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哈姆肯与酒吧

第六百一十二章 哈姆肯与酒吧

  “怎么了?”奥莱疑惑道。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阿蕾希雅道。

  “什么事情?”

  “算了,已经不重要了。”阿蕾希雅摇了摇头,之后她又扭头看向张恒,忽然扯下了自己手上那串鱼骨项链,拿着它走向了张恒。

  “她说她很感激你救了她和她同伴的性命,想要把这串手链送给你。”松佳帮张恒翻译了阿蕾希雅的话,“你拿着这串手链去她的部落将会成为那里最尊贵的宾客,有朝一日当她成为萨满,所有因纽特人都会是你的朋友,另外,从今往后你在大海上航行都会受到哈姆肯的庇护,当然,得要它在附近才行。”

  “哈姆肯是谁?”

  “呃,就是你手链上刻着的那头深海巨兽,它是一头蓝鲸,年龄已经超过一百岁了,体型非常巨大,大部分蓝鲸都喜欢在南极附近待着,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孤身一人跑到北极来,它也是阿蕾希雅的守护灵。”

  张恒闻言也没有推脱,收下了那串手链。

  而阿蕾希雅犹豫了下又指了指沙发上看起来一脸惊恐的萨楚斯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置他,如果可以的话能把他交给我吗?”

  “你想要带走他?”松佳的神色显得有些意外,“他的精神看起来真的出了一些状况,已经问不出什么来了,而且他还杀了贝克医生,我们或许应该把他交给警察来处理。”

  不过当她把这个建议告诉张恒的时候后者却摇了摇头,“我们不能把他交给警察,至少现在不行,因为我们没法解释今晚发生的事情,尤其下面还有那么多具尸体。”

  阿蕾希雅这时候却是又开口道,“我的老师库娜是我们部落的现任萨满,也是最近两百年来因纽特人最强大的萨满,可以通灵和解梦,而且是远近闻名的智者,之前这家伙提到了很多次困扰他的噩梦,虽然他现在似乎没法再和人交流,但是我的老师也许不需要他开口,可以直接从他的梦境入手,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圣物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不止能分辨出外人对我们的部落是否怀有恶意,而且可以帮助年轻的萨满们和天地间的精灵沟通,没有它,之后我们很可能会陷入到后继无人的困境中,尤其现在萨满们的力量越来越弱,就更是离不开它了。”

  张恒想了想道,“可以,不过我只能给你们最多三天的时间,三天后不管你们有没有得到想要的情报,我都会带走他。”

  “你还要带走他?”阿蕾希雅有些惊讶,“可是你之前不是把问题都问完了吗,等等,难道说你想要他带你去找那座冰下城市?你也听到他之前说的那些话了吧,虽然我不能肯定那故事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那些不属于地球上的怪物是否真的存在,但是那座冰下城市里的确是有着一个极其强大的邪恶存在的,我们的部落这些年就一直在和它抗争,我也想趁着这次的机会能对那东西再多了解一些。”

  “三天后我会带走他的。”

  张恒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又重申了一遍自己的立场,他这次来格陵兰本来就是为了搞清楚自己的身世,而现在通过萨楚斯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来自于那座诡异神秘的冰下城市,被他的养父母和萨楚斯带出了那里,他的身体里流淌着那只怪物的血液,而这或许也是他为什么会拥有奇异的控水能力,以及陷入奇怪梦境的原因。

  但是张恒依旧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究竟是谁,只有一岁多的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座冰下城市里,那只怪物想要对他做什么,泰姆先生,也就是时间之神柯罗诺斯又为什么组织人手,不远万里的跑到这里来寻找他,而在那之后他的养父母又和柯罗诺斯达成了什么协议,居然将他带回了国去,当做自己的孩子一直抚养到现在……

  张恒希望那座冰下城市可以回答他这些问题,或者至少是其中一部分问题,另外,泰姆先生提到的容器一词也让张恒产生了许多联想,不过今晚,他并不想再去思考这些问题了。

  他对奥莱和阿蕾希雅道,“楼下的尸体麻烦你们处理一下,我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暂时不想被警察盯上。”

  “好的。”阿蕾希雅点头道,“这点事情我们还是能做的,就交给我们吧。”

  “看好这家伙,不要让他跑掉。”张恒又指了指沙发上的萨楚斯叮嘱道,之后扭头对松佳道,“这附近有什么酒吧吗,我想去喝上一杯。”

  “现……现在吗?”松佳愣了愣,她见张恒将打扫现场的事情分给两个因纽特人,还以为他接下里还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但是没想到对方只是想要找地方喝上一杯。

  “对的,是现在没错,之后我们也可以再谈谈你的雇佣薪水的问题,你说的对,考虑到这次的危险性,我应该付你更多的钱。”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松佳听到这句话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就好像她之前说不再给张恒当翻译是因为钱的问题一样。

  “这是你应得的。”

  “可我还没决定要不要继续做你的翻译和向导。”

  张恒点了点头,“我了解你的顾虑,不过剩下的事情还是等喝完酒后再谈吧。”

  “好,我知道这附近就有一家不错的酒吧,正好今天我也经历了不少事情,也想要喝上一杯。”

  “嗯,走吧。”张恒站起身来,已经拿上衣服向着楼下走去。

  他的心情实际上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平静,即便他在这次格陵兰之行前就已经有了一些预感,然而当真相揭晓的那一刻,当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自己父母亲生的孩子后,居然久违的又感受到了一丝情感波动,只是这份情感波动很复杂,张恒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就好像是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