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198.龙凤双胎
  此为防盗章

  彼此并无夫妻之实,面对面,姜玉姝不免羞窘,可虑及对方受伤行动不便,只能佯作自然。她深吸口气,又拧了拧帕子,靠近问:“伤口觉得怎么样?”

  “方胜刚才又给包扎了一回,敷着药,不大疼。”郭弘磊端坐,虎目炯炯有神,隐露期待之色。

  谁知,姜玉姝手中的帕子尚未贴近,后腰便被小侄子搂住了!

  “婶婶,”郭煜晒黑了,也瘦了,幸而一路没生大病。他趴在二婶背上,无精打采,噘着嘴说:“煜儿饿了。”

  “哦?”姜玉姝诧异转身,抱住黑瘦小孩儿问:“我猜猜,你肯定又不吃馒头了,对不对?”

  郭煜委屈问:“为什么老是吃馒头?就没别的吃么?”

  姜玉姝无可奈何,“眼下只有馒头,等过阵子才有别的食物。”

  几个丫鬟侍立一旁,小桃忍不住问:“少夫人,让奴婢伺候公子吧?”

  姜玉姝还没张嘴,郭弘磊便道:“不必了。你们去照顾老夫人。”语毕,他拿走她手中的帕子,偏着头,自己擦身。

  “……是。”小桃忍着失望,黯然屈膝。同为大丫鬟的碧月抿嘴,偷偷嗤笑;娟儿则一无所察,恭顺告退。

  姜玉姝一边逗侄子,一边好奇问:“听说潘大人是百户,不知在军中、百户是多大的官儿?”

  “正六品,手底下百余兵。”郭弘磊十分熟悉。

  姜玉姝又问:“那,总旗呢?”

  “手下五十余兵,说是七品,实际未入流,毕竟一卫便有一百个总旗。”郭弘磊搁下帕子,单手抖开玄色外袍,有些费劲。

  姜玉姝见状,忙道:“小心伤口,来,我帮你。”她隔着小炕桌探身伸手,助其套上袍子,垂眸系衣带。

  两人相距甚近,郭弘磊目不转睛,盯着对方精致如画的眉眼,那纤长浓密的睫毛,一眨又一眨,娇憨秀气,令他心痒痒,莫名想伸出手指挨一下扫刷……

  “好了!”姜玉姝拍拍手,忧心忡忡,“我问过方大夫,你这伤,至少需要休养一个月,可咱们距离西苍只有两百多里了。假如,到时官府命令男丁立刻充军,几个伤患该怎么办?”

  郭弘磊低声告知:“放心,我已托人先行打点,好歹等伤势痊愈再投军,否则上阵便是送死。”

  姜玉姝心弦一紧,脱口而出,“你可一定不能死!”

  “这……”郭弘磊欲言又止,斟酌再三,郑重承诺道:“我尽力而为!”

  栅门外·拐角处

  潘奎抱着手臂,悄悄审视昏暗憋闷的牢房,皱眉问:“流放三千里,郭家人都是这么过的?”

  “当然。”张峰瞥了瞥,严肃表示:“我们押解犯人,必须得遵守规矩,赶路便赶路,夜宿便夜宿,样样照着规矩办。”

  潘奎搓搓下巴胡茬,生性直率,疑惑问:“按常理,勋贵世家遭逢巨变,百余口人被流放,忍饥挨饿风吹日晒,想必满腔怨愤、忧愁低落,可我怎么看他们挺镇定从容的?融洽说笑,简直不像犯人。”

  “其实,我们也很惊奇。”张峰感慨万千,唏嘘告知:“这些年,我押解过不少世家贵族,有几十口人的,也有几百口人的,一般在流放途中,犯人会逐渐抛却涵养礼仪、变得自私冷漠,争斗时往往不留情面。有的甚至丝毫不管亲人死活,只顾自己。”

  久经沙场,潘奎并不意外,“患难方现真性情。生死攸关之际,人人都想活命。”

  “但郭家却不同!”张峰既是由衷欣赏,又感激救命之恩,大加赞赏道:“初时,我们还担心犯人窝里乱、耽误赶路,谁知他们竟一直没乱!您瞧,至今仍秩序井然。唉,真是不得不佩服郭二公子,年纪轻轻,却十分沉稳,文武双全,能屈能伸,管束有方——”

  潘奎抬手打断:“得得得!行了,别夸了。”他转身离开牢房,揶揄说:“张大人如此赞赏,不知道的,恐怕怀疑你收了那小子的贿赂。”

  “您这话未免太冤枉人了!”张峰脸色一变,“张某敢对天起毒誓,若是收过郭家贿赂,不得好死!”

  潘奎忙道:“咳,玩笑话而已,别当真。”

  “郭家该死的人早已经死了。”张峰恩怨分明,有心为郭弘磊解释,正色道:“事实上,其余人只是被牵连,本身并非大奸大恶之徒,何必一棒子全打死?”

