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帝师系统 > 33.式微
  白矢穿的是轻便的鞣皮甲衣,匕首一下子刺进来,他几乎感觉刀剑要磕在他肋骨上。乐莜怒吼一声,压着他朝后退一步,压着他抵挡的铁剑,就将匕首朝下划去!

  乐莜只带了四五个卫兵,他身边却少说跟了二三十人随从。

  随从连忙拔刀朝乐莜劈去,蒋克里大吼一声,拔刀冲上去,齐问螽自知不是那块料,只牵着马往后站了站。他刚想让狐逑也躲一躲,一转头,却看狐逑的矮马还在,人却不见了!

  这时候,前头都拼命呢,齐问螽暗骂一声,也顾不上狐逑死活了。

  乐莜的卫兵也都是孤胆忠心,拔刀纷纷挡在乐莜身侧!

  白矢痛的要昏死过去,他都能感受到自己胸前被划开一个深可见骨的刀痕,热血随着心跳一股股的朝外涌。

  他胳膊还抵挡这乐莜往下劈他的力量,松开手猛地让另一只手接过刀,换手朝乐莜脖子扎去!

  乐莜本能的感觉到危险,连忙往后一仰退去,短匕从他皮甲的口子拔出去,绿松石遇见红血,又有雨水滋润,发出诡异的蓝绿光芒。

  白矢的随从连忙朝乐莜扑去,但乐莜已经红了眼,要与他拼命,他双臂胸口受伤也顾不上,摆开手大喝一声,将几个人横扫出去,又要去杀白矢!

  乐莜浑身衣甲都被划破,好几道伤口渗出血来,却反而更狂怒,他伸手弯腰,猛地冲过来,一把抱起白矢。

  白矢一惊,抬手就要往他后背上刺去,乐莜却在这瞬间,拿他就跟怀里的一根桩子似的,猛地倒往地上砸去!

  这一摔,怕是非要断了脖子不可!

  白矢也算是战场浸淫多年,一边护住后颈,连忙将手中刀柄,使出拼命的劲儿,反朝乐莜后脑砸去!

  乐莜被他这凶狠的力道也砸的懵了,力道一松,带着他朝后倒去,腿一软,半死不活似的倒下去。

  白矢摔在地上,两眼一白,冷雨打的脸上肌肉直跳,耳边刀剑相撞的声音就像是过电,他在战场上的本能逼着自己猛地弹起来,几乎睁不开眼的连忙在泥地里找剑。

  白矢捡起刀,胸口痛的腹部肌肉都在抽搐,他看到乐莜后脑一片血肉模糊,猜他是被打的昏死过去,爬起身来就想补刀!

  乐莜的四五个卫兵也是玩儿命似的猛,其中一人看见他要杀乐莜,身上插了刀还在狂吼着往他冲来!

  白矢有些站不稳,连忙挥刀过去,只感觉刀尖一顿,他手里的刀已经插在了冲来那卫兵的腰腹间,他猛一转头,却看着乐莜其他几个卫兵,拖着乐莜就往汾水走!

  他们还想救走乐莜!

  不用白矢打唿哨,蒋克里带着其他几个随从连忙扑上去,却眼睁睁看着乐莜的随从压根就没想自己下水,一个个站在河边以死相拼,竟把乐莜拖进水中,一推,推了出去!

  白矢吼道:“不要放他活着回去!”

  但他却被缠住了,他的刀插进乐莜那卫兵的腰间,那卫兵竟按住刀柄,一只手扣住他肩膀,不让他拔刀也不让他走!

  白矢一惊,看向那卫兵的脸,却看那年轻卫兵竟口唇含血,轻蔑一笑,一口血沫啐在他脸上,哑着嗓子艰难道:“你在军中声望再高,还比得过、比得过三四十年亲征,永远杀在第一线的大王么——若不是他勇武作战,又怎会在这次大战中受伤……”

  白矢可不想听这年轻小兵再说话,他拧了拧刀刃,那卫兵大吐一口血来,竟犯狠的咬着牙,手从白矢肩膀上挪到他颈上,憋出两个字来:“不配……”

  白矢被这卫兵临死前的一口气拢住,竟肝颤,几个随从过来,扒住那卫兵,生生将他朝后拔去!

  白矢满脸血和唾沫,黏在脸上,雨水也刷不掉,他用湿透的袖子擦了擦脸,吼道:“乐莜呢!”

