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198.你站在世界中央(三十四)

198.你站在世界中央(三十四)

  但是话是这么说,实际上却也没有什么人真的可以偷到一方通行的能力的吧?甚至不要说是偷到了,就算是当初他还是雄英高中英雄科的学生的时候,隔壁B班的物间宁人不是没有打过一方通行的能力,只是屡屡未曾得手。

  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该庆幸他没有得手才是,毕竟一方通行的能力可不是随随便便的来一个人就可以使用的。

  是因为这样的一份能力在一方通行的手上,所以它才可以发挥出那样的作用、所以它才可以有着那样的赫赫威名。重要的从来都不是能力,而是拥有能力的那个人。

  当然,这样的秘密也显然是不会被他人知道的就是了。

  库洛洛眼底的算计被藏在了很深很深的地方,但是一方通行看不出来,不代表藏马和太宰治看不出来。他们两个人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库洛洛的面前,就视觉效果来说有些像是两尊门神守在那里。

  “一方你不是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吗,去吧,这些交给我来就好了。”

  藏马笑眯眯。

  “好的,那么这里就交给你了,小A我们走!”

  太宰治当机立断伸出手来就推着一方通行的肩膀打算朝着外面走。

  至于留下来和藏马一起面对着库洛洛?太宰治才没有那么的好心。如果说这个房间里面没有其他的人可以应付库洛洛的话太宰治自然会出手,但是现在这个房间里面还有一个藏马不是么?太宰治当然看的出来藏马能不能应付对方,既然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对于不喜欢工作热爱溜号的太宰治来说,当然是跟着一方通行还有最后之作一起出去玩来的好呀。他本来就是一个自己的正常工作都可以疯狂溜号的家伙,更何况是这种几乎算是强加着按到头上来的工作?他自然是能逃就逃,除非是那种其他人都做不到的、非他不可的事情了,太宰治才会舍得稍微动一动——同时指他的脑子和身体的双重方面。

  “……”

  藏马显然是没有想到太宰治这个人可以这么鬼,居然就这么抛下了他愉快的跟着一方通行他们离开了。这一刻的妖狐很有一种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的错乱感,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把刚刚说出来的要留下来和库洛洛洽谈的这种是勤奋咽回自己的肚子里面,一时之间不由得就进退两难起来。

  一方通行看得懂库洛洛大概是不怀好意,所以藏马和太宰治才会想要把他和自己隔离开;但是一方通行怎么也看不懂太宰治和藏马之间的那一种暗潮涌动是怎么回事,他甚至是有些莫名其妙的。

  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啊?你们两个在弄什么呢?

  一方通行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大概是一脑门子的问号在闪烁。

  他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前后追溯五千年都在一方通行的涉猎范围之内。但是,饶是如此,一方通行一直以来却都不懂人心。

  人心啊。

  那是一个多么晦涩难懂的东西呢。

  一方通行不去了解也没有了解的想法,横竖他也不关心各种的阴谋诡计。真的遇到什么事情的话只需要以力破之就好,能动手就不要瞎逼逼,既然可以用暴力解决问题为什么还要考虑别的方式。

  一方通行是擅长于打直球的人。

  “你无论如何都要来见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一方通行盯着库洛洛问。

  他向来都是擅长于一记直球打出去的人,在做事情的时候一直都是坚决果断的作风。除了对于自己的感情极其的不坦率,不擅长于接受他人的好意也不擅长于给予他人好意之外,一方通行完全算得上是直来直往了。

  “。”

  库洛洛沉默了一下。

  但是他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这种一点也不委婉的人,所以飞快的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和态度,非常自然而然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继续和一方通行交谈起来。

  “因为我有想要和你们合作的事情啊。”

  库洛洛的那一双黑色的瞳孔像是什么深不见底的深渊。

  “你们的目的,就是把我们这些异世界的来客遣送回自己的世界对吧?”

  一方通行哼了一声算是认可。

  “不然呢?”一方通行问,“难道还要把你们留下来过年吗?”

  “过年……?”

  这对于库洛洛来说是一个有些陌生的词汇,但是他并没有在这个小小的问题上面花费时间,而是直奔主题的朝着一方通行阐明了自己的想法。

  “你看。”库洛洛说,“你们想要让我们离开;而刚好,我们之中也有不少人想要回去自己的世界。”

  一方通行闻言看了他一眼。

  “哦,是吗?”

  他微微的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分不出来那究竟是一个单纯的笑容,还是其中暗暗的带上了嘲讽的色彩。

  “那本大爷之前怎么不见你们和这边的政府接洽说想要回去?”

  一方通行冷哼一声。

  “因为此前,你们的政府并没有拿出能够让我们信任的力量,又或者是足够的统率能力啊。”

  库洛洛的话语非常的具有煽动性,尤其是当你和那一双黑曜石一样的眸子对视的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是被珍而又珍的放在心口上、那个人满心满眼都只有你一个人的,这样的错觉。

  而人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总是会不自觉的朝着那个人偏向一些,给予对方一些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信任。

  库洛洛显然是深谙这一方面的道理。

  “而现在。”他的声音里面似乎是充满了诚恳,“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这样的可能性?”

