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大明海殇 > 443.三连小登科
  人生有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按照我的理解,人生四大喜事的重要性依次递增,文字上越靠后,对一个人而言就越重要。

  这里面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第三项所指的事情——结婚。

  结婚也被称作人生小登科,正所谓“新婚胜如小登科,披红戴花,煞似状元郎”!简单的说,结婚是金榜题名的简配版,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群体,结婚都是不可忽视的重大事件。有人说结对一次婚、少干二十年,也有人说良好的婚姻是人生成功的开始和基础。

  尽管视角不同、价值观不同,但是所影射的重视程度却不分伯仲,同等重要。

  如今,我就走到了这一人生的重要关口,只不过我所面临的情况有些特殊,稍稍有点儿复杂......

  包括大明朝在内的封建王朝时期,正式婚姻都需要明媒正娶。这是封建礼教的基本要求,也是为人父母者最基础的诉求。

  按理说,我和华梅原本属于明媒正娶,若是当初不发生被迫离去的事情,只怕如今已结婚多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但这世间之事就是无巧不成书,约好了战争结束就结婚,可是没等战争结束,我的靠山倒了,时刻面临着清算的危险,因此不得不第一时间离开大明,漂泊海外。

  此后的事情林林总总,因为各种各样的误会和际遇,在我婚配的名单上不得不加上鸢和岚二人的名字,而这在封建理法中并不为奇,华梅对此也表示了接受。

  但真要走到婚姻的步骤之下,实实在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却有三个方面:

  第一,李家声名显赫,是名门望族。女儿嫁给前首辅的后人可谓门当户对,若是与其他二人一起嫁过去,则显得身份作低了,于岳丈李再兴这里面上并不好看,因此绝对不能吹吹打打、热热闹闹的办事,必须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第二,自古临阵不许通婚,这是一条不是明文规定的规定。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杨宗保和穆桂英的特殊经典故事传唱了千年。可我不是杨宗保,华梅几个也不是穆桂英。如果我们照其例而行,只怕背后点炮的人会远远多过祝福的,倒霉遭殃也只在眼下吧!

  第三,准岳丈李再兴时日无多,而这次战事何时结束却仍未可知,若是一味拖延,只怕等我功成身退,岳丈老人家却已经没了,让他抱憾而终,华梅怕是要怨我一辈子。

  综合考虑,思前想后,万般无奈之下才有了如今按照西洋礼法先偷偷成婚的计划。

  李再兴岳丈大人之前就允可了华梅之外还有其他人的情况,他是个明事理的人,也知道这些年来我和华梅之间那些说不清的恩怨纠葛,更知道鸢和岚为了我付出了多么巨大的牺牲!

  因此让我惊喜的是——在得知鸢和岚无父无母之后,李再兴愿意先收二女做自己的义女,再以嫁女儿的方式将三个女儿全部嫁给我,这也算是给了鸢和岚一个娘家的家门。

  这一变故,把鸢和岚两个家伙激动的不要不要的,眼泪哗哗的,跪在李再兴腿边就是一顿大哭。

  自小她们就生长在伊贺忍者的团队里,在那里没有亲情、没有爱情、没有感情,每个人无论男女都是主上的工具,让他们生就生,让她们死就死,何曾有过这样的温暖体验?

  对于忍者而言,感情是最可望不可求的东西,有些忍者穷尽一生,也无法在其他人心里刻下任何一个弱小的符号。他们所有的,不过就是战报上冰冷的“战死几人”、“伤退几人”,或者“被俘后自尽几人”这样的数字记录,除此之外别的都太遥不可及,根本不该奢望。

  如今,鸢和岚不但有了夫家,还有了娘家,有了姐妹,有了父亲,这简直就是幸福的连环暴击!难怪二人会失态的长跪于李再兴膝下,以事父之礼叩拜义父。

  婚礼是秘密进行的,就在李家的别院里。

  参加婚礼的人极为简单,除了李再兴和两位近亲,剩下的都是我舰队当中的核心骨干,人员群体纯净度极高,不担心会有泄密之虞。

  作为主婚牧师的横山生桥显然极为激动,这不是他第一次主持婚礼,但却是他第一次给大人物主持婚礼。作为一名华裔,他深深的知道这个级别人员的秘密婚礼意味着什么。

  所以在婚礼之前,他先是向我宣誓效忠,以免婚礼过后、我们担心泄密而选择斩草除根的选项......

  婚礼简朴而神圣,李再兴作为军政大员,自然知道海外普遍流传的天*主*教基本情况,在他看来,尽管这些是洋人的玩意,但是也属于名门正统,按照这个礼仪草行婚礼的确可以算作不得已时的应急举措。

  横山生桥明显是之前做了功课的,因为尽管是在尚未进入文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