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9.来自异世的旅人(九)

9.来自异世的旅人(九)

  当然,死柄木弔的手还没有能够摸到一方通行的下巴,就已经在清脆的“咔吧”声中,再一次的折断了。

  “好粗暴啊。”

  他抱怨着。

  “真是的,如果不是这里环境特殊的话,这可是会是很疼的啊?”

  “环境特殊……”

  一方通行把这几个字在口中咀嚼了几遍,露出了一抹冷笑来。

  “我就说怎么可能在我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把我带来这种地方,甚至是接近我的身边。哪怕是空间能力者都做不到这个地步。”

  一方通行一边说着,一边却是想起了御坂美琴身边那个痴女一样的白井黑子。那个LV.4的女孩拥有的能力就是空间移动,只不过无法接触到皮肤的话都是白搭。

  说到这个一方通行就有些懊恼。之后欧尔麦特也通过警方知道了野原和佳子能力发动的因素并且告知了他,一方通行只能悔恨自己为什么一时粗心大意没有管那个女人伸过来的手被她抓住,才导致了不得不喝欧尔麦特绑定的、如今的局面。

  不过考虑到欧尔麦特做的香喷喷的咖喱鸡……

  一方通信舔了舔嘴唇,表示他没有什么意见,这样也还行。

  ……你的节操呢,都被你吃了吗。

  “这里,是梦境吧。”

  一方通行伸出手来,搭在了死柄木弔的肩膀上。下一秒,也有着正常的成年人体型的男人就“嘭”的一下被甩出去了好远。

  “你们的能力,还真是奇怪啊。和我们不是一个体系,所以防御起来都不是那么容易了呢。”

  一方通行皱着眉抱怨着。

  学园都市中的能力者们在使用自己的超能力的同时,还要辅助着大脑的计算。他们虽然名为超能力,但是本身的归属却是属于“科学侧”的。

  计算能力越强,对于自己的能力的控制也就愈发的细微,相对应的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就越大。将科学与不科学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这就是学园都市。

  但是这个世界里面的[个性]却又和一方通行曾经所熟悉的不一样了。[个性]的强弱先天而生,后天的各种锻炼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可以更好地适应和使用而已。不存在计算,不存在考量,那是有如吃饭喝水一样自然的东西。

  只不过,就像是身体有极限一样,个性也有着极限。使用到了一定的程度身体就会无法接受。

  ……真神奇。

  “哎,这种事情都可以看出来的么?”

  被暴力的砸了出去的死柄木弔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伸出手来抚了抚自己铁定已经是碎掉了的肩骨。

  “嘶——好疼啊。”

  他抱怨着。

  “幸好这里是梦境,所有的伤害都不会再现实之中体现出来,不然的话伤才刚刚好一点就又要被你打伤,我可不是受虐狂呀。”

  “现在……”

  死柄木弔那隐藏在手遮掩下的脸颊上闪过了兴奋的光芒。

  “在这里,你就只会是我的笼中鸟了。”

  在他这样说完之后,原本雪白的空间开始产生了变化。有“天空”的概念产生,密布的阴云像是要把里面的一切生物都罩起来一样。

  “你的名字——还没有告诉我呢。”

  一方通行有些烦躁的皱了一下眉。

  “本大爷是一方通行。”

  死柄木弔沉默了一下。

  这名字听着一点都不像是真名。

  他这样想着,但是并没有这样问,只是把满心的漆黑的恶意用笑容包裹了起来,像是在给毒药包上一层晶莹透亮的糖纸。

  “一方通行……”

  不知道为什么,一方通行觉得自己的名字被他这样念出来,会有一种像是蛇类黏糊糊的爬过去的那种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了起来。

  “嘁,别那样喊我的名字,听起来真是恶心啊!”

  一方通行一边说着,一边操控着气流卷起风暴,想要把死柄木弔吹走。

  他对于精神这一块的能力的应对不是多么精通,毕竟这种能力整个学园都市都没有几个。食蜂操析那女人太过于精明,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和一方通行正面对上——或者说,整个学园都市大概也没有谁想要和一方通行对上。

  当然,十年记忆之中的上条当麻是个例外。那家伙是BUG,不能够以常理去推测。

  “没有用的。”

  面对着在自己的眼前纠集起来的龙卷风,死柄木弔却是爆发出了一阵充满着恶意的笑声。

  “我能够入侵你的梦境,这里自然变成了由我掌控操纵的空间啊!”

  他的那一双猩红色的眸子里面闪过了疯狂的光芒。

  “德瑞姆(Dream)。”

  在死柄木弔喊了这个名字之后,那些一方通行刚刚卷起来的风暴就像是被一只手按下去了一样,消弭于无形。死柄木弔将头转向一方通行的方向,那张脸上的表情如果能够被看见的话应该满是得意的神采。

  “哈……哈哈哈哈……怎么,以为这样就能够让我束手无策了吗?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一方通行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爆发出了巨大的笑声。

  “轰隆——”

  “咔嚓——”

  从他的身边传来了闷响,像是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寸寸的皲裂。到了最后,这白色的空间就如同被打碎了的镜面那样碎裂开来,一方通行俨然处于那一个碎裂的中心点。

  “不过是这种手段罢了,还想要困住我一方通行?!”

  白发的少年冷笑了一声,身形从这里消失。

  被留在原地的死柄木弔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始焦躁不安的、习惯性的抓挠自己的锁骨处的皮肤,留下了道道的血痕。

  “啊啊,不行,好像要啊……那个表情……还真是该死的骄傲,让人想要彻底的撕碎……!”

  他就像是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发出了记仇的、不开心的声音。

  “忍耐一下……稍稍再忍耐一下……要做好周全的计划,然后彻底的把那个家伙关在笼子里面拴上锁链才好呢……”

  他的肩膀不小心动了一下,顿时从那里传来了痛入心扉的疼痛感。

  “好疼!下手居然这么重吗!”

  他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最后才像是想起了什么,神色倦倦的喊了一声。

  “德瑞姆!”

  而下一秒,他也就从这里这梦境的空间里面消失了。

  一方通行用手臂撑着床坐了起来,窗外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昭示着有一天的到来。

  他左右看了看房间,终于反应过来……啊,这里是欧尔麦特的家。

  ……那之前那个死鬼是怎么一回事?!擅自跑到别人的梦里面大放厥词是一个什么操作?!

  一方通行的手指不自觉的收缩抓紧了床单,看上去要是某人就在他的面前的话很可能会直接把这家伙的头摁倒地心里面去。

  于是欧尔麦特过来喊一方通行起床吃早点的时候发现,后者的脸色……很不好?

  这孩子难道还有起床气吗?

  老父亲(bushi)在心底忧虑的想着。

  “少年!一会儿和我一起出去一趟吧!”

  “干啥啊?”

  一方通行闻言看了看窗外才早上八点就已经很有威力了的太阳,打从心底不想动弹。

  “我得去一趟雄英。”

  一方通行:“……哈?”

  雄鹰?养老鹰的地方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