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128.吃掉这口毒苹果(七)

128.吃掉这口毒苹果(七)

  陀思妥耶夫斯基觉得,自己大概是和日本……不,是和横滨犯冲。

  要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以前走遍了全世界,在哪里不是兴风作浪为非作歹。无论是多么严密的防守、又或者是怎样精妙的陷阱,他都不曾翻过车。

  但是今天,这一点显然是要被打破了。

  漫天席卷而来的雷电就好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雷网,将四面八方所有的方向全部都围了起来,密密麻麻的,根本就不给留下任何的可能逃离的机会。陀思妥耶夫斯基仅仅是回想了一下自己之前在高塔上面被那些高压的电流击中的苏爽感,就已经在心底暗暗地下定了决心,坚决不要碰那些电流一下。

  但是眼下的情况就很尴尬了。如果不触碰到那些雷电的话,他就根本没有办法从这里逃脱。

  陀思妥耶夫斯基脑中有无数的想法飞快的闪过,但是却又在看见依旧坐在地面上的太宰治脸上的那一抹绝对算不得纯良的笑容的时候,把这些想法全部都压制在了心底深处。

  是的,他可以看出来,那个拥有着绝对的武力值的白发少年并不精通又或者说是擅长于算计、布局、谋划。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他身边的那个人是太宰治的话,无论是怎样的阴谋诡计,想来都没有办法伤到那个少年分毫吧?

  不,何止是伤到了,应该说是根本就没有办法近他的身才更为准确一些吧。

  陀思妥耶夫斯基索性将自己心头所有的想法全部都摒除,举起双手来,摆出了投降的手势。

  “嗨嗨~~那么严肃干什么?”

  太宰治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

  他了解对面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青年的很。如果不是一方通行表现出了这样的压倒性的实力的话,想来陀也不可能表现的这样的乖巧顺遂。

  他绝对会面不改色的笑着给他们下黑手的。

  “哦呀。”

  太宰治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叹的声音,似乎是喜悦的,然而实际上,内里却是夹杂着没有办法忽略的恶意。

  “小A小A,对方都已经这么主动了,我们干脆就把他绑了拿去警察局换钱吧?”

  太宰治的声音里面是满满的、纯粹的喜悦:“然后就可以出去好好地喝一杯了~!”

  “您先把楼下咖啡厅里面的欠账还完再说吧。”

  一方通行忍不住的吐槽。

  因为陀十分的识时务的投降了的原因,那些只是这样看上去就知道一定是威力巨大的雷电在将要击中他的时候险之又险的避开来。但是并没有及时的认清现实的涩泽龙彦就倒霉了,被万千条碗口粗的电流当做了靶子,毫不留情的、气势汹汹的朝着他劈了过去。

  并非人类,而是作为【能力的具现化】而存在的、说不定连“生命”都算不上的存在本来是应该不惧怕于雷电的。

  但是,如果那并非是普通的雷电呢?

  很难说清楚如今站在这里的这个男人,他究竟是一份能力,还是一抹因为幽怨和不甘而持续的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亡魂。

  一方通行使用的工具是雷电。无论是在西方的神话里面,还是东方的传说里面,雷电都代表着足以驱邪的强大力量。而一方通行还得到过安倍晴明的馈赠。那些知识已经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无论一方通行是否决定调用它们,这些知识都会潜移默化的对一方通行造成影响。

  就比如说……

  或许一方通行本人都没有意识到,但是他的力量里面,其实在不被察觉的时候已经夹杂上了足以对妖怪和鬼魂造成伤害的特性。

  而作为涩泽龙彦的灵魂碎片和他的异能力融合之后的产物,这个【涩泽龙彦】也就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伤害。

  种种的条件加起来,最终造成了……涩泽龙彦被那些雷电劈的根本连维持人类的外形都困难的地步。

  “也不怎么样嘛。”

  一方通行走过去,踹了踹直挺挺的跟个尸体一样倒在地上的涩泽龙彦的身体,转过头来看着太宰治的眼神充满了嫌弃。

  “这样子的程度也可以把你伤到,我说老师,您是要废到什么地步才会就这样被人给背刺啊?”

  一方通行的目光在太宰治那一身白色的西装上面扫过。因为根本没有时间去处理,所以白色的西装上面,鲜红的血迹异常的显眼。

  被自家的小弟子隐隐的给嫌弃了的太宰治弯了弯眼眸没有说话。

  “这就是造成了横滨的事件的罪魁祸首啊……”

  一方通行半弯下腰来盯着涩泽龙彦的脸看了看,又看了看弱小、可怜又无助的乖巧的待在一旁的陀。

  “嗯,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哦。小A你要记住,以后再看到这种样子的衣冠禽兽的话,不要犹豫,直接上去给他一个狠得!”

