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艳满桃花村 > 0010章 他儿子像张德金

0010章 他儿子像张德金

  所谓“跳房子”就是拿一根绳子把一些塑料瓶盖子串起来,然后在一块平整的地上画一些格子,单脚或者双脚控制着这一串盖子在格子里移动。

  张大良比张小晴大了差不多十岁,但对跳房子的玩法的传承是一样的,想当年张大良也这么大的时候,一样的到处找瓶盖子或者一些别的类似的东西来玩这个游戏。

  只能说,桃花村的孩子能够用来玩的玩具太少,只有就地取材。不然逮螃蟹捉泥鳅什么的也能带给他们更多的乐趣。

  跳了一会儿,洪玉兰就招呼道,“大良,小晴,快来吃饭了。”

  虽然跟这个小女孩玩也满有乐趣的,但张大良毕竟快17了,他更多的快乐来自于对成年人世界的感受和享受而不是来自跟小女孩跳房子,所以,听说吃饭了,就赶紧拉了小晴的手,“走,吃饭去了!以后有空再跳!”

  显然张小晴有些意犹未尽,不过也只是点点头。

  洗了一下手之后。

  本来也没什么外人,所以,张大良拉着小晴也坐在了八仙桌上面一起吃饭,一人一个方位。

  张大良在吃饭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一眼洪玉兰雪白的颈脖,心里总是感到一阵燥热。不过,为了不让张元成发觉,他倒是不敢多看。

  刨了一小碗饭,吃了一个鸡翅膀以后,张小晴拿了一个鸡腿下了桌子。

  95年左右的时候,桃花村还不是家家都有电视。村里在前几年才家家通了电,不然的话晚上还只能是煤油灯。

  所以,小孩也没什么玩的,连动画片都没得看。

  “小晴,就在院子里玩,不准再到处跑了,知道吗?天快黑了!”洪玉兰生怕又出现前些天的情况,那样的话可没有再遇到张大良的好运气了。

  “嗯,妈,我知道,我就在屋檐下坐着。”张小晴知道大人们有的时候说话不希望小孩在旁边听着的,她倒是乖乖地走远了。

  “其实,大良,你嫂子也跟我说了一下,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着你做木匠,好歹也是一门手艺,也不难学,咱们平辈论交,你也不用叫我师傅,也不必有什么拜师礼,过几天下河村有一户人家盖房子,做门窗,上房梁,我正好带着你去!当然,头些时候你手艺不熟,帮着打一点下手,工钱嘛,人家肯定不会拿太多给你,我去说一下,暂时拿我的一半,吃住在主人家里,还有一包烟,你要去么?”

  说实话,张大良这几年游手好闲惯了,但经过和蜜月还有洪玉兰的事情,他知道男人必须得有一份自己的事业。正如元成哥所说的,木匠也终归是一门手艺。学好了也能创下一份不大的家业,总好过自己这些时日到处闲逛。而且,这要是跟着元成哥到处做手艺的话,以后倒是也有更多的和玉兰嫂子亲近的机会了。

  他觉得自己知道了村支书的秘密,这个秘密说不定早晚纸保不住火,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杀了自己的,自己正好借此机会到外面去!甚至有机会去大城市就更好了,彻底的远离这个村子!

  “元成哥,只要你不嫌我笨,我就跟着你去干!”张大良点点头,毅然道。

  洪玉兰和张元成见张大良答应下来,互相点点头,特别是张元成,他高兴地道,“大良,你别看不起木匠,我走了这么多地方,也听说了很多东西,听说现在大城市里做木匠的都十多块钱一天,我就是撇不下你嫂子和小晴妹伢子,不然我也去城里打工了。他们做一天赶上我在村里做四五天呢。”

  张大良有些吃惊了,这什么手艺啊,一天十多块钱?他这辈子都很少摸过十块钱一张的票子,而一百块的,似乎只存在他的想象中。

  既然木匠在城里那么吃香,自己学好了手艺以后,去城里打工不比在村里耗着强!虽然这样会见不着嫂子,但嫂子终究是别人的老婆,自己光惦记着也不管用啊!

  看着大良眼里冒出了精光,张元成拿起酒杯,“大良,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学,学成了手艺,你我一起去城里打拼,有本事了,咱把你嫂子也一起带出去!听说城里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我就要看看我们家玉兰比她们差在哪里?”

  “元成,跟大良说这些干嘛?”想着大良对自己毛手毛脚的时候,洪玉兰有些心慌,摇了一下张元成。

  “哈哈,你本来就漂亮嘛,不比城里人差,我有什么不能说的!大良你说是吧?你嫂子好看吧!”张元成略带三分醉意望着张大良道。

  张大良一惊,赶紧喝了一杯酒掩盖自己的心虚,难道元成哥发现自己对嫂子不规矩了?不能啊,“是啊,元成哥,村里好多人都说能娶到玉兰嫂子这样的女人,是你这辈子的福气呢!”看着洪玉兰有些娇羞的神态,张大良心里道,“我要是能和这样的女人睡在一起,别说我给十块钱一天,就是一百块一天,我也不干啊!”

  终究是农村人,没见过世面的张大良也就这样的想法了。

  “是啊,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娶了你嫂子,她又给我生了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可我毕竟觉得有些愧疚于她……”

  “元成,你喝多了吧!”洪玉兰见他说话越来越离谱,想要制止。

  “我清醒着呢!大良,我跟你说,村上的王二娃也就是王冰,你认识吧!那小子娶个老婆也蛮漂亮的,大家都还恭喜他呢,结果你知道怎么?他老婆给他生的儿子却一点也不像他,村里都在悄悄的怀疑,那小子的杂种孩子是村支书的种……你说,那小子是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所以说啊,老婆只是漂亮还不行,还得守妇道。像你嫂子这样的女人才是好女人!要是谁敢打我女人的主意,老子可不管他是谁,一斧头就这样砍下去!”

  听元成哥这么一说,张大良觉得自己脖子凉凉的,偷偷看了一眼玉兰嫂子,却发现玉兰嫂子也瞪了他一眼。

  “唉,元成,你真喝多了!大良,帮我把你元成哥送到床上去吧!”洪玉兰可不想让张元成再继续胡扯下去了!

  “嗯!元成哥,喝好就行了,别喝醉了!今天咱就不喝了啊!改天再喝!”张大良站了起来。

  “大良,我知道你家房子倒了,没事,今晚就住在元成哥家里,明天我没活,就教你认识一下刨子,斧头,凿子什么的!”

  “行,我听哥的!”张大良和洪玉兰一人架着张元成一只手把他弄到屋里的床上,张元成倒头就呼呼大睡起来。

  张大良觉得元成哥似乎有心事的样子,不由看了一眼洪玉兰,“嫂子,我元成哥似乎有心事啊!”

  张大良本来只是无意的问了一下,那知道洪玉兰竟然一下子脸色绯红,“没事啊,他能有什么心事,大良,你去打点水洗个澡吧,我给你元成哥擦擦身子!这天气有点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