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59.阳光下一人的独行(二十八)

59.阳光下一人的独行(二十八)

  LastOrder。

  最后之作。

  御坂妹妹们的司令塔,总管整个御坂网络的中枢。

  一方通行曾经一度以为自己的生命都不会有她的出现了,但是现在站在面前的这个人……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认错。

  那个就是最后之作,心底一个声音告诉他,不会有错。

  当听见了一方通行的声音的时候,最后之作头顶的呆毛动了动。

  她转过头来,看见站在下方小船上的那个人。

  于是女孩儿笑了起来,连带着挂在胸口的那一个橙色的奶嘴上都有着光芒微微的闪烁着。

  “一方通行!”

  最后之作的脸上挂着明媚的笑意,朝着一方通行的方向用力的挥手。

  “啧,真是麻烦的小鬼。”

  一方通行嘴上这样嫌弃的说着,但是一旁的中原中也却是“咦”了一声。

  他没看错吧……那个小鬼在笑啊……

  如果要说中原中也对于一方通行的定位是什么的话,那大概是……能力强大而脾气很臭的小鬼。以及是BOSS还有某个混蛋不知道为什么都想要去拉拢的对象。

  虽然脾气不太好,但不至于到讨厌的地步。一方面二人本来就没有多少的交集,另一方面,在中原中也看来,这个世界上可以比太宰治那个家伙还要来的讨厌的大概也是世间罕有吧。

  大概是有了太宰治十年如一日的在面前蹦跶的缘故,中原中也的忍耐力直线上升,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到了一个可以忍常人所不能忍的地步。

  毕竟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中原中也只要想一想若是把这换成某一只混蛋青花鱼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他就可以瞬间心平气和。

  因为最坏也不可能比那更坏了!

  总而言之,能够在一方通行的身上看到这种简直像是颠覆了人设一样不含任何戾气的、甚至是可以用上“温柔”一类的词语去形容的笑,中原中也还是觉得蛮惊悚的。

  “呜哇,真好啊,是来接你的人吗?”

  爱丽丝将头探出去看了看,然后看到了中原中也。

  她目光扫视了一圈儿,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看见的人,于是把头缩了回去,气鼓鼓的嘟着嘴。

  “哼哼,林太郎这个大笨蛋!”

  爱丽丝一边说着,一边恨恨的踢了一脚旁边的船体。

  “等等,现在难道不该是先等警方又或者是职业英雄来吗?”

  看到爱丽丝和最后之作都有自己脱离大部队行动的意愿,柯南急忙想要制止。

  “嗯?”

  爱丽丝转过头来看了他两眼,露出一个笑容来。

  “并不是哦。”

  她说。

  “横滨……不需要英雄。”

  这里是被“异能力”把控的地界,与个性并无相关。港口黑手党把控着这一座港口城市的一切,异能特务科又用下发的许可证来约束着异能力的大规模使用。

  普通人进入横滨是不需要经过任何特殊的工序的,就是正常的进出,就和前往这一个国家里面任何一个其他的地方一样。

  但是。

  但凡是持有英雄执照的人——哪怕仅仅是一名持有着临时执照的学生,在进入横滨之前都会经过各种繁复的登记才会被允许从专门的通道进入,以便进行监视和管理。

  横滨这一座城市并不限制个性,而只是限制“英雄”这种在个性的普遍化之下诞生的暴力执法机构。

  至于之前一方通行只能借用港黑的通道离开什么的……他根本就没有进入横滨的记录好么!怎么看都不是那种可以正大光明的离开的类型吧!不如说幸好是偷偷摸摸的走了,不然的话一定会被带去警局各种询问再加上一方通行那不是多么好的性格……会是一场灾难吧一定会是吧!

  不过这期间种种自然不是柯南这一种并非英雄的普通人能够知道的就是了。

  接着柯南就目瞪口呆的看到那两个表现的一点也不像是小孩子的小姑娘从甲板上一跃而下。

  “喂……!”

  他都震惊了,急忙跑过去想要拉住两个人,但是根本来不及触碰到对方的手指。

  柯南趴在船舷上看了两眼,突然摆出了死鱼眼,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

  只见那两个个子都不怎么高的家伙一个脚尖在船上一点就跳了起来,于空中稳稳地接住了爱丽丝,接着又非常帅气的落在了船上;另一个伸出手来,像是视那下落时产生的巨大的重力势能如无物一般,将最后之作公主抱的搂在了怀里。

  “初次见面!御坂开心的说。”

  最后之作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抱住自己的人。

  不过回应她的是对方愤怒的咆哮。

  “我说你是想死吗!就这么从上面跳下来?啊?”

