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153.黑暗中最耀眼的星辰(八)

153.黑暗中最耀眼的星辰(八)

  两方的圣域一起出现在这一片天空之中,并且开始相互碾压起来,一时之间谁都奈何不了谁。

  这个也可以说是很巧合了……毕竟,一方通行和伊佐那社,二人同为失忆了之后对于力量的使用不走心只走肾……啊不,是靠着身体本能的人,其实都不太能够驾驭的好这一份力量,所以勉勉强强也可以旗鼓相当。这要是换做其他的什么王权者来,就可以轻松的碾压掉这两个小菜鸡的圣域了。

  并不是说谁更强谁更弱的问题,而只是单纯的……因为不懂得使用,所以和别人比起来自然就是要少了那么一点的技巧。于是在同等级的力量的冲击和压迫之下会显得脆弱一些……这样。

  当然,在面对外人的时候,王权者依旧是王权者,屌的能让别人哭着跪着喊爸爸那种。

  大致总结一下就是,不同等级靠碾压,相同等级靠技巧。技巧都不达标……靠运气。

  两位王权者之间的争斗毫无疑问的会产生巨大的动静,吸引所有人或明或暗的目光。更不要说现在原本就是多事之秋,几乎可以说是各方的人马全部都绷紧了自己的神经,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引发出意想不到的变动来。

  只不过,如果说其他的人会选择隐藏下来静观其变的话,那么有一位王权者……可就不会那么的悠闲了。

  在橘红色的圣域和银白色的圣域之上,又出现了第三种颜色的圣域。青色的圣域光芒平静,带着一种不需要言语就已经能够表现出来的冷静感于严苛感,一定要去形容的一下的话,应该说是那种象征着规则的、仅仅是看着都会觉得……性冷淡?总之就是那样的一种颜色。

  这青色的圣域甫一出现就以一种极端的强势碾压和挤碎了一方通行与伊佐那社的那并不成熟的半成型的圣域,是与那种清冷的颜色完全相反乃至于是背道而驰的霸道强硬的作态。踏着青色的圣域走过来的男人穿着青蓝色的制服,贴身剪裁的衣饰现出了他的细腰长腿,脸上的那一副眼镜并没有现出多少的书卷气质来,反而是让这个男人通身的气质更像是一个……斯文败类。

  至于他腰上挂着的那一把日本刀……

  似乎是更加的从一个其他的什么方面印证了,他大概、或许、可能,应该是一个狠角色?

  “……”

  十束多多良都已经要失语了。

  这个家伙他熟啊……熟的不得了!不如说,那不就是青之王宗像礼司么?

  与此同时,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是十束多多良还是忍不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腹诽,这还真的成了王权者的聚会了。毕竟……又来了一个!又来了一个!总觉得似乎就只差尊了呢!

  你们这些王权者……一个两个都是今天一起约好了的吗?

  原本,宗像礼司应该是不会这么早的就和伊佐那社见面才对。他现在应该是去处理周防尊弄出来的一堆烂摊子。

  但是没办法啊,一柄以前从未见过的、有可能是新一任的无色之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都出现了,他难道还有什么理由说自己可以不来的吗?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吧?

  不如说,在如今这种无比混乱的情况下,出现了新的王权者,这完全是不亚于周防尊那个家伙的大事吧?

  不过,当宗像礼司踏足了这一片土地上的时候,他的内心顿时就是“咯噔”一下。

  这实在是太糟糕了,宗像礼司想,这可是比他之前所预料到的……还要更坏一些的局面啊。

  是的。

  当宗像礼司踏入其中的时候,他立刻就明白了,这里并不是如同天空中的那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只对应着一位王权者。

  而是两位。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其中另一位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并没有出现,导致了宗像礼司最开始的判断失误,但是那也只能在表面上糊弄一下了。只要站在这里、感受着这样的力量,无需任何的说明就可以清除,这里还存在着第二位的王权者。

  “一方,小心!”十束多多良在一方通行的身边道,“之前因为种种原因你一只没有见到过……这位就是一直和我们吠舞罗有摩擦的青之氏族的首领,青之王宗像礼司。”

  而几乎就是在十束多多良刚刚才和一方通行“科普”完之后,宗像礼司也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或许是因为他的到来的缘故,青色的圣域倾碾而过,连带着将周围的那些之前因为一方通行引起的爆炸连带而出的火焰也全部都给熄灭了。

  在圣域里面,他即为王,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战胜的至高存在。

  伊佐那社还好,一方通行却是无论如何都受不了这样被人给强压了一头的事情。他皱着眉,身周那些橘红色的火焰愈发的高涨了起来,像是要和宗像礼司的青色的圣域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比较可怕的一点是……他居然还真的成功了!