  潘奎哼了一声,昂头负手,若有所思。

  次日·清晨

  休整三天,风尘仆仆的郭家人无需早起赶路,终于能睡个懒觉。

  男女分开,中间一堵破矮墙,鼾声阵阵。

  郭弘磊自幼习惯早起练武,根本躺不住,便披衣起身,不由自主,扭头朝隔壁女眷的歇处望了望:

  唔,看不见她,被丫鬟挡住了。

  他莞尔,轻轻走向栅门。

  炎炎夏日,闷热不堪。张峰有令在先,白天时允许犯人到后院透透气,但严禁踏出院门半步。

  铁锁“咯啦”作响,驿卒开了门,郭弘磊自去后院打水洗漱。

  下一刻,牢房角落一女子坐起,她揉揉眼睛,略理衣裙,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踏出栅门。

  天才蒙蒙亮,雾白茫茫。

  驿所建在官道旁,简陋僻静,后院有几株参天大树,枝繁叶茂,遮住了熹微天光。

  “你起得够早的!”

  “习惯了。”庭院里只有郭弘磊和四名官差,随口闲聊,他把木桶扔进井里,单手打水。

  辘辘吱嘎,水声哗啦。

  岂料,郭弘磊刚把桶提出井沿,突听后方响起女子凄厉尖叫:

  “救命!救——”

  姜玉姝深吸口气,缓了缓正欲开腔,却听背后传来丈夫嗓音:

  “论‘弱’,弱质女流比四弟瘦小多了。”

  郭弘磊拎着盘成圈的铁链锁,沉甸甸,“咣当”搁在板车上。他看着母亲,既失望又头疼,偏偏碍于孝道不宜直白顶撞,以免激怒老人,闹得影响赶路。

  “你们都下去。”郭弘磊挥退下人,隐忍道:“这辆板车,是专为家里的‘老弱伤病’向张大人苦求通融才得来的。孩儿自不必说,连她也没要求坐。莫非四弟比他二嫂更柔弱?”

  姜玉姝愣了一下,才明白“她”是指自己。

  王氏被次子的问话噎住了,勃然变色,厉声问:“弘磊,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呢?”

  “母亲——”

  王氏昂首打断:“哼,原来你还记得我是‘母亲’?”

  郭弘磊生性内敛,惯常面无表情,平静答:“孩儿怎么敢忘?马上要赶路了,还请母亲辛苦照管嫂子、煜儿和三弟。”

  王氏皱眉,百思不得其解,耳语质问:“一口一个‘三弟’,不知道的人,恐怕以为你也是姨娘生的!”

  姜玉姝实在听不下去了,叹道:“老夫人,消消气,要怪就怪我们只求得一辆板车。”

  郭弘磊毕竟年轻气盛,目光锐利,沉声表明:“孩儿从不管李姨娘或是张姨娘,只知道父亲有四个儿子!总不能任由三弟操劳发病吧?流放乃刑罚,意在惩治犯人,四弟体格强壮,官差岂能容他坐在车上?”

  “你、你这逆子——”王氏气得说不出话。

  眼看母子俩要争吵,姜玉姝不便拉婆婆,只能拽了拽丈夫袖子,打圆场道:“好了,都少说两句。老夫人一向最是慈爱,肯定会关照三弟的。”

  “慈爱”二字砸下来,王氏欲言又止,憋得脸色十分难看,冷淡盯着姜玉姝。

  这时,畏缩杵在一旁的郭弘哲鼓足勇气,慢慢凑近,嗫嚅说:“我、我走得动的,理应让四弟坐。”

  郭弘轩偷瞥瞥二哥,叹了口气,谦让道:“不必了。三哥,还是你坐吧,我跟着二哥走路。”

  “很好!那就这么定了。”郭弘磊扭头一望,催促道:“张大人来了。阿哲,赶紧上去坐好。”语毕,他不由分说,先把病患推上板车,而后拿了两个包袱塞给弟弟,朗声嘱咐:“帮四弟和你二嫂拿着包袱!”

  “啊?哦,好。”郭弘哲忙不迭抱紧包袱。

  姜玉姝提醒道:“不用抱着,搁腰后靠着吧,减轻颠簸。”

  郭弘哲言听计从,并执意接过二哥的包袱。而后,他低下头,静静缩在角落里,没敢看嫡母一眼。

  这时,张峰大踏步赶到,按着刀柄吩咐:“启程。”

  副手刘青便高高扬手,凌空“噼啪”甩了个响鞭,吆喝道:“日行五十里,走了!”

  晨风凉爽,日上树梢。

  “又委屈你了。”郭弘磊饱含歉疚。

  姜玉姝笑了笑,一本正经道:“没什么,我倒更乐意走走,练好了身体才能屯田。假如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下地呢?”

  “等到了西苍——”郭弘磊停顿。

  “怎么?”

  郭弘磊摇摇头,“没什么。到时再说。”他回头招呼,“四弟,快点儿!”

  “哦。”郭弘轩无精打采,焉巴巴。

  有了板车,老弱伤病不再拖慢行程,姜玉姝原以为能快速抵达下一驿所。

  然而,她错估了自己和多数人的体力!