  然而面对着一方通行的怒吼,最后之作却是充耳不闻。

  她伸出手来,揽住了一方通行的脖颈。

  “御坂很早就知道你了哦!”

  她嬉笑着晃动着双腿。

  “御坂御坂在研究室等了好久好久,大家都安慰说你一定会来的。不过御坂御坂实在是等不住了,所以就自作主张的来找你了。御坂御坂解释道。”

  “你是属于御坂御坂的那一个一方通行吗?御坂御坂有些不确定的问。”

  “……啊。”

  一方通行闭了闭眼睛。

  “你还真是难缠啊,小鬼。”

  一方通行一边说着,一边将最后之作放了下来。

  他半蹲下身去,伸出双臂来环绕住了最后之作。

  “没错。”

  这个少年低声的道。

  “我被你套牢了……”

  “我是你的那一个,一方通行。”

  “虽然很抱歉打断你们……但是,我说,这种话你们自己留着没人的时候说不行吗?”

  中原中也牵着爱丽丝的手走了过来,后者现在还在不高兴的踢踏着自己的小皮鞋,脸颊气的一鼓一鼓的。

  “林太郎呢,中也?”

  她拽着中原中也的衣角问。

  “BOSS的话应该快赶来了……”

  中原中也的这句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爱丽丝!爱丽丝!”

  穿着风衣、看起来有着莫名颓丧的模样的中年男人站在另一艘船上,冲着这边伸出手来。

  “你跑去哪里了,我好担心啊!”

  “林太郎是大笨蛋!才不要原谅林太郎呢!”

  一方通行“哼”了一声,摆了摆手。

  “哗啦——”

  那些巨大的海浪“唰”的一下全部砸了下来。

  “?!”

  还在甲板上的柯南就这样被浇了个透心凉。

  人干事?!

  他望向下面的一方通行,听到对方正在和另一个橘色发的青年交涉,但是不期然却又想到自己之前看到的景象。

  漫天的海水无边无际,像是臣民在恭顺的等待着来自于王的命令。似乎只要那个人一声令下,那么它们立刻就会成为王手中的盾王手中的剑,

  “按照之前的协定,这些家伙就交给我们了。”

  中原中也吩咐自己的属下们上船去,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居然敢在横滨的地界上面肆意动手的家伙都收拾回去,免得再晚几步那些闻风而动的警察赶来了,事情就不是这么好收场了。

  “切。”

  尽管很像亲手教训一下这些家伙,但是看在之前和港口黑手党有过协定的份上,一方通行也就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

  反正看那个男人的样子……也不像是会轻易地放过这些人的……

  一方通行瞄了一眼那个正在低声下气的安慰着金发小姑娘的男人。

  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角。

  “怎么了?”

  一方通行低下头来,看着自己腿边的最后之作,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说起来,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御坂和别人完成了交易,作为报酬,对方将御坂御坂和一方通行都送来了这个世界。御坂御坂不是非常明白的试图解释。”

  一方通行在意的却是另外的事情。

  “你和谁做交易了?”

  可别是把自己卖了还在帮别人数钱吧?

  作为全世界最了解一方通行的最后之作,一眼就看出来了一方通行那一副表情下面想的都是些什么。她立刻出声反驳。

  “才不是!御坂可是很聪明的!御坂御坂试图反驳百合子的说法。”

  “……百合子是什么鬼?!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会揍你啊?!”

  “因为有的世界里面的一方的确是叫百合子没有错,这个称呼御坂非常喜欢。御坂御坂开心的说。”

  “……我真的要揍你了。”

  “百合子你不可以因为别人说了真话所以就恼羞成怒啊!御坂御坂对你表示了嘲笑。”

  “闭嘴啊你!”

  他们之间的相处乍一看吵吵闹闹,然而里面却蕴含着一种谁也没有办法插足的温馨。

  “说起来天都黑了……喂,最后之作,你饿了吗?”

  一方通行问。

  “呜哇居然这么晚了吗!御坂有些震惊。说起来百合子难道会带御坂去吃什么大餐吗?御坂御坂的心底有着小小的期待。”

  “你想要吃什么大餐哦……啊,电话来了。”

  一方通行朝着最后之作比了一个手势,接通了电话。

  “一方少年!!!”

  都不等一方通行说上哪怕是一个字,对面已经传来了欧尔麦特声嘶力竭的吼声,画面感之强烈让一方通行都可以脑补到电话的那一头,欧尔麦特一定是又激动的开始喷血了。

  “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啊啊啊!!”

  “我现在在横滨……”

  “你怎么又去了横滨……不对这个不是重点!”

