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168.你站在世界中央(六)

168.你站在世界中央(六)

  眼前的人似是已经认出来了自己的身份,但是一方通行这边却还没有关于对方的身份的半点思绪。

  这就很气,总感觉像是低人一等了似的。

  “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又何必过多在意呢?”

  那红发的少年显然也是不欲同他有什么过多的牵扯,转身飞快的就匆匆离开。一方通行注视着他离开的方向,还是耿耿于怀有些放不下心头那一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

  一定在哪里见过的……究竟是在哪里呢……

  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答案。

  “唔,这是……”也打算离开的一方通行眼尖的发现了在之前的红发少年站立的地方,似乎落下了什么东西。他走过去定睛一看,却发现那是一张学生证。

  “海王中学,南野秀一?”

  这下子一方通行确定自己是真的没有见过对方了,但是……名字都知道了,难道再想知道一些别的事情的话,还会难吗?

  安倍晴明曾言名既是咒,如果在过去这仅仅是指交付出了名字既是交付出了自己的一部分的灵魂的话,那么现在,这句话的含义无疑就更为广阔了一些。

  在这个可怕的信息时代,哪怕仅仅只有一个名字,都可以通过网络寻得蛛丝马迹。但凡你曾经在这世间走过一趟,那么就必然会留下你曾经来过此世的线索。

  更不要提一方通行已经从安娜那里继承到了一部分虽然说比不上那些悠久的大家族,但是在很多人看起来也已经是不容小觑的情报网络,只是想要在国民系统中查证一个公民的信息,完全称的上是杀鸡焉用宰牛刀。

  反正一方通行也没事干,他这几天索性也就和南野秀一杠上了,誓要找出南野秀一身上的小秘密,如此方可以打发一下这几天的无聊时光。

  但是被他当做打发时间的南野秀一显然就不这么想了。

  放学后,面对着站在学校门口抱着个萝莉玩的一方通行,南野秀一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内心各种汹涌澎湃。

  名为南野秀一的少年,实际上是当年魔界赫赫有名的妖狐藏马的转世。说是转世,却也不尽然,更准确些来说的话,应当是妖狐的灵魂,投胎到了人类母亲的腹中,托生而出的……人类。

  但是,却又因为种种的机缘巧合,而可以变回妖狐的模样。大概只能此身的父母亲人尽数离世,他就会彻底舍弃了这一副人类的皮囊,重新回到魔界,做回当年那个阴柔迤逦、行事诡异。手段毒辣的妖狐。

  当然,现在比之于从前,大抵终是多了那么几分的改变,有了些许的温情的。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话了,现在的妖狐只想要扮演好“南野秀一”的身份,承欢于母亲的膝下奉养,而不欲其它的任何事情来打扰这样的平淡却又幸福的日常生活。

  包括他填写的【操纵植物】这样的个性,都是在大学去念了一个园艺专业。——这是多么不会让妈妈担心的好专业啊!

  所以,那一日在例行的清扫掉了那些心怀歹意的妖怪之后,南野秀一只是错了错眼,谁知道却看见了有几分眼熟的白发少年。

  比起妖狐藏马这样彻底的改头换面成为了人类南野秀一,一方通行比起当年在魔界所见也不过是年长了几岁而已。十八岁的男孩儿,还处在少年与青年交错的时间段中,纵然是面部稍稍的长开了,但是却也依旧保有着几分的青涩。想要认出来其实并不难。

  南野秀一只是一个照面,就已经认出来了这是自己当年在魔界的共犯,他们两个一起在诸多的自平安时代走到如今的SS级大妖怪的面前摸走了安倍晴明的传承。

  而安倍晴明赠予的天狐血也的确是助藏马良多,最难能可贵的是那一丝血脉跟随着他的灵魂转移到了此身,让他得以继续朝着天狐的方向迈进。九尾如今已是萌生了五尾,比起转生前只有A级的自己,却是更进一步成为了S级大妖,距离SS级也不遑多让。

  本就是同为活过了千年的妖,藏马此前欠缺的,也不过是那一点点的天资,而安倍晴明却是帮他补上了这一点,说是鲤鱼跃龙门并不为过。

  虽然不知道当初那浩浩荡荡的、几乎是引动了整个魔界、甚至是最后迫的藏马都不得不九死一生的选择了通过空间裂缝来到现世转生成人类方逃过一劫的大追杀一方通行区区一个人类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藏马一点都不想管这个闲事。

  他只想守着自己的妈好好过日子。

  但是一方通行一点都不想让他好好过日子,他只想搞事!搞事!搞事!

  毕竟从来都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所以也才会有了在那一日的墓园相遇之后,没过上几天,一方通行已经带着最后之作堵上了南野秀一的原因。

  “这位……同学,你找我有事吗?”

  “你是谁?”

