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大明海殇 > 183.奇怪的病
  天上掉馅饼这件事,人人都知道不靠谱,但真的有馅饼掉在自己头上,人们却往往认为是自己应得的。原因很多,比如,自己是特别的一个,或者自己长得好看、脸白,却总不愿认真去探寻,这些馅饼背后的鱼钩和鱼饵。

  源度平三郎进了本丸,战战兢兢的跟着卫士向里走着。他觉得浑身发冷的厉害,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也许是太累了吧!源度平三郎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只要送完信件,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便没有任何问题了吧。

  走着走着,卫士突然止步,示意源度平三郎在原地等待,自己则进去通报。站在屋门口,源度平三郎觉得身上的痒痒劲儿越来越厉害,厉害到自己忍不住想去抓挠!可是这里是羽柴秀吉大人的居城本丸!如果我在这里抓痒的话,岂不是太失礼了?我回去也一定会被看扁的吧!

  源度平三郎心中暗道,他用自己最强大的意志对抗着身上的奇痒,心中却焦急的期待着卫士出来通报,自己快点儿进去,快点儿出来,早些去洗澡才好!

  终于,他盼到了“苦苦思念”的卫士,两名卫士示意,秀吉大人同意源度平三郎可以进去了。道谢行礼之后,源度平三郎咬咬牙,忍着浑身难以抑制的奇痒,急匆匆的进了大殿。

  羽柴秀吉正端坐在几前,尽管外面天寒地冻,他的手里依然把玩着军扇,轻轻的摇动着,显得那么悠闲自得,智珠在握。嘴角依然带着微笑,透露着说不清的意味。

  源度平三郎在心中感叹一声,也不多话,跪下行礼后低声沉重的道:“主上!这次我们的任务失败了!但是目标人物孙启蓝让我带给您一封信,说有要事相商!在下不敢耽搁,全速赶了回来,将信件面呈于您!”

  羽柴秀吉“什”的一声合上扇子,用鼻子哼出声道:“真没用!把书信拿来给我看!”

  手下的卫士立即走上前去,从跪着的源度平三郎手中接过书信。就这么一个抬胳膊的动作,源度平三郎就觉得自己肋下的位置痒的几乎发疼!但他死死咬牙忍着,直到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卫士,他方才悄悄伸手入怀,在奇痒的地方挠了一把!

  疼!无比的疼!这是源度平三郎心中唯一的念头,他的手指挠到的地方,传来一阵痛痒交加的难言感受!那感觉就像有无数的虫子在肋下爬动着、噬咬着!源度平三郎终于忍不住,轻轻的“啊”了一声!

  卫士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爬满了泪水和汗水,实在不雅,便喝道:“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还不退下!”

  源度平三郎如蒙大赦,他将手从怀中抽出来,令他无比惊异的是,自己的手掌上尽然满是鲜血!

  心中大骇之下,源度平三郎越发觉得难受,站起来的着急,他只觉的自己一阵头晕,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不住的抽搐着!

  羽柴秀吉此时已经双手捏住了信封,见这忍者倒在几前,顿时觉得十分晦气,喝道:“还不把他抬下去医治!”

  卫士领命,过去四人抬起了源度平三郎,向门外走去,而羽柴秀吉则哼了一声,双手捏住信封,轻轻撕开火印信封,二指捏住信纸往外一抽!

  顿时,一蓬白色的细碎粉末从信纸里被抖落出来,粘的羽柴秀吉一头一脸都是!十分的呛人!

  羽柴秀吉十分不悦的扔下信件,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脸,又拍拍手,方才恨恨的恢复了坐姿。他气呼呼的看着地上的信件,想了想,又捡了起来,展开之后,轻声的念着:

  “羽柴筑前守在上,在下孙启蓝有事相告:之前双方已有盟约,在贵方与柴田氏决战之前,互相不再攻讦,一战定胜负。而筑前守你不守信用,竟然派遣甲贺忍者前来行刺于我!我十分不悦,特告知!”

  这是第一段的内容,羽柴秀吉看着,嗤之以鼻的自言自语道:“哼,一个商人,还敢跟我较长短!只是你命大,没有被刺成功罢了!这次不行,我还没有下次吗?”

  想到这里,羽柴秀吉见下面还有字迹,便继续读着:“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在下并非睚眦必报之徒,却也并非宅心仁厚之辈!展信后,贵样可能会感觉身体不适,请万勿惊慌,因为那就是我的目的!不知贵样命数如何,这次是死是活,就看造化吧!”

  信件到了这里,便没有了下文。羽柴秀吉正在奇怪,什么叫“展信后可能会感觉身体不适”?他是觉得自己会害怕吗?真是可笑!我可是堂堂大名!志在统一天下的大名!怎么会怕你一个小小的商人!

  羽柴秀吉把信纸来来回回又看了两遍,确认再没有别的文字,方才恨恨的将信纸扔下,心中琢磨着如何再次报复于我!

  然而就在此时,羽柴秀吉突然觉得头一阵发晕,脸上手上、特别是鼻孔里面奇痒无比!怎么回事?羽柴秀吉很是烦躁的在脸上挠了一把,却感觉一阵剧痛,将手收回来再看时,却见五指上血迹斑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