋利,在孙国信的头顶轻轻触碰一下,他的发髻就应声而断。

  发髻散乱开来,长长的头发就被风带去了远方。

  事实上,他的头发并没有被完全剃光,而是剃光了头顶,周围还留下了一圈寸许长的头发,墨尔根大喇嘛的手按在他的头顶大声道:“某今日为你灌顶受戒。”

  如此三声之后,孙国信拜倒在墨尔根大喇嘛面前道:“从此为佛家子。”

  墨尔根笑道:“褪去烦恼丝,从此不再有满汉之分,蒙汉之别,乌斯藏与汉之别,只有佛前童子——莫日根!”

  孙国信双手合十施礼道:“从此再无孙国信,人间只有莫日根!”

  墨尔根大声道:“从此再无孙国信,人间只有莫日根。”

  驼队其余僧侣听到墨尔根大喇嘛的声音,也一起双手合十大声念道:“从此再无孙国信,人间只有莫日根。”

  孙国信朝四方礼赞道:“莫日根见过诸位师兄!”

  等孙国信再一次回到属于自己的那匹骆驼背上,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头戴鸡冠帽,身披藏红色僧衣的小喇嘛了。

  这一次,孙国信没有再回头,直到归化城隐没在地平线下,也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而是听着悠悠驼铃,念着冗长的几乎没有尽头的经文,目视前方——那里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也是黑雾最浓厚的地方。

  嘴上念着经文,脑海中却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在不停地对他说——

  我生而为人,天生就要过人过的日子。

  这是上苍赋予我的权力。

  我有权力通过辛苦的劳作吃饱肚子。

  我有权力通过养蚕,织布,穿上暖和的衣服。

  我有权力通过认真的学习管理我的世界。

  我有权力在我的故土上不受剥削的繁衍生息!

  如果不能!

  我就打破旧的世界,建立新的世界。

  为此,我将死不旋踵……

  卓啰甲喇的一双眼睛红的如同炭火一般,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好好地休息过了。

  身处十万明国人的包围中,每过一个时辰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逍遥滩上,战无不胜的多拉尔·杜富甲喇章京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之后,卓啰甲喇就像是当头挨了一棒。

  当鲍承先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几乎有一种魂魄离体的感觉。

  卓啰虽然口头上不承认,心里面对多拉尔这个名满大清的巴图鲁却是佩服的。

  这样的一位巴图鲁奇怪的死在了逍遥滩,让卓啰甲喇寝食难安。

  来的时候,他率领了近五百人,几乎是一个半牛录的猛士,以为依靠这些猛士,以及硕睿亲王留下的赫赫威名,就能让这里的蒙古人,明人们乖乖的臣服在马蹄之下。

  现在,蒙古人,明朝人,似乎确实臣服在了马蹄之下,自己大军所到之处,蒙古人会献上最美丽的姑娘,明朝人也会献上最美味的食物跟美酒。

  可是,他麾下的猛士却在日渐减少。

  在归化城,他麾下的猛士们似乎变得无比的脆弱,撒尿会被狼叼走,走路会被野草绊倒,脑袋恰好磕在石头尖上,骑马会被旱獭洞绊倒,继而折断脖子。

  甚至他们在吃饭的时候,也会因为不小心吃了毒蘑菇而变得浑浑噩噩,最终自己弄死自己。

  卓啰能做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报复跟那些意外事件有关联的敌人,杀人的事情干了不少,灭族的事情也做了,他麾下的猛士出的意外也就越多了。

  现在,他只有一百二十八个可以骑马作战的部属了。

  自从听说岳托贝勒的大军就要来归化城,卓啰就再也没有让自己的部下独自出过营帐。

  他将自己对鲍承先,巴特尔等人的愤恨藏在心底,就等着岳托贝勒到来之后再好好地算一遍总账。

  被明国人包围了,这就是卓啰现在对自己处境的全面认知。

  在这里,他得不到鲍承先提供给他的任何消息,他在这里就如同一个瞎子,一个聋子。

  今天的月亮特别的低,特别的大,卓啰的眼皮跳动的厉害,他总觉得今天不是一个好日子。

  茶杯里的水微微泛起波纹,一圈一圈的扩散出去,卓啰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从毡子上站起来,唿哨一声,其余猛士也纷纷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卓啰低声用满语说了“作战”两个字,就跳上了战马。

  都是久经征战的猛士,也不用卓啰再多说,一支看似松散的骑兵阵型就已经完成了。

  片刻功夫一支骑兵就从黑夜里钻了出来,已经催马慢跑起来的卓啰看隐约清楚了骑兵的旗帜,骑兵跑的更近了之后,卓啰甚至看清楚了为首的骑兵将领。

  他松了一口气,放缓了马蹄,正准备向对面过来的骑兵首领巴特尔说话,他的瞳孔却迅速的缩小,大声对身后同样放松警惕的部下吼叫道:“敌袭!”

  不等他的战马奔跑起来,对面的骑兵大队就如同浪涛一般将他们这支小小的骑兵拍击在地面上……

  等大队骑兵远去之后,地上布满破烂的人的尸体以及战马的尸体。

  卓啰的胸骨塌陷,脑袋奇怪的转在背后,一双不再血红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着微弱的光芒。

  仅仅一个冲锋,几乎停在原地没有跑起来的卓啰以及麾下所有的骑兵,全部战死。

  钱少少从黑暗中走出来,瞅着满地的尸体对范三道:“这就是骑兵的威力啊,我们汉人这方面还不成。”

  范三偷偷地从卓啰的甲胄上扯下一块金子拿给了钱少少。

  钱少少很自然的摇摇头,范三也就理所当然的揣进怀里。

  他不贪婪,每次只要一点好处。

  钱少少的护卫们斩下了所有看起来还算完好的头颅,又叫来一些农夫将尸体堆积起来,泼上油一把火烧掉。

  火光映照着归化城火红色的城墙煞是好看。

  钱少少不等火焰熄灭就走进了大门洞开的归化城。

  才进城就看见薛国才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鲍承先的?”

  钱少少低声问道。

  薛国才道:“他想戴罪立功,我不同意。”

  钱少少道:“我宁愿放过一些有意思的建奴,也不会原谅他们。”

  薛国才道:“国柱他们也是这个意思。”

  钱少少怪笑一声,张开双臂吼叫道:“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候到了吗?

  我们兄弟隐忍三年,从黑暗走向光明的时间到了吗?”

  薛国才嘿嘿笑道:“日出之时,升我蓝田旗!”

  “我们的界碑刻好了吗?”

  薛国才指着建奴尸体依旧燃烧的地方道:“祭品已经送上,火熄灭,界碑起!”

  钱少少盘腿坐在归化城的城墙顶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遥远的东方,就等着太阳露头的那一刻。

  在他身下,薛国才等人攀在城门洞子上,用力的扣掉归化城三个字子,隐约露出了一张新的红底黑字新的匾额。

  在月光下,漆黑的蓝田城三个字似乎吸收了所有的月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