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110.一度见证的基石(十八

110.一度见证的基石(十八

  七的三次方大概这辈子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委屈。

  要知道,他们是谁啊?那可是世界的基石的一部分啊?

  所以,无论是在与本体分开之前、还是在与本体分开之后,毫无疑问,拥有着“世界的基石”这样的身份的七三,都是被人小心翼翼地爱护、以及被无数的势力趋之若鹜的所渴求着才是。

  毫不夸张的说是掌上明珠都不为过,甚至比那更加的珍贵和受到珍视。

  而像是一方通行这样清新脱俗毫不做作、上来就是毁掉了它们的“骨”,并且对于它们的“魂”难得的讨好却视而不见的人类……哇塞这是第一个啊!

  可是、可是……

  七的三次方委委屈屈。

  可是,这个人是被本体所承认的主人啊?换句话来说,他也就是它们的主人,是繁华还是毁灭,是荣耀还是落寞,全部都由他一人定夺。

  呜呜呜本体难道没有人权的吗!这样真的就太过分了啊?

  七的三次方挤成一团哭唧唧。

  所谓的本体,其实就是两个世纪以前在德国被发现的德累斯顿石板,后来被日本趁着二战的时候各种混乱给偷偷的运回了自己的国境内部藏了起来。

  作为本体,德累斯顿石板自然是比七的三次方这一点点的边角料来的更加的力量无穷。就算是有着黄金之王的镇压,但是它依旧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看中的人类,赋予他们强大的力量,乃至于是足够称王的实力。

  那是与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体系都完全不同的能力,所以在诞生之初的时候就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单或许是因为石板处于日本境内,所以大部分时候其选王都选中了日本人。

  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不过也并非没有其他国家的人被选中成为王者,就比如说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兹曼,就是一位德国人。

  但是,石板已经在上个世纪就被人毁灭了——被那一位发掘出它、并且在一定的程度上面开发了石板的能力的白银之王,用自己的王剑,亲手的摧毁了。

  自那之后,这世间再无德累斯顿石板。再无王权者。

  而七的三次方这一点点早年因为各种的因缘巧合而和德累斯顿石板分离、并且远到了意大利的边角料,居然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后存在的基石。

  原本,事情应该就这样结束了。

  但是,即便是七的三次方自己的意识本身都没有想到过,在本体的石板被摧毁掉的一个世纪之后,它们居然还能够再一次的见到王权者。

  是的,王权者。

  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的存在能够赋予那样强大的力量的情况下,如今却有一个崭新的王权者出现在了它的面前。

  ……姑且不说七的三次方有多么的惊愕了,但说一方通行本身的出现,不得不说已经是一个奇迹。

  “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其他的团子问那明显是处于领导地位的橘红色团子。

  “……剩下的两个【角】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大空属性的团子拍案做出了决定。

  “怎么可以光是我们倒霉呢!我等着它们一起来这里哭唧唧!”

  ……即便是对于某种意义上的自己,也要这么坑吗?

  一方通行愉悦的隔绝了它们的声音之后就再也没有把这一堆破事放在自己的思考范围之内。他看着沢田纲吉目瞪口呆的脸,甚至还觉得有一些好笑。

  “怎么了?”

  一方通行问。

  “这样就可以了吧?我已经按照你们要求的,将这些指环全部都销毁了。”

  “嗯、嗯……”

  沢田纲吉双眼放空、一脸木然的回答着——虽然他那个样子与其说是回答,不如说是身体本能的反应才对。大概现在精神都还处于放空的状态。

  那个可是世界的基石啊……虽然说相信了尤尼,信任面前的少年的确拥有那个毁掉基石的能力,但是这样轻描淡写……感觉和他的想象不符合啊?

  难道不应该是更加酷炫一些的方式吗?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

  一方通行觉得自己大概能够从沢田纲吉的脸上读出他现在的想法来。

  他平静的别过脸去,并没有要为沢田纲吉做什么解释的意愿。

  嗯,毕竟,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老实说,就连去毁掉彭格列指环这件事情,他都是赶鸭子上架的好吗?如果不是在握住了那七枚指环的一刹那之间有如神助一般的得知了毁掉指环的方法,一方通行觉得,场面大概会很令人窒息。

  该说幸好没有变成一出荒诞剧么……

  ……嗯?