  欧尔麦特吐槽到一半猛地意识到话题歪了,于是坚强的把话题强行的扭转了回来。

  “你今天怎么从体育祭上面比赛到了一半就跑了啊!”

  “因为有比那更加重要的事情出现了。”

  一方通行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反正他也不是多么在意那所谓的“第一”的名气。

  一方通行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最后之作。

  如果说在此之前,在最后之作出现之前,一方通行想要追随着欧尔麦特的脚步成为像是他那样的人的话,那么现在一方通行的想法完全就变了。

  他依旧要成为英雄。

  但是,不是为了帮助他人,也不是为了追求别的什么。他只是想要守护这个有最后之作在的世界,为此可以拼尽全力。

  我只想成为你一个人的英雄。

  “啊……总之,体育祭也算是结束了,你中途退出毕竟是你自己的意愿。不过你们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任性啊,你也是,轰少年也是,爆豪少年……应该也是吧。”

  这样说着的时候,欧尔麦特就忍不住的回想起了今天颁奖之前爆豪胜己的那一张凶恶脸。

  [啊?你们在说什么?不!这种第一老子不承认!那个阴阳脸的家伙根本就是在敷衍了事!还有那个瘦竹竿!那是中途退赛吧!这种施舍一样的第一名我才不稀罕!去死啊混蛋!]

  最后不得不用拘束带捆起来硬是塞到讲台上面领奖什么的……雄英建校这么多年大概也是独一份了。那么多媒体都在直播,总有一种丢人丢到了全国的既视感……

  无论是对于爆豪胜己本人还是雄英来说大概都是如此。

  “你打电话过来就为了这种事?”

  一方通行问。

  “啊,主要还是担心你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顺便一方少年,不要以为在体育祭时间就可以到处乱跑了啊,后面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呢!”

  “啊?啥事?”

  “传统啦,传统。”

  “每一年雄英的体育祭之后,都会安排学生们前往不同的英雄事务所,接受为期一周的学习训练。明天要安排这个,你记得回来啊!”

  “哦。”

  等到一方通行挂断了电话,就看见森鸥外正一只手牵着爱丽丝,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雄英的实地研修吗?要不要来我们这里?”

  “……你们不是黑手党么。”

  “瞧你这话说的,我们可是有着政府机关颁发的文件的合法组织啊。”

  森鸥外绝口不提当年就为了这薄薄的一张异能经营许可证,横滨死了多少人,又是怎样换乱的一副场面。

  “不了。”

  一方通行冷漠的拒绝了他的请求。

  就算是站在黑暗里面,一方通行也想要朝着光明的方向前进。更何况他也不愿意让最后之作担心。

  说起来也奇怪,明明一方通行和最后之作这应该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但是他们之间没有陌生也没有隔阂,熟稔的就像是已经认识了许多年。

  “英雄?御坂御坂似乎听到了什么非常有趣的话题!”

  最后之作在一方通行的面前蹦蹦跳跳,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力。

  “啊?你什么意思?”

  一方通行瞅他一眼。

  “只是很奇怪你会有这种想法啦……”

  最后之作双手交叉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不过御坂知道,你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是英雄了。——哪怕世人都不曾触碰不曾知晓,但是我们记着的!有好好的书写在记忆里面的!”

  她的笑容像是怒放的百合花。

  “你是我们的英雄。御坂御坂这样坚信着!”

  无论在哪一个世界,你都是最后之作和御坂妹妹们的英雄。

  “……说什么呢!”

  一方通行扭过头去,伸出手来胡乱的揉了一把最后之作的脑袋。

  “谁教你说的这些话啊。”

  “头发!头发要弄乱了啦!御坂御坂气愤的指责着!”

  但是隔天一方通行就已经后悔了自己为什么没有答应之前森鸥外的邀请。

  “为什么要给我特殊指定……?”

  一方通行满脸懵逼的看着相泽消太。

  “虽然因为你在体育祭上的出色表现,有不少英雄的事务所都指名了你,但是我们经过考虑之后,果然只有这一家能够真正的帮助到你。”

  “唔……”

  一方通行其实并不太在意自己究竟在哪里,终归他只要看顾好最后之作就可以。

  不过……

  “又是横滨啊。”

  那昨天根本就没有必要回来东京啊。

  一方通行叹了一口气。

  这时,从办公室的门外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请进。”

  相泽消太应了一声。

  门被人一把推开。

  站在门口的是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如今都手持着开膛了的枪,一脸警惕的看着里面。

  为首的警官眯了眯眼睛。

  “一方通行吧。”

  “麻烦你为了昨天在横滨擅自使用个性作出具有攻击性的动作一事……和我们走一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