  一方通行也正好如库洛洛所愿的、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什么可能性?”

  库洛洛的笑意更深。

  “你和他们不同。你拥有着让人臣服的力量,拥有着比政府还要来的更加具有公信力的威信,拥有着足够的统帅能力。比起相信你们的政府,我更愿意相信你。而且听说……”

  “你才是这个国家的王。”

  他的话语里面那种不动声色的同时又不会引人厌烦的恭维把握的非常好,是非常容易就可以和人拉近距离和的好感度的那一种。

  “区区不才,但是也聚集了一些和我一样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里面的人,共同组建了一个联盟。如果你们真的拥有能够把我们送回的方法的话,那么我们自然是会尽全力的配合贵方的。”

  “毕竟……”

  库洛洛的脸上带上了一些恰到好处的忧伤。

  “我们也是无时无刻的不在想念自己的家啊。”

  对于在场的另外几个人来说的话,只是会觉得库洛洛这话非常的容易让人对他的存在产生同情和怜惜,进而会在日后的相处之中不自觉的带上那么一点点的偏向与照顾。当然在藏马和太宰治看来,只会在心里面把库洛洛的危险等级又提高一个档次,同时在心里面暗暗地戒备。

  只是对于一方通行来说,却是另一番感触了。

  毕竟,如果真的要追根溯源的来研究的话,一方通行也应该是属于【外界误入之人】才是。他和那些异世界的来客并没有什么区别,非要说的话应该就只有他早就已经被这个多元宇宙所认可,在这里有着属于自己的羁绊和责任,同时对于他以前的世界没有任何的留恋罢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一方通行体会到那种独自一人在其他世界的感觉,于是他看库洛洛的眼神都稍微的柔和了一些。

  某两个人自然又是心底警铃大作。

  这个家伙的手段还真是不容小觑……

  但是他们的提防对于库洛洛来说都不是什么需要考虑的、重要的事情,毕竟他唯一的目标就只有一方通行。其他人全部都不过是附带上的东西,只要盯紧自己的那唯一的一个目标就好了。

  这一点上面库洛洛的主次分的非常分明。

  “所以呢?“一方通行问,”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希望您能够将送我们回家的方法告诉我。”库洛洛道,“而作为交换,我们这边也愿意用我们的力量来帮助你们,将那些不愿意配合的人强制的送回去。”

  面对着一方通行看过来的目光,库洛洛笑了一下。

  “我们的战斗力,对于你们来说,也是非常好用的一种东西吧?”

  库洛洛问,目光像是已经洞察了一切一样。

  一方通行看上去有些犹豫了……主要是因为被库洛洛这么一说,他发现和对方的合作的话似乎真的可以省掉不少事情的样子。

  但是。

  库洛洛真的会这么好心么?

  当然不。

  库洛洛这种人,向来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典范。就算是最狡诈的奸商,和库洛洛比起来大概也是要自惭形愧的。

  所以,他会接近一方通行,一方面是为了对方的能力,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一方通行手里面的资料。

  这个世界和库洛洛原本生存的猎人世界比起来,虽然要显得和平一些,但是却也同样孕育着多种多样的能力。

  更不要提这里现在还有着那么多的世界的人误入了进来,这看在库洛洛的眼睛里面是什么?那都是一个一个的能力啊!而且或许还是猎人世界里面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完全可以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的能力啊!

  作为外来者的库洛洛,想要搜集关于其他的人的资料自然是千难万难,无论是对于这个世界的本土居民还是对于那些外来者。

  库洛洛不是没有打算过忽悠别人建立一个小小的组织,然后自己就可以从这个组织里面获取他想要的情报。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是一个行不通的方法,因为这个世界的水太深了,他只不过是小小的做了一个试探,才刚刚伸出手去就立刻被某些暗处的、并不是浮于表面上的势力给按了下去。

  于是他便明白了,这个世界上面的势力分为两部分。表面上的是一部分,但是在安迪里面,还有这另一个里世界。

  而里世界,才是这个世界上面的核心顶尖的力量。毕竟【个性】只是一种极为广泛的力量形式,而众所周知,那些被较少的人所知道的力量体系,一般来说都是比大锅饭要强一些的。

  虽然并不排除少数情况,但是至少这个世界并不是例外。

  但是,库洛洛不容易获得情报,总是有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这些东西的。

  一方通行,明显便是这个被选中的目标。

  除了他本人的能力之外,一方通行的身后所代表的那一个庞大的关系网也同样令库洛洛挂念不已。

  啊,是的,没错。

  不但要偷别人的能力,还想搞把对方利用的彻彻底底。

  库洛洛他就是这么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