  一方通行突然察觉到了某种不对。

  或许是从那七枚指环被毁掉的时候就开始的,但是因为最初的时候太过于细微了所以没有察觉到。而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作用越来越强,而现在终于到了能够被人清晰的感知到的地步。

  那是力量一点一点地流入自己的身体里面的感觉。

  当一方通行去追寻这些力量的来源的时候,有些惊愕的发现,它们居然是来自于地面上的那一堆粉灰。

  而就在不久之前,这些粉灰还是在黑手党的世界里面赫赫有名的彭格列指环。

  换句话来说……

  一方通行,他是在吸收指环的力量。

  那是七条颜色不一的线,正好与七种不同的火焰的颜色相对应。这些线条泾渭分明,彼此并不相互牵扯,而是如同商量好了一般的各自在一方通行的身体里面占据了一处空间,然后以此为据点,从外界的那一个灰堆里面一丝一丝的抽取力量。

  这些力量被抽取回来之后,就像是绕着纺锤缠线一样,一点一点的在一方通行的身体里面“织”出了一副色泽艳丽无双的画卷。

  一方通行瞅着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一股外来并且还为所欲为的力量,内心很是微妙。

  这些东西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然后,发生了一件令一方通行瞠目结舌的事情。

  这匹“布”它连一半都没有织到就停了下来。

  就停了下来!

  哇塞,一方通行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这个操作给惊呆了。

  无论你打算在别人的身体里面干什么,既然你都已经做了,那就不要半途而废好吗?这样吊着别人真的是很贱的啊!

  然而无论一方通行的内心怎样的汹涌澎湃,那“织了一小部分的布”依旧是停止在原地动都不动。

  一方通行瞅着那个布,突然眉头一皱。

  这个样子……

  不会是【原料】用完了所以停止工作了吧……

  再看看那【布】的进度,的确只有三分之一左右。

  所以这个的意思是……他要去把剩下的七的三次方的另外两个【角】的力量全部都吸纳到自己这里,,才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

  一方通行觉得自己都要震惊了。

  但是仔细想一想的话,之前指环被毁掉的时候留下的,与其说是“灰堆”,不如说是“被吸走了全部的力量之后粉碎的遗留物”要来的更加恰当一些。

  白发的少年一时之间表情微妙。

  所以……理论上来说,并不是他毁掉了基石,而是他将基石的力量全部都收纳到了自己的这里,以至于基石在失去了力量之后,没有什么用的载体选择了自我粉碎。

  喂喂,开什么玩笑。那个可是世界的基石啊,就这样随随便便轻轻松松的就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真的可以吗?

  而且眼下看上去,他似乎还不得不去打剩下的基石的主意……

  虽然说并不是强制性的,但是一方通行莫名其妙的有一种预感,当身体里面的这一匹“布”织完的时候,他可以得到某一个他自己虽然没有想过,但是一定是对于他来说意义重大的答案。

  一方通行叹了一口气。

  原本打算立刻的就赶回横滨的,可是某种玄之又玄的直觉却驱使着他继续留在这意大利,去寻求这一份答案。

  哪怕一方通行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将要得到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倒是对他很有利……因为一方通行答应过尤尼,会毁去七的三次方。虽然不知道对方指的究竟是仅仅包纳彭格列家族的指环,还是连带着玛雷指环和彩虹奶嘴一起,但是现在都似乎和他的目标微妙的重合了。

  这样想着的一方通行朝着尤尼伸出手来。

  “拿来吧。“

  他说。

  “哎?“

  尤尼一时之间还有些愣怔。

  “什、什么?“

  一方通行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试图更进一步的清楚明白的做出解释。

  “奶嘴啊。“

  “你当初和我定下的约定不就是让我帮你毁去七的三次方吗?“

  “嗯……嗯!“

  尤尼这才反应过来。

  她的手摸上了自己胸口挂着的大空奶嘴,突然之间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束缚了她的家族数百年的使命,难道也有迎来终结的一天吗?

