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艳满桃花村 > 0037章 打谷场的秋天
  张大良已经快17岁了,在农村,这也算是一个成年的壮劳力了。张大良也不否认自己有了一点力气,所需要的就是把这股子力气慢慢的磨砺。

  加上他是孤儿,所以,村子里但凡有一些农忙时节需要人手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叫张大良,一来,这小子做起事来倒也勤快,虽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二来,要的工钱也比别人低一些。

  其实,张大良虽然懵懂,自己也清楚得很,他不偷鸡摸狗,但他需要吃饭,所以,不能把全村的人都得罪完了。

  不过,最喜欢叫张大良干活的却是村支书家的李桂枝。

  李桂枝不管是挖红薯,点麦子,栽油菜,插秧打谷,掰玉米,都喜欢叫张大良。

  所以,这天雨后天晴的清晨,天还没怎么亮,李桂枝就摸索着到了张大良的岩洞边。她看到岩洞里张大良一个人睡得正香。

  这小子,穿个大裤衩,那个地方顶得老高,肯定是在做梦娶媳妇吧!李桂枝咽了一口口水,自从和张大良这小子成了好事以后,她一直惦记着再和张大良滚草堆,她喜欢张大良那个家伙把自己身体充满的感觉,她喜欢那个家伙在自己体内冲撞的感觉。

  瞧着这初升的太阳,李桂枝听了听四周没有人,只有清晨的鸟叫声,她觉得自己下面那个洞口似乎流出了泪水……这都多少天了,没有见到思念的人儿了!

  那个破门,根本从里面关不住,李桂枝轻轻打开房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什么都不来了,直接就脱了自己的裤子,然后轻轻扒开张大良的大裤衩,然后爬上床就这样坐了上去!

  张大良做梦正好梦到玉兰嫂子搂着他,让他进去呢,结果感觉自己果然进去了,他下意识地抽动了几下,耳边竟然传来了女人的呻吟,似乎不是玉兰嫂子,而是李桂枝,对这个呻吟声,他太熟悉了。

  而且,这似乎是现实与虚幻的完美结合了!

  他觉得自己的小家伙被一段紧致所包围,然后桂枝婶子在自己身上一起一落。

  “啊!”当他睁开眼,在朦胧的朝阳下,果然看到一个人影在自己身上动着,待看清果然是桂枝婶子的时候,他更是兴奋地直接将婶子扳倒在床上,他努力地冲击了过去。

  “嗯……啊……二赖子,一个月不见,你还是这么生猛!”

  “婶子,我可想死你了……没你的日子我好难过你知道吗,我天天晚上梦见草你,在这山里,在石头上,在你家的草堆里,在你家支书的床上,就是刚才,我还梦见我们在河边干事呢!”张大良不自觉的就把刚才梦里的女主角换成了李桂枝。

  这会儿在村子里,能让他随便干的也许就是李桂枝了,可他这么久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你以为婶子就不想你吗?要不是张德金看的紧,婶子都愿意住你这个岩洞里面来!让你天天干婶子,婶子就是让你的家伙干死,婶子也不后悔!”

  因为兴奋得有些过度,这次张大良缴枪有些快,不到半个小时。

  但李桂枝已经早就筋疲力尽了,那个地方流的水都快把这个岩洞淹没了。

  “大良……你真厉害!婶子欢喜得紧!”

  天边已经大亮了,李桂枝一骨碌爬起来,也顾不得快乐过后的虚脱,拉住张大良,“婶子是来找你帮婶子打谷子的,你也知道张德金这些天是最忙的时候,婶子找了几个人,得忙上几天,才能把谷子收完!”

  “我还以为婶子是专门想我而来的呢!”张大良软绵绵的不想起来!虽然家里的破床上什么都没有,但他也想赖着不起来。

  “快点走了!婶子来了这么久,如果不早点回去,老狗皮要怀疑的!”老狗皮其实就是张德金的外号,一般人可不敢这么叫他。

  李桂枝边说边把衣服穿上,弄了一下头发,在下身摸了一把,觉得有很大的气味,又脱了裤子,舀了一瓢水洗了洗。

  看着李桂枝做这些,张大良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张大石说的,张德金有脏病的事。他一下子崩起两丈高,李桂枝,你不会真的有脏病吧?

  本来就已经软塌塌的小家伙,这会儿竟然起了鸡皮疙瘩。

  李桂枝当然没有主意到张大良的反应,提了裤子,在张大良的胸口捏了一把,“快点穿衣服跟我走!晚上我们再找个没人的时候……”

  想着小不忍则乱大谋,张大良把心里那点因张德金而来的憎恶掩藏了起来,也快速地穿好了衣服,跟着李桂枝就出了门。

  很快,到了李桂枝家里,张德金和几个请来的舅子老表堂兄弟等正在院子里摆弄打谷机。

  这个时候的桃花村可没有后世的电动打谷机,更加不可能有大型的收割机。这个时候的打谷机还是半自动的,就是要靠人踩的!

  就是支书家也不例外,所以说,劳动效率是非常低下的。

  一年没用的打谷机好多地方都生锈了,特别是一些齿轮的地方,张德金拿了一点机油在到处抹。

  收拾好了之后,大家伙吃了早饭。

  桃花村地广人稀,不过以山地居多,水田不多,但这个不多可也是相对而言的,比起那些人均几分耕地的地方,这里还是算比较多了的。

  地方虽然多,但因为劳动效率低,土地不够肥沃,单产也是很低的。人均几亩也比不过人家那些好地方几分地的产量。

  收割稻谷是一件十分辛苦的活计。

  这个时候正是秋老虎肆虐的时候,蚊子又多,稻叶也豁人。

  张德金并没有怀疑老婆为什么多去了半个钟头,本来这一去一来也有一些时间波动。吃了早饭,大家伙搬着家伙什朝第一块水田进发。

  这块水田离张德金的家并不远。

  李桂枝和女儿张丹就在家里做午饭,烧茶,晒谷什么的了。

  因为有大男人,张大良就割谷子,喂把子,打谷机在张德金和他兄弟的踩踏下,叽嘎叽嘎的响着,把已经成熟的稻谷一粒一粒地脱下来,落进一个叫做‘半斗’的木制容器里。

  所谓‘半斗’,指的应该就是这个家伙能装半斗吧!当然它的规格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想做大一点就大一点,想做小一点就做小一点。不过,张大良觉得这玩意儿,绝对不止装半斗东西,几百斤,上千斤也能装进去啊。他虽然学习不怎么好,他也知道十升为一斗,他见过家里的“升”的,也见过家里的“斗”的,四四方方一个木盒子,上面大下面小,最多装十多斤米。

  这个半斗的意思多半就是形状上像斗的下半边吧!

  张大良现在也算是半个木匠了,前些时候还跟着张元成做了几个半斗,大家都等着秋收打谷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