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艳满桃花村 > 0019章 丹丹的鄙视
  看到玉兰嫂子,张大良没来由的心里一热,这几天玉兰嫂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使得他竟然隐隐有一种想拿她当妈的错觉。

  从小就没了母亲的张大良,何曾有过对母亲的记忆,从小他遭受到的都是白眼,孤儿,没爹没娘的野孩子等等这样的话,突然有一个女人能像母亲爱护自己孩子一般爱护他,他如何不把对方当母亲。

  他立马制止住自己这个想法。

  从小没有母亲的他,从知道母亲这个词开始,就在心里想象出了一个关于母亲的画面,他知道自己的母亲一定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就算她抛弃了自己,就算她对自己而言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但他仍然愿意相信母亲是美丽而且善良的。

  虽然在美丽和善良这两个方面,玉兰嫂子有一样的特质,但张大良可不会愿意承认,他是把玉兰当女人来看待的。

  女人有很多种,但母亲却只有一种,并且只有一个!

  见张大良傻傻地看着自己不说话,玉兰脸一红,生怕他的囧样被别人看了去,赶忙又道,“今天你去帮桂枝婶子掰玉米怕是没掰多少吧!这突然又下雨了!”

  “嗯!”张大良回过神来,尴尬一笑道,“是啊!刚去掰了没两挑,就下雨了!我还不知道怎么混这顿中午饭呢,她让我来接丹丹放学,看样子,这顿中午饭倒是有着落了!”

  “有午饭吃也行,让她把工钱也给你就最好了!”

  两人正聊着,从路边又过来一个男人!

  “二赖子!你在这里啊,我正找你呢!”过来的这个男人径直走到张大良旁边,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张大良微微皱眉!

  来的这个30左右的男人,孔武有力,身材很是壮硕,一看就是一副做庄稼的好把式,他是村里的石匠,这个年代修房造屋少不了的有四种手艺,木匠,石匠,泥水匠,当然,还得有风水先生。

  其中又以石匠干的体力活为最。

  动则一两百斤的石板,三五百斤的条石,近千斤的石柱,可都是这些石匠一凿一凿凿出来的!天天与这些石头打交道的这些石匠哪个不是力能举鼎。

  所以,张大良这看似健壮的小身板,那能被这大力士一般的石匠拍一巴掌呢!

  不过,这也没什么,让张大良不喜的是,这个张守程可是自己的侄儿辈的,仗着年纪比自己大,力气比自己大,竟然不尊敬长辈,也一天二赖子二赖子的胡乱叫。

  张守程性格比较大大咧咧,他当然看不到张大良心里的不喜,而是继续呱呱道,“二赖子,这几天我一直在邻村帮人修房,昨天晚上才回来,才听白芳说了,你救了小鹿那丫头,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我让白芳做一桌饭菜,本想今中午请你到家里来喝两杯的。哦,对了,你这是来干嘛呢?我都不知道你小子跑哪儿去了!”

  “我这是来干嘛那不是明摆着的吗?”张大良见这个侄儿没把自己这个长辈放在眼里,心里就有气,特别是说什么请客吃饭却一点都不虔诚。老子救你女儿可不是贪图你家一顿饭的!

  其实,他也清楚,村子里能拿正眼看他的男人不多!整天游手好闲的他是被这些庄稼汉手艺人瞧不上眼的!

  不过,他可也瞧不上这打石匠,一天就知道下蛮力。

  “难道也是来接女儿的?呵呵!”张守程可不憨,他只是跟张大良开玩笑呢!

  “玉兰,我听白芳说张元成要教二赖子学木匠手艺?”

  张大良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略带愠怒地道,“张守程侄儿,你大良叔叔我有大名,鄙人姓张名大良,别左一个二赖子右一个二赖子的乱叫,乱了你的辈分!”

  其实,张大良可不在乎他张守程的什么感谢,他们整个一家人虽然说没什么大是大非的大问题,但都有些爱嚼舌根啊,东家长西家短的乱议论,特别是张守程的妈,自己这个孝容嫂子,可是村里有名的长舌妇,母老虎。

  张元春和他儿子张守程在村里还算不错,有手艺,也爱帮人,但架不住家里有一个母老虎。

  张守程知道张大良是比自己辈分高,但那又怎样?自己30岁了,他才十多岁,叫声二赖子怎么了,要不是因为你救了老子女儿,老子才懒得理你!

  张大良瞧着张守程那架势,心想,老子可不稀罕去吃你那顿饭。

  就在这个时候,小学放学了。

  一群大孩子小孩子接班而出。

  外面的雨又小了一些,并且淅淅沥沥的快要停了!毕竟这夏天的暴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也许一会儿之后,放晴的天空又会火辣的太阳炙烤大地。

  “大良哥哥!”张小晴和张小鹿还有另外一个女孩结伴而来,她第一眼见到的不是母亲洪玉兰,而是张大良,所以急忙跑了过来。

  “小晴真乖,今天学了几个字啊?”

  “学了好多呢,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哟,小晴还会背诗了!我可就会背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张大良爱抚了一下小晴的头发,呵呵笑着。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几个女孩嘻嘻哈哈的都念了出来。

  “小晴啊,将来一定要好好读书哦!可别像大良哥哥一般,初中都不毕业!以后小晴可是要读大学的!”张大良知道小晴聪明伶俐,一定是一个读书的好苗子。

  “嗯!妈!”张小晴毅然点点头,才转过头去看着母亲。

  “小晴,跟大良叔再见!我们回去吃饭了!”洪玉兰拉过张小晴的手,让她跟张大良说再见,这雨既然停了,雨伞倒是用不上了。

  “大良哥,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张小晴拉着张大良的手不愿意松开。

  张大良看到张丹从校门口走出来了,赶紧让小晴松开手,“小晴,你们回去吧!大良哥还有事呢!”

  撇开张小晴和洪玉兰告了个别之后,张大良跟着张丹走了过去。

  张丹这孩子,显得挺孤傲的,竟然一个人独来独往。

  难道这些同学知道她是村支书家的女儿,都不想跟她来往吗?还是这孩子自以为是村支书家的女儿,不愿意跟她们一起玩呢?

  张大良对这个张丹了解可不多,只是有时候在张德金家里帮工的时候见过几次。

  “二赖子,你跟着我干什么?”张丹刚走出没多远就见到张大良一直跟着自己走,显然很不高兴地道。

  “你妈让我接你回家吃饭?”

  “我要你接,我自己知道走!别跟着我!”张丹没好气地回答道。

  张大良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招惹这个小女孩了,还是她的脾气原本就这么古怪,“这路是你家的吗?你走得我还是走得!”

  “你再跟着我,信不信我让我二叔把你抓起来,说你拐带小女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