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130.吃掉这口毒苹果(九)

130.吃掉这口毒苹果(九)

  “我说,你们这里,之前有龙出现过,对吧?”

  远坂凛双手抱着手臂,微微的扬起了下巴,一副虽然骄纵、但是却又让人无法拒绝的小表情。看到的人根本没有办法去苛责她。

  “龙?”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显然都想到了之前出现在横滨的那一条巨大的、似是能够吞天噬地的巨龙。

  “不……那个不是龙……”

  比起其实还是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的侦探社里面的其他人,显然还是作为罪魁祸首之一的太宰治对于这件事情了解的更广、更具有发言权。

  ……当然,也更适合忽悠人。

  毕竟对方的两个人看起来还只是涉世未深的青年人,虽然说太宰治的年龄与他们是差不多的,但是太宰治这个人是不可能用常理来推断的。他拥有着远比自己的年龄要来的成熟……或者说是深沉的心思,别说是忽悠看起来就涉世不深的远坂凛和卫宫士郎了,就算是再来十个他都不带虚的。

  “这位美丽的小姐和这位先生,”太宰治上前两步,脸上挂着虽然琢磨不透、但是仅仅是看上去都会让人觉得大概类似于“这个人看上去很具有亲和力”的样子,“你们是为了之前出现在横滨的那一条龙来的吗?”

  “当然。”

  远坂凛骄矜的点了点头。

  原本只是时钟塔观测的时候发现在通缉令上面的涩泽龙彦不知道出于怎样的原因前往了日本的横滨,并且在那里造成了巨大的雾区,笼罩了整个横滨。

  这不算什么。

  毕竟由涩泽龙彦造成的“异能者自杀”事件出现了也不是一次两次,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可以抓到他,所以也就任由对方逍遥法外。如果一定要说时钟塔针对此做了些什么的话,那大概就只有越提越高的悬赏金额。

  时钟塔不是没有能够一举制服涩泽龙彦的异能力者,但是他们凭什么要出手呢?这对于他们来说得不到任何的好处,所以时钟塔也就乐的看涩泽龙彦满世界的逍遥。

  横竖与他们无关。

  但是这一次不同。

  不知道是涩泽龙彦的异能力出现了暴走,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意外。总之就是,那些足以将异能力者和自己的异能分开的白色雾气明明一开始是被刮散了的,但是现在却再一次的出现、聚拢、并且有朝着四周不断扩散的架势在里面。

  这无疑牵动了时钟塔的神经。他们不得不分出注意力在监视横滨上。然而就是这一监视,让他们发现了在横滨出现的那一条龙。

  这一刻为界限,在那之前,这件事情是由时钟塔负责的;而在那之后,即便是时钟塔也失去了插手的余地,全权都被交给了时计塔负责。

  “总之就是在这样。”

  远坂凛在被太宰治套话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就把这些消息全部都交代了出来。

  “这可就糟糕透了……”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不变,手指屈起,一下一下非常有节奏感的敲击着桌面:“很抱歉,远坂小姐,但是你们很可能无法如愿了……”

  “因为那并不是一条真正的龙,而只不过是涩泽龙彦的异能力的表现形态。啊,如果你们不信的话,正好我们侦探社里面也有成员拥有类似的拟态异能力,可以让他表演给你们看。只不过他的拟态是白虎。”

  太宰治非常巧妙地偷换概念——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似乎也没有什么差就是了。

  “也就是说……我们所追逐的龙,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咯?”

  红衣黑发的女孩儿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望着他们,好看的蓝色眸子里面全部都是惊讶,让人觉得如果你回答错误打碎了她眼底的星光的话,那一定会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

  太宰治是惯来怜香惜玉又喜欢漂亮小姐姐的人,所以他不想当那个打碎了少女的梦的坏人。

  但是,他的学生一方通行却是一个一根筋的宇宙级直男,别说是像自己的老师一样有对待女性那么纤细的心思了,他的眼中说不定根本就没有男女意识的差别。

  毕竟这个家伙可是可以做出跟最后之作一起洗澡这样的事情来的啊。

  因为横滨被涩泽龙彦搅乱了的原因,最后之作自然也是跟着一夜未睡。眼下事情全部都解决了,就算是身后还跟着来意不明的时计塔的魔术师,一方通行也没有分给他们哪怕是半分的注意力,一回到侦探社就抱着最后之作到楼上去找了一个沙发将她放上去,又脱了自己的外套搭在对方的身上权当做是被子了。

