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艳满桃花村 > 0088章 离开她
  用嘴也有用嘴才能达到的理想效果。

  “嫂子,我明天给你打澡盆!”释放了十年的思念之后,张天天搂着洪玉兰躺在床上,窗外有皎洁的月光。

  “天天……”洪玉兰虽然更想叫张天天大良,但为了养成习惯,不至于某个时候脱口而出大良,所以,她必须强迫自己叫天天,“有你在身边,嫂子一切都听你的!”

  张天天疼惜地爱抚了一下嫂子曾经乌黑现在却花白了的头发道,“嫂子,我会让你恢复的,我会给你幸福的!”

  “有你在我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嫂子上辈子可能欠你的!”

  张天天知道因为自己的欲念毁了嫂子的家,也毁了嫂子十年!一个女人最美的十年就这样消耗在了无尽的思念之中,他只有在下一个十年里加倍的疼爱,才能换来对自己的原谅。

  “嫂子!我们睡觉吧!”

  黑暗中,洪玉兰亲了一下张天天的脸,两人就此睡去。

  ……

  第二天一早,张天天起床看到嫂子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外面的太还没有亮。张天天走出去,在屋前的那堆草垛边坐下,呼吸,吐纳。

  紫霄功要上一个台阶,必须得勤学苦练,没有任何别的捷径可走。

  十年来他思念着嫂子,心里有了那股执念,所以修习紫霄功的时候,总感觉有阻滞,可昨天和嫂子相认之后,张天天发现自己修习紫霄功的时候竟然效果明显了很多。

  也许人逢喜事精神爽,也许放下就意味着获取。

  嫂子就在身边,他无需再去挂念,那么,这一切就好了!

  洪玉兰已经做好了早饭,看到天天在哪儿坐着或许是在想心事,就没有去打扰他。

  “呼!”张天天运行了一个小周天,神清气爽地站起来,这次他修习紫霄功竟然进展快了很多。

  正当他准备走过去和嫂子一起吃早饭的时候,看到几个人影风风火火地就赶了过来。

  张天天看得清清楚楚,有几个是十年前的联防队员,另外有两个是陌生的面孔,跟这些联防队员在一起,应该是张德金公司的保安吧!

  他想这些人应该是冲着自己来的。

  果不其然,几个人见到张天天然后就进了洪玉兰家的院子。

  “张医生,你可以在村里给人看病,但你不能呆在洪玉兰家里,更不能给她看病。否则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带队的是村里的联防队长,张德金一个叔表的侄儿,叫张元明。

  张天天认识这个张元明,初中毕业就在镇上县里瞎混,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应该和张德金的儿子张元芳差不多大。

  因为力气大,所以,小时候自己没少受他欺负。不过这会儿张天天却装作很无辜,很不解的样子。

  “这位大哥,我在村里人生地不熟,没地可取,我见这位嫂子愿意收留我,我当然感谢还来不及呢,作为报答,我想试着看看能不能把她脸上的疤痕给治好,我这样不犯法吧!”张天天知道,如果自己翻脸的话,那就意味着自己必须马上和张德金兵戎相见才行。可现目前他根本没做好完全的准备,而且对张德金的底细摸查他还没有实质的进展。

  他得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所以,他立马从兜里掏出香烟递过去。

  显然张元明以为自己吃定了这个外乡人,直接叼着烟,让他的跟班给点燃了,“我这是好心提醒你一句,别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是!大哥提醒得是,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让我住在嫂子家里,为什么不让我给她治病呢!”

  “那还不是因为我们书记……”另外一个联防队员擦嘴道。

  “尼玛,就你嘴多!”张元明盯了他一眼,那个联防队员连屁都不敢再放,“没有为什么,你知道就行,反正整个村子里的人,你随意可以给他们治病,想留宿在谁家都可以,但洪玉兰不可以,还有那边岩洞里那个女人,你也不能去碰!知道吗?今天我就先礼后兵了,要是你不知道好歹,你的药材铺子还有你在镇里的家,我叫人全给你砸了!”

  “洪玉兰,你记住了!”张元明看了一眼洪玉兰,扬长而去!

  虽然对于这些人的威胁,张天天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他知道,如果自己一旦反抗,必将开始和张德金正面对抗。

  也许,对付一个张德金,他根本用不了多大的吹灰之力。可是要让他臭,要把他打倒在地还踩上一脚,比直接杀掉他要难上很多倍。

  他不但要杀了他,还得把他这些年所有的恶行全部公诸于众,让世人在他长满青草的坟头上用力地吐唾沫。

  单纯的让他死太便宜他了!在他手底下无辜冤死的枉魂和受他欺压的桃花村老百姓也不会答应啊!

  看着几个洋洋自得的狗腿子消失的背影,张天天轻轻的啐了一口。

  “天天,怎么办?”洪玉兰这会儿六神无主了,她太知道张德金和他狗腿子的厉害了,她怕天天不知道这十年张德金的变化,她怕她会再次失去他,所以,她虽然对张德金万般的仇恨,但她却更希望天天带着自己走,不要什么报仇,只要两人在一起,哪怕卑微却能快乐地活着!

  看着这个为自己受苦十年的女人那祈求的眼神,张天天真想答应她,远离这个纷乱复杂的城市,远离这些浮躁的人群,找一个地方,找一个没有别人的地方,快乐却并不孤独地活着。

  复仇是为了什么?

  经过六年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复仇的烈焰曾经那么的强烈却又慢慢消散。以至于六年后走出大山,他第一件去做的是不是找自己的仇人报仇,而是去完成师傅的遗愿。

  可回到桃花村见到嫂子和婶子之后,他平静的心再次受到强烈的冲击。

  对敌人的饶恕就是对亲人的残酷。

  “嫂子,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更舍不得和我分开,但敌人是不会对你讲仁慈的!十年了,十年,嫂子,他们给过你自由和宽容吗?当然,我们不需要他们给与自由和宽容,我们要把他们统统打烂,十年来,他们一直对你穷追猛打。是时候找他们连本带利地讨回来了!”

  “可是,天天,你拿什么跟他们斗!”洪玉兰无不担忧地道。

  张天天知道自己自保有余,要保护嫂子不受伤害除非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她身边,但他知道自己终究不是神,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

  “嫂子,自古邪不胜正,我这样说,其实是想说,他张德金就算势力再大,我也有打倒他的方法!所以,嫂子你不需要担心,你只需要好好的做我的女人就好!”

  洪玉兰看到他那坚定而执着的目光,很想靠过去依偎在他怀里,但这会儿却有人走了过来。

  李桂枝一早才听说张医生回来了,所以,她才下来看看。

  却不想正好遇到张元明带着人威胁张医生,她没敢冒头,偷偷的等那群人走远了以后才出来,然后她就远远地看着张医生和玉兰在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