  一开始橙色的力量还是很微弱的,尤其是在和宗像礼司青色的力量所占据的大片的领域相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惨被街头恶霸碾压了生存空间的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姑娘。

  但是它能吃……不对,是能发育啊!

  并没有过去太久的时间,那橙红色的力量已经壮大了起来,甚至是逐渐的开始能够和宗像礼司青色的圣域分庭抗礼。宗像礼司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着一方通行的神色莫名。

  这个成长速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这根本就是已经快到了一个不科学的地步了啊!这要是将一方通行的成长用曲线图的形式描绘出来的话,那就根本不是呈现直线增长了——这分明都已经是阶梯状的跳跃性增长模式了啊?!

  总结一下的话就是,这一点都不科学。宗像礼司都想要跳起来抗议了好吗?基本法莫不是都被石板给吃了?

  两种圣域相互碰撞,如果说之前宗像礼司还可以轻松的同时压制住一方通行和伊佐那社两个人的话,那么现在,在一方通行犹如爆SEED一般的迅速崛起之后,宗像礼司就算是应付一方通行一个都必须拿出百分百的重视了。

  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在面对另一个周防尊一样……宗像礼司叹了口气。

  不过,还是有一点不同的。

  如果说宗像礼司和周防尊全部都是那种更擅长于近战的人的话,那么眼前这个爱力量的暴虐方面给了他周防尊既视感的少年,无疑在体术上并不精通。

  那点程度拿来应付并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倒是足够了,但是……

  在宗像礼司这种接受过正经训练、并且还多次与水平不低的各种各样的敌人战斗的人面前,还是不够看。不,何止是不够看,大概是连塞牙缝都不够吧。

  这个还真不能怪一方通行,毕竟体术这方面除了太宰治之外,也就只能靠他自己去摸索了。而太宰治的体术……

  这一对师徒大概是恶意算得上一句半斤八两。

  虽然说太宰治痛定思痛的给一方通行找了中原中也这个体术老师,坚决不希望自己的徒弟步了自己的后尘,但是……

  这不是还没有来得及给中原中也和一方通行牵线搭桥,一方通行这就掉进了时空裂缝之中了吗?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呢。

  所以迅速的明确了方式的宗像礼司几步就冲到了一方通行的面前,圣域纵然可以抵消掉其他的攻击,但是对于同样来自于王者的力量依旧是没辙的。他甚至是不需要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刀,一拳就打了出去。

  而不出于宗像礼司预料的,那白发的少年也果然是拥有着与他那羸弱不堪的外表所相配的身体素质,非常轻松的就被打飞了出去。

  “……”宗像礼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眼瞳中有被掩饰的很好的惊讶一闪而过。

  等等。

  你这未免也有点太过于弱鸡了吧?!我之前察觉到的力量是假的吗?成为王权者之后,石板呃力量不是会自动自发的加强身体素质么?

  如果现在可以发表情包的话……一方通行说不定可以收到一个[小老弟,你怎么回事.jpg]。

  但是这个真的不怪一方通行,毕竟他得到这份力量的时间……也没多久!

  而且力量在手上都还没有捂热就给失忆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去评一下年度最惨人物。他日后若是进入了英灵殿成为了那在世界之外看着世界发展的存在的话,说不得数据一栏就是个幸运E。

  不过一方通行才不会承认的。

  因为,能够遇到最后之作,那大概就是他幸运EX的体现了。一方通行是如此的坚信着。

  伊佐那社早就趁着一方通行和宗像礼司互殴的时候快快的、快快的跑掉了,但是那个时候无论是一方通行也好,还是宗像礼司也好,都没有谁有那个注意力去关注一下他带着Neko落跑的行为。

  而且……

  不知道为什么,在把一方通行打飞出去的那一瞬间,宗像礼司突然察觉到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危险。

  然后他就发现,周围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而与此同时,从地面上爬起来的白发少年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他,眼底闪烁着狰狞的血光,唇角一点一点的上扬,最后露出来一个带着可怕意味的笑容来。

  就像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鬼,对着这人世露出来了血腥的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