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179.你站在世界中央(十五)

179.你站在世界中央(十五)

  当她们两个这样近的贴在一起的时候,就可以发现,尽管发色眸色都有着千差万别,周身的气质也是南辕北辙,但是这两个同样明艳俏丽的女性站在一起的时候,可以发现她们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长相,甚至是连五官的弧度都是一样的。

  “她们两个?”

  威兹曼有些惊讶的问,但是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是姐妹吧。”

  恩奇都笑眯眯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作为神造的泥人,与大地以及自然最为贴近的存在,他可以察觉到在远坂凛和间桐樱身上的那一抹相连的血脉。

  “是么。”

  一方通行闻言只是应了一声,却没有再多说活着多问什么别的话来。

  毕竟对于他来说的话,这些都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完全不需要在意。如果换成别的什么好奇心旺盛的人来的话说不定会对这之后隐藏的那些陈旧的故事感兴趣,但是无论是一方通行还是威兹曼都不是会对此过分的深究的人。

  换句话来说的话……

  其实这两个家伙对于很多事情,又或者是并非自己的羽翼之下庇护的人的话,都表现出了一种极端的冷漠。一个是因为经历了过于长久的时间才导致的一种冷眼相看,但是另一个……则是因为天性使然了吧。

  所谓的王者,也并不是说就得是什么博爱之人。其为王,要庇护的也不过只有自己的子民,其它的与他们却也没有什么相关。如果随便看到什么事情都要来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话,那不叫王者的器量,那叫居委会大妈。

  不过对于他们能够不过多的追问,很显然,也算是免去了卫宫士郎、远坂凛以及间桐樱的某种困扰。毕竟这种就像是家丑一样的事情很显然不是什么应该过多的宣扬的事情,能不谈及的话,果然还是不要谈及的好。

  “这几位是……?”

  在和远坂凛来了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之后,间桐樱微微的侧过身体,去看站在远坂凛身后的一方通行和威兹曼。

  不过她的眼神在落在一方通行右手背上那并没有想过要遮掩的三道火红色的令咒的时候稍稍一愣。

  “姐姐,那个是……”

  间桐樱有些迟疑的看向远坂凛。

  “大圣杯不是……已经被……解体了么?”

  作为现存的唯一的小圣杯,再没有人比间桐樱能够更加清楚的感受到圣杯战争是否开幕、大圣杯是否存在。但是,却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才会更加的让间桐樱迷惑不解。

  毕竟……一方通行的令咒并不是作伪,更何况对方是由远坂凛亲自带过来的,这本身似乎都是一种虽然不曾明说但是却再明显不过的证明了。

  “不、不可能吧?”

  间桐樱有些紧张起来。她绞紧了自己的双手,因为过于用力而使得手背都泛着一种没有血色的苍白。

  “不是的,不是的啦,安心。”

  远坂凛伸出手来,在她的后背上面安抚性的拍了拍:“没事的,先让我进去,然后我慢慢的告诉你。”

  “嗯啊。”

  间桐樱这才意识到自己都忘了请他们进来,不由的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偏过身子让开了背后的路。

  “请进……抱歉,之前失礼了呢。”

  几个人鱼贯而入,间桐家的大门在他们的身后缓缓的合上。

  与卫宫家那种小门小户的居所不同,间桐家是占地极广的豪宅,待在里面的时候会让人联想到西欧的那种辉煌壮丽的古堡。只不过这古堡未免有些过于的阴森之感,到时会让人觉得更像是什么恐怖片里面的那种必然会发生点什么的鬼堡一般。

  间桐樱为他们端来了茶水,然后坐在了一旁,那一双明媚的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他们。

  “所以……是发生了什么呢?”

