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无上神宫 > 第一百一十五章天门台上

第一百一十五章天门台上

  第一百一十五章天门台上

  “天门台?”

  上方突然出现的一片巨大开阔,让沐风眼神满是惊讶,似未料到在繁星崖内,居然还隐藏着这么一处地方。

  林萱也是停下脚步,怔怔的盯着巨大开阔地,眸子里满是惊诧。

  习惯了漫天星岩的她,突然看到这片如同广场般的庞大场地,竟一时无法适应,顺着二人的视线望去,万千锁链竟全部汇聚一处,纵横交错,彼此缠绕,最终形成了这所谓的天门台。

  天门台上,早已站着许多年轻的面孔。

  而这些人皆是前来参加繁星崖盛会的各派精英,但此刻的他们停留于此,好像是在等候什么。

  怀着惊讶的心情,沐风顺着脚下这条铁索,很快也来到天门台上。

  登上天门台的一刻,沐风就发现时刻笼罩在身上的那股强大威压,竟突兀消失,无影无踪。

  威压的突然不见,立刻让他周身气血沸腾,竟是险些冲破经脉,撕裂肺腑。

  沐风亦是如此,林萱自然也不例外。

  压制了许久的灵力,突然挣脱束缚,那般逆冲之势,顿时将她震的娇躯一颤,嘴角隐有鲜血溢出。

  “穿过这第一座天门,不仅可以吸收更为精纯的天地灵气,偶有幸运者还能遇到神光出现,啧啧,如果这种好事落到我的头上,以后再也不用为天赋不足而发愁了啊。”

  “这算什么,我听说上面还有两座天门,若是都将其穿过的话,就能问鼎天穹,接受神光洗礼,远比你刚才说的偶尔一道神光出现,要好千万倍。”

  “话虽这样说,但是自古以来会有几人踏上繁星崖巅峰,能够上去的,恐怕实力最少也在凝丸境后期吧。”

  沐风尚未站稳脚步,附近就传来一道道满是期盼的热议,暗道这神光真有他们说的那么好?

  顺着声音看去,在这片由无数铁索交汇而成的庞大平台上,居然有不少衣着各异之人盘坐。

  而这些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势。

  不难看出,他们先前也是遭到自身灵气反噬,震伤了经脉。

  当然,也有途中打斗负伤者,不在少数。

  就在沐风视线缓缓扫过这些人的脸庞时,林萱忽然用手一指前方:“那是什么?”

  顺着林萱所指方向望去,沐风立即看到,在这座巨大平台尽头,居然矗立着一座古老的青铜巨门。

  青铜巨门并未关闭,但在门上却有一道宛若水幕般的东西荡漾着,阻下了众人去路。

  而在水幕之后,另有数条铁索,通往更高之处。

  沐风发现,此刻在这座古老青铜巨门附近,汇聚着不少门派弟子。

  但其中隐有两拨,如鹤立鸡群般,格外引人注目。

  其中一拨,自然是被誉为无数少年少女做梦都想加入的风临院弟子。

  而另一波人,则大多赤裸上身,背后纹有各种图案,连女性也不例外。

  沐风视线在这帮带有纹身之人背后一扫,很快停留在当中一名苗条男子身上。

  这位男子背上的纹身,与其它略有不同,而是一头栩栩如生的麒麟。

  纹有麒麟图案并不为奇,但这名青年背后的麒麟,却让沐风一眼认出,心中不由惊讶道:“墨何?”

  墨何,是他曾近在虚灵界内,与祖师王天圣残魄联手灭杀的一头麒麟兽魂。

  此兽魂实力极端凶悍,纵然是殒命数百年之久,都差点要了沐风性命。

  如今,再次遇到形似墨何的麒麟图案,沐风怎能猜不出这些人的来历。

  “看来他们应该就是兽王域的修炼者了吧。”

  早就听人说,此次繁星崖盛会开启,会有兽王域修炼者赶来参加,现在见到依旧让他心底免不了一场凝重。

  尤其是感受到这位纹有麒麟图案的青年身上,那股异常强大的气息,让沐风不得不深深吸了口气:“凝丸境后期!”

  要知道,凝丸境后期,可是堪比天圣宗几位峰主的强大存在。

  这样的人物,随便一掌,就能让任何炼气境弟子灰飞烟灭,尸骨无存。纵然是凝丸境初期,恐怕也很难活命。

  仿佛是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背后纹着麒麟图案的青年,忽然转头,向着沐风所在之处冷冷扫了一眼。

  那一眼,竟如厉鬼夺魂,无常摄魄,令人触之心惊。

  沐风触及到对方眼睛之后,更是猛烈一震。

  此人的双眼,居然与众不同。

  常人双眼,大多都黑白分明,然而此人的眼睛,却如九幽之泉,散出罕见紫光。

  对方显然已经知道是他在打量自己,发现沐风只是一位凝丸境初期修炼者,便缓缓将那凌厉目光收回,没再过多理会。

  这时,只听旁边有着朗笑响起,轰轰隆隆,传遍整座平台:“墨辰兄,早就听闻你们兽王域麒麟谷功法了得,今日相见,实乃三生有幸,不如你我联手,先破了这第一座天门如何?”

