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 第二百三十章竟是他的儿子

第二百三十章竟是他的儿子

  无奈的叹了口气,常太后起身,靠近了赵焱,诡异的沉默中,常太后柔声开口,“焱儿,当年,你父皇将这枚指环给我之时,就定下,倘若有了你,这指环传给你,可这些年,我贪念这是你父皇的东西,借物思人,一直没有给你,今日,这指环就交给你了,皇上不同意你离开,你自己在顺天府,切记忠孝二字。”

  常太后说话时,亲自将指环戴在赵焱手上。

  而这举动,那话语……在旁人听来,再寻常不过,可对宇文皇后,对元德帝,却是重重的一记惊雷。

  元德帝看着母子二人,身体不由一晃,连脸色也添了几分苍白,迥然的眸中,似有什么东西被击溃。

  脑中浮现出当年那一夜,在百兽园里的一幕幕,元德帝目光闪了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焱儿……

  怎么会?

  焱儿是皇兄的儿子,可……那分明是他曾说过的话,是属于他的那枚指环!

  赵焱感受到元德帝的目光,那热切与不可思议,是他从来都不曾看到过的,而他突然如此的反应是因为什么?

  这枚指环?还是母后刚才的话?

  赵焱敛眉,突然,砰的一声,茶杯碎裂一地的声音,惊破了周遭的宁静,众人看去,只见宇文皇后神色慌乱,一张脸早已苍白得不像话。

  皇后她……怎么了?

  众人诧异不解,宇文皇后身体一晃,一阵眩晕袭来,眼看着就要倒下,宇文如烟和珍姑姑立即眼疾手快的将她搀扶住,可纵然是如此,宇文皇后依然昏厥了过去。

  “来人啊,太医……快传太医。”珍姑姑吓得失了神,一时间,整个御花园乱作一团。

  可直到宇文皇后被宫人张罗着送回了栖梧宫,元德帝依旧站在原地,不发一语,诡异的气氛弥漫,几乎是每一个人都嗅到了不寻常。

  “今日,就这么散了吧。”许久之后,元德帝朗声道。

  一声命令,掷地有声。

  可散了……

  “枢密使的接替人选,皇上还没有定下……”

  “散了!”元德帝厉声喝道,一甩衣袖,大步离开。

  众人看着元德帝的背影,却没有错过,他临走,经过常太后和赵焱身旁之时,脚步微微的一顿,那一停顿,许多人看不懂,可看得懂的人,却觉得意味深长。

  元德帝离开,清河长公主也在宇文皇后被送走之后,跟着去了栖梧宫。

  此刻,这御花园里,宫中的主人,就只剩下常太后。

  常太后没有理会众人,待元德帝离开片刻,也回了长乐殿。

  刚才的那一遭,她很满意!

  枢密使的接替人选还没定下,可她知道,焱儿如今已经是唯一的人选!

  御花园里,宾客散去,可几乎每个人都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满脸不解。

  南宫老夫人拄着拐杖,身旁,南宫一家子候着,神色各异,南宫老夫人望着长乐殿的方向,嘴角的笑意味深长,“小瞧了……咱们都小瞧了那个女人!”

  今日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超出了她的控制,而长乐殿里的那个女人,只怕一步步的,都在按照她的思路走,她……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长乐殿。

  常太后一回来,就进了佛堂,木鱼的敲打声,一下又一下的传出来,在这燥热的夏日里,听在人耳里,心里莫名宁静。

  可此刻,佛堂内的另一人,神色却怎么也无法平静。

  元德帝看着跪在佛像前的妇人,一脸阴沉,看了片刻,又在佛堂中来回踱着步,脚步凌乱,心绪更乱。

  “皇上,可还是在为枢密使的接替人选烦心?”佛堂内,妇人的声音响起,温柔如清风。

  元德帝脚步一顿,目光重新凝聚在妇人的身上,“你应该知道,朕在为什么烦心!”

  元德帝的语气说不出的压抑,刚才他本是要回御书房,可一路上,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声音,让他来寻一个答案,想到自己的猜测,元德帝咬了咬牙,低低开口,“刚才你所说,都是真的?”

  元德帝如此的质问,木鱼声微微一顿。

  “皇上指的是什么?”

  元德帝皱眉,更上前一步,“焱儿……是朕的儿子!”

  木鱼声又是一顿,这一顿,却比刚才停留的时间要长,片刻,妇人叹了口气,“皇上,焱儿是先帝的儿子!”

  “可那指环……”元德帝神色复杂,心里更复杂,“刚才,你将指环给焱儿时,你分明说,那是他父皇……”

  “不错,是他父皇……”常太后赫然起身,转身面对着眼前的君王,那一贯平静的眼里,装了太多的东西,委屈……愧疚……乃至是深情……

  元德帝一怔,身体止不住颤抖,是他父皇……是他父皇!

  一滴泪水从常太后白皙的脸颊上划过。

  “太后……”

  那一滴泪,元德帝有些慌了。

  常太后望着眼前的男人,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似在极力隐忍,可那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却和她的泪水一样决了堤,“皇上,当年百兽园,是一个错误,这些年每日每夜,我的心里都十分不安,我对不起先帝,更对不起焱儿!”

  当年百兽园……那一夜的旖旎,这些年,元德帝也是无法忘怀。

  “对皇兄……朕也愧疚!”元德帝紧皱着眉,当年那一晚,确实是个错误,“可……焱儿……”

  刚才常太后激动之中的话,已经给了他答案。

  焱儿,果然是他的儿子吗?

  “焱儿二十有三……”

  当年百兽园那一夜,正是二十四年前!

  当真是那一晚吗?

  元德帝眼底激动凝聚,更加肯定了赵焱的身份,赵焱,他一直心存防备的人,竟然是他的儿子!

  可下一瞬,常太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焱儿……是先帝之子,皇上,这一点,咱们都要记住,他只能是先帝之子,只是可怜了焱儿,本该有不同的对待,却偏因为身份,受人猜忌,着人话柄。”常太后深吸了一口气,一句“先帝之子”说的坚定,元德帝心里了然。

  常太后在维护先帝的尊严!

  就算焱儿当真是他的骨肉,那也必须是先帝之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