  她看着自己的姐姐的目光里面有一点点的不安。因为,这原本就是一朵怯懦的、柔弱的、宛如雨打在花瓣上一样的小樱花啊。虽然并不缺乏在面对困难的时候的勇气,但是那与她平日里面表现的稍微弱气一些……却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并不是为了圣杯战争而来,而只是想要和你多打听一些情况。”远坂凛优雅的抿了一口手中的红茶,将其放了下来,骨瓷的茶杯和桌面撞击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因为我也好,还是士郎也好,都远离冬木太久了,并不了解冬木如今的情况。想着一直以来你都留在冬木的,应该对这里发生过的事情比我们更清楚吧。”

  间桐樱点了点头,虽然目光依旧在一方通行的令咒上面徘徊不去,但是或许是因为有了远坂凛之前的宽慰表示“这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她也就没有继续纠结这样的事情,转而是开始认真的回答起来远坂凛的各种问题。

  “冬木市奇怪的大雾是大约半年前开始出现的……不,不对。”间桐樱原本是这样说着的,但是突然愣了一下,像是想起来了什么。

  “不,不是半年前,而是……一年前。”

  会形成如今这样的规模,的确是在半年前没有错;但是,雾气真正出现的时间,应该是一年前。或许别人都还没有什么察觉,但是间桐樱因为本人是作为小圣杯。同时天生的魔术属性又是“影”这样的属性的缘故,所以才会更早的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是,间桐家刚好坐落在这一座城市里面的四条灵脉之一上。

  “最早应该是在一年前,间桐家的附近率先出现了白色的雾。我不确定是巧合还是什么,所以就分别去了远坂家、教堂还有冬木市民会馆,发现的确是在四条灵脉上才有那些白色的雾。”

  “因为这些雾并没有妨碍到什么,所以我也就没有太在意……”

  “等等。”远坂凛打断了她的话,“你是说,最早,这些雾气是从灵脉上面滋生的?而且那个时候,并不会对人类产生伤害是吗?”

  间桐樱点了点头。

  “一年多前……”一方通行修长微冷的手指搭在了自己的唇瓣上面,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如果本大爷没有记错的话,异次元的来客出现在我们的这个世界,也是在一年多前?”

  时间,对上了。

  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了,这些雾气必然是与这些异次元的来客有关系的。而且……既然最早是从四处灵脉上散发出来的,那么也可以合理推测,雾气的出现说不定是需要灵脉中的灵力作为支撑的。

  “毁掉灵脉呢?”

  一方通行突然问。

  “嗯?”

  几个人都愣了一下。

  也对,毕竟如果划分阵营的话,这些人基本上都应该属于“善”,最不济也应该是一个秩序.中立。而只有一方通行是全然的无可辩驳的“恶”,所以这种无比接近反派BOSS的方法也就只有他才想得出来。

  “等等,灵脉哪里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毁掉的……”

  远坂凛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对于这一点也不懂魔道的外行人表现出来了极大的愤怒,并且手叉着腰就想要教训他们一番,诸如灵脉不是那么容易摧毁的云云……

  “可以哦。”

  然而,一把轻丽的声音突然在所有人的耳边响了起来。

  只见绿色长发的美人解除了自己的灵子化,在众人面前显露了身形。他的脸上挂着柔和的笑意,轻言细语。

  “可以哦。”

  “Master,这是你所希望的吗?——那么,动用我吧,只要您发出命令,那么我就会去帮助您达成所愿。”

  恩奇都笑了起来。

  “不过是区区灵脉罢了。”

  作为神造的兵器,摧毁灵脉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无法做到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过于简单了。

  远坂凛觉得自己的脸生疼。

  “那就试试吧。”一方通行站了起来,“先毁一条灵脉,然后看看有没有效果不就可以了。”

  “灵脉哪里像是你说的可以那么轻松就去毁掉啊!”

  远坂凛急了,拦在一方通行的面前,“灵脉和这一座城市息息相关,你只是想着毁去灵脉,但是根本就没有想过之后会对冬木市造成什么影响。我说,不负责也要有个限度吧!外行人就不要自作主张的下决定啊!”

  一方通行瞅着她,满脸都是不耐烦:“那你想怎么办?”

  显然,他虽然现在还愿意听从远坂凛的劝诫,但是如果远坂凛不能拿出来一个让一方通行觉得合理的解决方案的话,那么一方通行肯定就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那、那个……”

  眼看着双方就要吵起来了,间桐樱有些手足无措的想要把他们拦下来。于是她索性一咬牙一闭眼,说出来了自己的推测。

  “比起灵脉,我觉得有另一个地方需要注意!能不能,先去看看那里呢?”

  “哦?”

  一方通行和远坂凛同时看了过去。

  :冬木大桥。“

  间桐樱道。

  “那里,明明不是灵脉所在之地,但是,却有着和灵脉在的地方一样浓厚的雾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