  说话的,是风临院弟子中,一名身着蟒袍的青年。

  这位青年身材高大,相貌粗犷,即便是站在那里,也会对人造成极大压迫,而且从其说话时,周边数人敬畏的眼神,就不难看出他在风临院内的地位尊崇。

  “娄鹏兄何须此言,你们风临院的功法也不输旁人。”

  被称作墨辰的麒麟男子听闻,轻声笑道,只不过在那笑容中暗藏冰冷。先前在沐风尚未登台之前,他们就已经有所交锋,不分上下。

  如今娄鹏突然提出要联手破除第一座天门禁制,墨辰自然知道他是想用此来消耗自身灵力。

  奈何,禁制不破,谁也无法通过,长久下去并不是个办法。

  看到他们各怀鬼胎,僵持不下,沐风也就收回视线,不再关注。

  刚要坐下休息,附近忽然有人走了过来:“沐风大哥,你们活着真是太好了。”

  循着声音看去,发现来人居然是骆含月,沐风眼中不由露出些许动容,显然是对她能走到这里颇感惊讶。

  但沐风很快发现,跟随在骆含月身后的青年,脸色忽沉,冷冷道:“宇文白。”

  宇文白显然也听到了这声冷哼,双眼微寒,似有怒容。

  不过宇文白的视线,转瞬已被林萱吸引,快步上前,探出双手道:“师妹,你活着就好,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么?”

  然而,就在他手指将要触及之时,林萱忽然微微一笑,不着痕迹的抬手理了理耳边乱发,笑道:“有劳宇文师兄费心了,我还好。”

  这番动作,看似不经意而为,却也让宇文白顿时愣在当场。

  换做以往,自己如此关心,林萱该是感激才对,又怎会连碰都不让去碰?

  想着这段时间,沐风一直跟着林萱,宇文白眼神便渐渐露出阴寒,心中恨意汹涌而现:“该死的东西,必然是你在师妹身边说了什么,这笔账总有一天,我会跟你清算。”

  想想也是,自己辛辛苦苦经营了半年多的感情,好不容易让林萱有所动心,谁曾想,沐风只是单独与其相处几个时辰,就将这种关系彻底打破。

  宇文白心中的恨,自是难以用言语形容。

  若非林萱在场,恐怕他早已忍不住出手,铲除沐风。

  对其眼底恨意视而不见,沐风的注意力,很快被宇文白身后之人吸引。

  跟随在其身后的人,除了周虎之外,还有一名青年,气息彪悍,威武不凡。

  但真正让沐风凝重的,还是此人身上的图腾。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位青年应该也是来自兽王域。

  只不过让沐风奇怪的是宇文白为什么会和兽王域修炼者搅在一起。

  “我叫伽多。”

  也不等有人询问,这位青年便拍着胸膛自我介绍道。

  沐风听了,微微点头,倒也没说什么。

  反倒是林萱,双眉微蹙,看了那伽多一眼,道:“宇文师兄,你们……认识?”

  “之前在路上相识,也算朋友一场。”

  宇文白见林萱终于主动和自己说话,急忙笑着回身解释。

  原来,在沐风、林萱二人,被司徒男打伤之后,他们便立即迎来了一股庞大人潮。

  心知稍有耽搁,便会被这股人潮卷入无尽深渊,宇文白立刻带人动身,顺着附近铁索向上攀登。

  然而面临繁星崖上那恐怖威压笼罩,纵然是他,也会觉得异常吃力。

  周虎、骆含月愈发不济,走走停停,多次遇险。

  到了快要接近天门台时,途中忽然遇到有人出手,宇文白毕竟身单力薄,难以应对全局。

  眼看着周虎、骆含月二人,将要被对方打入深渊,伽多随后赶来,以一己之力,大战数人,最终让他们幸免于难。

  得知事情原委,林萱方才冲那伽多微笑道谢。

  “呵,看来你们也有帮手了啊。”

  恰在此刻,前方有着数道身躯出现,为首者更是远远的,就已散出杀气。

  森冷杀意,毫不掩饰般席卷而至,最终锁定在沐风身上。

  循着这股杀意望去,沐风立即见到,滕文耀带着几人快步走来。

  树欲静而风不止。

  见到他带人找上门来,沐风深知此战在所难免,心头便轻轻叹了口气。

  倒不是他害怕滕文耀实力雄厚,而是对其身后风临院,有所忌惮。

  从先前观察来看,风临院的底蕴,远远超出天圣宗数倍。

  仅是被人称为十大天王的那些家伙,就绝非天圣宗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看到滕文耀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找来,骆含月心中似有惧意的道:“沐风大哥,我们怎么办?”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缓缓说着,沐风向前踏出一步。

  与此同时,位于青铜巨门下的数人,也相继回过头来。

  兽王域墨辰,见到滕文耀此举,不由冷笑道:“娄兄,看来你风临院的同门,遇到麻烦了啊。”

  娄鹏听闻,却是不屑而笑:“不过是一只凝丸境初期的蝼蚁,何须你我费心。”

  在他看来,以滕文耀的实力,解决沐风等人,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但很快娄鹏的目光突然一凝,似是有所发现。

  不过随后他又将视线收回,缓缓摇了摇头,道:“应该只是我的错觉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