  日暮西斜,漫长的官道延伸向远方。

  每当上下坡时,腿部和腰部剧烈酸胀疼痛,几乎无法弯曲,万分难受。

  莫说五十里,大家闺秀何曾日行过十里八里?姜玉姝和丫鬟互相搀扶,一步一步,颤巍巍地下坡,简直步履蹒跚。

  “嘶,唉哟。”大腿尤其酸疼,僵绷得扯不开。姜玉姝狼狈咬着牙,频频倒吸气,根本轻快不起来。

  “姑娘忍忍,官爷说驿所就快到了,晚上奴婢拿药油给您揉揉。哎呀,腿好酸,怎么这么疼!”翠梅也腰酸背痛,步子迈大些,便龇牙咧嘴。

  姜玉姝掏出帕子,胡乱擦了擦汗,感慨道:“四体不勤,忽然日行五十里,一开始真够难受的!不过,熬过七八天,估计就适应了。”话音刚落,她面前突横现一宽阔后背,尚未回神,整个人已经趴在那背上了!

  “哎——”彼此紧贴,姜玉姝被陌生的体温烫得手足无措,“不、不用,我还是自己走吧,你这样太累了。”

  郭弘磊背着妻子,步伐稳健,浑不在意道:“无妨,你才多重?别逞强了,困就睡会儿。”

  睡?怎么睡得着?姜玉姝道了谢,双手小心翼翼放在对方肩上。

  习武之人敏锐。背负着软玉温香,娇弱女子呼吸清浅,一下下落在自己后颈,似绒绒羽毛拂过……郭弘磊顿感燥热,暗中调整气息,越走越快。

  “二哥,等等我!”郭弘轩大汗淋漓,苦着脸,一溜小跑追赶兄长。

  姜玉姝本以为自己不可能入睡。

  但不知不觉间,她意识模糊,神智逐渐消失,酣眠了半个时辰!

  “姑娘?姑娘醒醒,驿所到了。”翠梅附耳告知。

  “嗯?”姜玉姝半睁开眼睛,眸光朦胧,回神后一咕噜下地,尴尬道:“抱歉,我睡着了。”

  “客气什么?我照顾你是应该的。”郭弘磊站定,出神地仰望门匾,嗓音低沉浑厚,缓缓道:“沧山驿,北上的第二个驿所。离都城越来越远了。”

  姜玉姝会意,宽慰道:“有朝一日,我们未必不能重回都城!”

  “没错。”郭弘磊转瞬振作,把所有悲缅深藏于心底。

  夜间

  “怎么样?”姜玉姝满怀期待,奔近相迎。

  郭弘磊返回,端着一个小炕桌,桌上有烛台和文房四宝,放在较安静的墙角。

  姜玉姝挽袖磨墨,笑盈盈说:“辛苦你啦。”

  “这屋里干草多,用烛火千万要小心走水。”郭弘磊一边叮嘱,一边盘腿而坐。

  “知道!可不敢不小心。”

  小夫妻对坐,郭弘磊凝视妻子,“你是要写家书吧?”

  “对。除了家书,还想记录一些事。”姜玉姝干劲十足。

  郭弘磊点点头,铺平纸,提笔蘸墨,行云流水般写下“岳父母大人膝下敬禀者”一行字,笔锋遒劲,力透纸背。他埋头写信,低声说:“我曾听玉姗提过你不大通文墨,有什么话想告诉长辈的?你说,我帮你写。”

  “什么?”姜玉姝一脸错愕,诧异问:“姜玉姗她——妹妹居然说‘我’不通文墨?乃至不会写信?”

  郭弘磊笔尖一顿,懊恼抬头——

  “谁在哭?”

  “你俩盯着后院,我们去瞧瞧!”两名官差不敢怠忽职守,匆匆探查。

  驿所内并无闲杂人等,呼救女子恐怕是自家的。

  郭弘磊即刻撂下木桶,循着哭声,随官差找到后廊一间破旧耳房前。

  三个男人见房门半敞,传出一女子哭声。

  “谁?”官差以刀柄推开门,疑惑望去:

  小桃衣裳被撕裂,脸颊红肿,嘴角破裂流血。她跌坐在地,双手抱胸捂住自己上身,抬头见了郭弘磊,立刻跪地膝行,委屈哭喊:“二公子……求公子为奴婢做主!”

  郭弘磊沉下脸扫视四周,劈头问:“谁干的?”

  官差提刀搜查,却一无所获,人早跑了。

  “快说!究竟谁干的?”郭弘磊迅速审视门窗。

  小桃羞愤不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哆嗦答:“奴婢、奴婢没看见他的脸,只看清楚了他身穿戎装。”

  戎装?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

  官差清了清嗓子,“咳,戎装?你可看清楚了?不准信口胡说啊。”

  郭弘磊催促道:“具体说一说!”

  小桃急赤白脸,气愤表明:“公子,奴婢看得一清二楚,那卑鄙下流的登徒子就是穿着戎装,简直畜牲!”

  驿所并不大,且僻静,小桃尖利的嗓音传遍里里外外。

  因听见“戎装、畜牲”,潘奎无法置若罔闻,率领几个手下大踏步赶到,黑着脸问:“哎,你真看清楚了?这驿所里穿戎装的,除了老子,便是老子的手下,你要是指不出登徒子,就是诬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