  “尤尼酱?“

  或许是因为她沉默的时间太久了,沢田纲吉看着她的脸色,有些担忧的唤了她一声。

  “嗯?嗯嗯!放心,我没事的。“

  从自己的思绪里面回过神来的尤尼朝着沢田纲吉露出来一抹安抚的笑容。

  小姑娘伸出手来,从自己的脖子上面取下了那一个橘红色的奶嘴,递到了一方通行的手上。

  “如果可以的话,“她轻轻的道,”就请您将它毁去吧。“

  让我和我的家族,都可以从这样的宿命之中解脱吧。

  一方通行接过了她手中的那一个橘红色的奶嘴,像是之前那样的握紧了拳头。

  但是这一次,“奇迹“并没有发生。

  明明才在不久之前轻而易举的毁掉了彭格列指环,但是现在对于同出一源的彩虹奶嘴却是束手无策。

  “?“

  一方通行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被自己握在掌心之中的那一个奶嘴。奶嘴上面闪烁着橘红色的光泽,不知道为什么一方通行总觉得自己从上面感觉到了某种嘲讽的意味。

  ……艹。

  这就有点生气了啊。

  在场的众人都不免的有些吃惊。

  “为什么这一次不行了呢?”

  沢田纲吉有些困惑。

  “是因为之前才杠杠的销毁了彭格列指环,uoyi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才可以吗?还是说……“

  这种时候,超直感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

  “还是说,没有能够成功的摧毁奶嘴的原因,是因为【并不是】完整的一整套的缘故?“

  “……Me觉得说不定有可能哦。“

  一直充当着背景板并且随时都有可能脚底打滑的开溜的弗兰应了一声。

  “因为之前,彭格列指环也是一整套的毁掉的吧?说不定就是因为奶嘴并没有成套,所以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情况呢?如果可以尝试着将奶嘴聚集齐的话,没准就可以毁掉了?“

  “……“

  一方通行原本只是想要来意大利这边解决掉潜在的、可能会对最后之作造成伤害的事情而已。

  在他的预想之中,自己大概可以只花费两三天的时间就把这一切全部都解决掉,然后趁着侦探社的大家——尤其是自己的老师太宰治——没有发现的时候,快快的、快快的赶回去。

  这样就可以装作是岁月静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反正都已经和社长打过招呼了,

  不得不说,福泽谕吉对于自己的社员们还是足够维护的。就算是一方通行这种有些牵强附会的请假条件他都准许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森欧外提前和福泽谕吉说了些什么。谁知道呢。

  只可惜……

  计划永远都比不上变化快。

  一方通行十分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走了水逆。

  不然的话!为什么自从来到了意大利这边就状况百出、几乎没有顺心的事情发生过?

  一方通行脸色深沉。

  不知道为什么……

  他总有一种,自己在不经意之间踏入了什么人精心准备好的陷阱之中。

  不,更进一步来说的话,大概从森欧外那个家伙将那一份文件递到自己的面前开始,他就已经走入了一个局之中。

  策划了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一定要他来到意大利?为什么一定要让他接触到七的三次方?

  让自己获得了七的三次方的力量,对于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

  种种的思绪从一方通行的脑中飞快的划过,但是因为缺乏了某些最为关键的信息,所以并没有办法通过这样零碎的小道消息就得出想要知道的答案。

  啊,果然源头都是森欧外那个家伙吗。

  一方通行这一刻深刻的理解到了,为什么太宰治对于那一位道貌岸然的森医生总是提起来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该说……不愧是曾经将那个尚为“双黑“之一的太宰治都算计进了无解的死局之中、并且最终还成功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森欧外吗?

  毫无疑问,日后森欧外在一方通行这里大概也要被列入不受欢迎的名单之中了。

  该说恭喜森欧外先生成功的刷出了这一对师徒的仇恨DEBUFF吗?

  不得不说,在讨人嫌这一方面,森欧外果然是当初太宰治的监护人。

  两个都不是什么好的。

  尽管一方通行归心似箭,但是现在在这种形势不明的情况下,他似乎也只有留在意大利这边继续围观事情的后续发展这一条路。

  一方通行叹了一口气,还是决定吃下这个哑巴亏。

  无论如何……至少要把这件事情先解决了。

  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在和沢田纲吉告别之后,一方通行表面上是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然而实际上……

  他打开了窗户,跳了出去,身后展开了风凝聚的翅膀,以能够和直升机相媲美的速度朝着密鲁菲奥雷家族的总部飞了过去。

  如果没记错的话……

  白兰那里,似乎有一整套的完整的玛雷指环?

  不管怎么样都得先试试,对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