  太宰治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在鼓动着,意图搞事。

  陀思妥耶夫斯基哼笑了一声。

  “哎呀。”

  他的声音像是棉花糖一样的绵软甜腻。

  “那样的话,你不应该也是在这个范围之内的吗?太宰君?”

  太宰治厚着脸皮,完全不为所动。

  “什么?什么?刚刚是不是有人在说话?”

  他一只手搭在自己的眉上,动作十分夸张的左顾右盼。

  “……老师,戏过了。”

  一方通行觉得简直丢脸。

  “哦。”

  太宰治一秒钟将自己的表情收了回来,仿佛之前那个戏精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啪嗒啪嗒啪嗒”。

  从他们的头顶上方,传来了直升飞机的螺旋桨转动的声音。

  “嗯?”

  一方通行抬起头来。因为涩泽龙彦已经被制服了的原因,所以雾气也已经消散,之前还模糊不清的视野如今无比的清晰,就算还是黑暗的夜晚,借助着街道上面的霓虹灯和微弱的天光也足够看清头顶那一架直升飞机。

  他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这是……姗姗来迟的援军吗?原来横滨还是可以有援军的哦?”

  “不。”

  然而与他相比起来,太宰治的表情却是严肃了起来。

  他原本还大咧咧的坐在地上,说不定还打着小算盘想要装作自己受了重伤看能不能让一方通行把他给背回去……但是现在,白色西装黑色微卷发,有着鸢色的瞳孔的男人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沾染着的尘土,望着那一架逐渐接近他们的飞机,面上的表情凝重。

  “……”

  一方通行的视线微妙的随着那个因为太宰治的起身而失去了依靠物、于是整个人都这样直挺挺的栽倒在了地面上的橘发的黑西装青年移动,直到后者以脸朝地的姿势一头扑了下去。

  那个是港口黑手党的中原中也吧……

  一方通行的心情有些微妙。

  就这样真的好么?

  当然好,没有什么不好的。没有把漆黑的小矮人拿去敌对势力换成钱,太宰治觉得自己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更何况,他现在的注意力也不在中原中也的身上。横竖也不会有什么别的危险了。

  和那些比起来,眼下的情况明显要更加的让他担心一些。

  头顶上的那一架直升飞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而随着它的接近,飞机的机身上面绘制着的图案也逐渐清晰起来。

  而太宰治的表情也随之变得严肃和……微妙。

  “怎么会是……时计塔?”

  “时计塔是什么?”

  一方通行问。

  “时计塔是欧洲那边的组织,是魔术协会的总部,位于伦敦的大英博物馆的正下方。而负责管理异能力者的‘时钟塔’便是时计塔的其中一部分。或者说,一个部门。”

  原本在太宰治的设想里面,为了防止涩泽龙彦异能力所化作的这可以将异能力者的异能力和本人分开的白雾弥漫道全球,时钟塔那边会采取一些行动,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只要在他们到来之前解决问题,那么时钟塔也只能是白跑了一趟。

  但是他没有想过……来的,为什么会是时计塔?!

  就算时钟塔是时计塔的其中一部分,但是就如同异能力者和其他人是两个世界的人一样,“魔术”也并非日常可以触碰到的领域。即便是异能力者,在他们的眼中一样是“外人”的范畴。

  但是眼下,那个眼高于顶、不屑于和外界有所接触的时计塔居然会主动的揽下了属于时钟塔的任务前来日本……

  太宰治觉得,有什么超乎自己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但是受到情报所限,他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确认对方的到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之后回去,就拜托乱步帮忙看看吧。太宰治想。

  这个时候,直升飞机也几乎与他们近在咫尺。飞机的舱门被人打开,有什么人直接从打开的舱门一跃而下,根本就不等飞机落地停稳。

  “Gravityrelief(重力释放)。”

  好听的女声字正腔圆的念诵着发动的符文,几乎是立时就有暗红色的繁复法阵出现在她的小腿上。明明是从那么高的距离跳下来,但是当她的双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却是轻柔的如同一根羽毛。

  那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女生,在一侧扎着单马尾,其他的头发则是柔顺的沿着肩膀垂下。黑色的发如同一匹墨色的锦缎,那一双宝石蓝的瞳孔熠熠生辉,是比所有的星辰还要明亮的色彩。

  她穿着红色的毛衣,脖子上面戴着厚厚的羊驼绒的围巾,下身穿着黑色的短裙,黑色的丝袜包裹着的双腿笔直修长、形状完美,是非常匀称好看的腿型。

  这位陌生的女性拂了拂自己的长发,微微的扬起了下巴,看向在场的所有人。

  “我是来自时计塔的远坂凛。”

  “这里……之前有龙出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