  “睡。”

  一方通行言简意赅。

  “好好休息。”

  最后之作眨了眨眼睛,乖巧的闭上了眼开始睡觉。一方通行满意的为她掖了掖被角,这才转身下楼去侦探社负责接待客人和处理事务的办公楼层看看自己被丢下的同僚们怎么样了。

  大概也就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稍稍的捡起自己拿所剩无几的同伴爱了。但是不管怎么说,都要比太宰治那个家伙表现的好一些。这说不定也是国木田独步还可以忍下去的原因。

  如果一个侦探社里面有两个像是太宰治那样的“丑牌”,那么以严谨和计划作为自己的生活态度的国木田独步怕是早就疯了。

  虽然现在太宰治也是每天都在国木田独步脆弱的神经上面跳舞就是了。

  一方通行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正好听见了远坂凛的问题。他哼了一声,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露出了一个不是多么善意的笑来。

  “那种东西,当然是不存在的。怎么?难道还有人相信龙会真实存在?天真也要有个限度吧,啊?”

  就算是在魔界,一方通行都没有见到过龙的踪迹。藏马也曾经提到过,龙作为最高位的幻想种,已经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面失去了踪迹。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龙”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人类的视线之中了。

  而从安倍晴明那里继承到的记忆里面……倒是有龙的存在。

  但是那一位却也并不在这现世之中,而是远在高天原之上,众神的居所里。

  贵船的龙神。

  即便是在日本的八百万神明之中都能够排入前五的高贵神明,也是少有的可以确定真身所在的现存的“龙种”。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人类的确是有那个胆量,为了真身的利益甚至胆敢对神明拔刀;但是力量之间的巨大相差有如鸿沟,就算是站在了神明的面前,除了团灭也不会有第二个结局。

  “等等,不存在的吗?!”

  远坂凛整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灰暗了下来,像是遭受了神明巨大的打击一样,眼看着下一秒就可以先石化后风化最后迎风飘扬。

  “呜哇?!亏我还特意跑回来日本一趟,结果居然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吗?异能力?你们异能力者怎么那么多啊?怎么啥都可以成为你们的异能力啊?”

  远坂凛几乎就要抱头抢地了。

  “咳。”

  太宰治咳嗽了一声。

  “所以,您也看到了。这里并没有您想要的东西……”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是不是可以麻溜的离开了?

  “唔……”

  远坂凛神色怏怏,但是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看在自己毕竟是出生在这个国家并且在这里长大的份上,她也不介意多说几句。

  “喂,我说,你们不会以为事情这样简单的就可以结束了吧?”

  远坂凛双手环胸。

  “您这是什么意思……?”

  太宰治敏锐的察觉到有什么事情说不定已经超出了掌控之外。……不,不如说,在时计塔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一切就已经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了。

  多么稀奇啊,“那个”太宰治的身上居然也会出现这样力不从心的情况,原本应该定好的游戏规则被瞬间打破,这是何等的令人惊讶。

  “我说啊,”远坂凛哼了一声,“你们根本不了解‘龙’在魔术世界究竟以为这什么——想要龙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啊。”

  “我只是无数的追求着龙身上的材料的魔术师之中的一员,但是,除了我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魔术师正在朝着横滨赶过来。”

  “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这样好说话的!”

  远坂凛一边这样说着,一边重重的点了点头,像是为了增加自己的话语的可信度:“等到其他的魔术师们到来的时候,我几乎都可以想象到会变成什么样的情况了——”

  那一双宝石蓝的眸子暗沉了下来。

  “魔术师是一群视世俗的规矩于无物、并且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可以不择手段的人群。他们追随着根源,而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就需要各种各样的魔术材料。龙身上的各个部分自然也是他们眼热的对象。”

  “所以,他们会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搅得整个横滨……不,应该说是整个日本天翻地覆,无论造成多么大的破坏都在所不惜,直到你们将龙送到他们的眼前来才肯罢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