  一方通行却是完全不去理会这些虚虚实实弯弯绕绕,一上来便直奔主题。

  南野秀一的脸微妙的黑了一点。

  这个家伙怎么回事,委婉一点会怎么样?

  “我们以前应该是不曾见过的。”他继续维持着脸上的笑容。

  “呵……”一方通行哼了一声,显然是并没有打算相信。

  就在两个人这样僵持不下的时候,远远的走过来一个小个子的男人,表情冷凝,一眼看上去似乎很不好惹的样子。

  “喂,藏马。”飞影喊着南野秀一,“你在干什么?”

  “……”南野秀一现在想要抽死这个猪队友。

  而一方通行却是眉头一挑,显然藏马这个名字触发了他不少的记忆。一方通行眼神微妙的将南野秀一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愣是没有看出来他身上有哪里像是当年那个气质疏星朗月容貌却冷艳逼人一样的妖狐了。名为南野秀一的人类,是看着有如春风拂面一样温柔的人物。

  “那只妖狐?你的变化还真大啊。”

  南野秀一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一声:“彼此彼此,看到你还活着,我也真的是很惊讶呀……”

  毕竟转生为人类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南野秀一在自己的记忆里面搜索了一会儿,找出来了面前白发少年的名字。

  “我记得是……一方通行?”

  “居然是你……”一方通行哼了一声,却是借着对方的出现想到了自己家里面那个从魔界带回来的土特产。

  卧槽。

  一方通行手下的动作都停了停。

  八岐大蛇呢

  总感觉把那玩意儿给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不会还在家里面放着泡酒吧?!

  只是这么一想,一方通行便不免的有些心惊,火急火燎的想要回去横滨看看那一条蛇究竟怎么样了、现在在哪里。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或者说墨菲定律是可能发生在任何时候的,你越是想要干什么就越是会受到阻碍。

  他们被波及了。

  尽管之前就已经从武装侦探社的众人口中知晓了这个世界如今有各种的动漫中的角色乱入,但是一方通行显然并没有意识到那究竟是意味着什么。之间头顶的天空之中有紫发的少女手中握着双刃的巨剑,正在和另一个黑发双马尾、穿着红色的哥特萝莉裙的少女缠斗着。

  她们的力量无疑超过了这个世界上面不少的人类的平均水平,仅仅是战斗的余波都已经对地面上的人类产生了影响。即便是英雄们接到消息立刻赶来显然也需要时间,可是周围的空间似乎隐隐有崩裂的迹象,那两个少女之间战斗的余波也会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又一个的大坑来。

  竟是完全不顾他人的安危了。

  一方通行狠狠地皱了一下眉,作为领悟了空间之能的绝对能力者,又有世界的基石的力量作为加持,他当仁不让的出手,这一片震动的空间开始慢慢的稳定下来。

  “唔。”

  南野秀一看了他一眼,心底暗忖如果是这样的能力,要从魔界逃离也并非不可能。

  然而就是因为偏头看了一方通行这一眼,南野秀一——不,应该说是妖狐藏马,看到了令他胆战心惊的一幕。

  只见略远处,正有一位黑发的温婉妇人牵着一个小孩子在匆匆的想要躲开。在他们的头顶,是因为天上两位少女打的对战而被打断了的广告牌,正在朝着两人砸下。

  藏马的瞳孔剧缩。

  那是他的母亲。那是他的弟弟。那是妖狐甘愿收起獠牙,乖巧的缩成一团在太阳下面晒肚皮的亲人。

  巨大的藤蔓倏然出现,卷走了那广告牌。母子二人并未发现异况,南野志保利抱着小儿子朝着安全的地方撤离了。

  南野秀一再收回视线的时候,目光里面有着沉沉的杀意。

  “你来找我,究竟是要干什么?”

  他沉声问。

  一方通行的目光扫过了刚刚离开的那一对母子,再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妖狐,想到了当年对方在魔界的声评,内心一时之间不免有了决断。

  “要和我联手吗?”

  他问。

  “我们一起,把那些家伙赶出去我们的世界。”

  一方通行的手指所指向的,正是头顶的两位少女。但是藏马知道,,他其实指的是所有乱入此世、造成了混乱的人。

  “你有你想要保护的,我有我想要保护的。别的不说,至少一个安稳的世界,还是不成问题的吧?”

  一方通行的眼底像是燃烧着灼灼的火光。

  “我欲为王!你可愿成为我的共犯?!”

  南野秀一叹了口气。

  他的长发从发梢开始,逐渐的蜕变为了月华一般的银色。青年的身形开始挑高,面部线条变得愈加俊朗,有毛茸茸的白色的狐耳从他的头顶冒了出来,身后也有雪白的狐尾在左右摇晃。

  那天上地下都堪称是角色的妖狐伸出手来,纤细修长的十指上指甲尖尖。

  他握住了一方通行的手,蜜金色的眸子里面闪烁着冷冽的光。

  “然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