  乐莜的卫兵满身刀剑,硬挺挺的跪在河岸边,但风雨交加,汾水涛涛,哪里还有乐莜的身影。

  刚刚吐了他一脸血的卫兵还支棱在地上,他一双眼还死死瞪着白矢:“你不配……”

  白矢不管他说的是什么不配,是不配什么,但“不配”这两个字,简直是世界上最能刺痛他的词语了,他猛地拔剑,将卫兵的头颅一下子劈下来,当那蔑视的眼神滚落在地,他一口浊气才呼出去。

  地上,他的随从倒了七八个,连蒋克里都受了伤。

  白矢摇头:“我太愚蠢了,我竟然还想来找他。他就是个感情大过脑子的蠢货,不过因为淳任余对他有恩,就连路也看不清了。”

  齐问螽过来:“罢了。咱们来争取乐莜也是为了胜算。不过就算没有他,也不怕没有胜算。好几家都已经出去寻太子舒了,如果找到太子舒的尸首,这事儿就再无输的可能性了。”

  蒋克里也擦了擦脸上的血口子走过来。蒋家送来当随从的少年,竟成了最后存活的独苗,他再无选择,更多几分不要命的狠劲儿,很得白矢欣赏。

  齐问螽:“不过,我找不到狐逑了。怕是……刚刚吓跑了。”

  白矢回过头来:“吓跑了?他怕是早就想跑了。狐氏不入流的一支,几百年之后还是不入流,不成事的小子,亏我之前还看他机灵。跑就跑吧,他狐氏家督在曲沃,根基在旧虞,等把他全家屠了,看他能玩哪儿去。”

  白矢低下头去,解开皮甲在腋下的系绳,展开看,里头中衣早被血浸透,伤口可怖的横亘在胸口,他吃力的喘了一口气:“那群大巫还没到?再不来,我怕是回不了曲沃就要流血流死了。”

  齐问螽连忙躬身:“他们该到了,咱们去汇合的地方吧。您不也派了上百人人沿着河去找太子了么,要不要叫回来一部分。”

  白矢:“不用,找到舒的尸体才是最重要的。也要谢谢先生了,若不是先生与巫医都有来往,便没有今日。”

  齐问螽此刻连忙低头:“……怎么会,是公子有让人忠诚的能力。”

  **

  师泷眉头紧皱,满脸是水,大步走在狂风骤雨中。

  他头发散乱,湿透的衣袖竟然也被风鼓起。

  刚蔓延起的大火,还没来得及因风而嚣张鼓动,就被雨浇的半死不活,只有些背雨处还在暗暗燃烧着。连绵看不到边界的帐篷群,被风吹得像是挂杆上的衣袍。

  雷暴与闪电令所有人胆战心惊,除了黑甲的晋宫近卫四处奔走外,还有不少家族派人出来寻找太子,他们拎着铜灯呼喊乱跑,一个个听见了雷声,就忍不住缩着脖子矮着身子走。

  这些人哑着嗓子喊,面上带着奇妙的神色。

  确实奇妙。

  有的已经悲痛的要走不了路了,有的年轻小辈却掩抑不住脸上的兴奋和忐忑,还有更多人和师泷打了个照面,似惊惶似幸灾乐祸的看了他一眼。

  好几拨人都想上来拦住他。

  但或许是他走的太杀气腾腾了,竟没有一个人来敢搭话。

  师泷心底后悔。他不该一个人出来。

  或许他都回不去了。

  但他想了想,又冷笑。

  要是找不到太子,他早晚都是个死。

  晋王的头被发现,最早是因为祭台上每层摆放八个的灯油塔倒下来了。

  灯油塔彻夜燃烧,翻倒之后,灯油顺着祭台的石像画流了下来,火也淌下来,极快的引燃了靠近祭台的帐篷。宫中中官就连忙派人去祭台上将灯油塔扶起来,再从上头浇水下来。

  汾水沿岸风大,眼看着帐篷都要烧成一串,祭台也变成了火台。寺人毕竟命贱,虽身份不该登上祭台,但毕竟这事儿太危险,也被人派上去清理灯油。

  然而一个眼尖的寺人却看着祭台顶端的桌案上,放着什么东西。

  这还不到放祭品的时候,谁这么大胆摆上了祀天的牲?

  他连忙叫着几个寺人一起上去,想大事化小,赶紧拿下来。却未想到走近一看,通体燃着火的祭台照亮了一切,也照亮了那案台上满面痛苦的头颅。

  寺人们出入宫廷,谁还能不知道这张脸。

  几个胆小的寺人被吓得差点跌下祭台,他们连忙找了司宫来看,司宫也吓得发了疯,不知该去找谁,更不敢动手拿下来,他们想去找王后,却想起来王后太子应该都和晋王一起在祭祀大川,并不在帐下。

  一群人吓得浑浑噩噩,只能去找了师泷。

  师泷不顾衣服被火烧着边角,一步三个台阶,飞跑上祭台,灯油在骤风中烧的窜高起来,火舌几乎要舔上他的宽袖,头发几乎都要被火烤的卷缩起来,他满身火光,望着淳任余满是血污的面容,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怕血,而是被那张面容上的神情震住,竟两膝一软,两眼一白,跪在祭台面前。

  师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他只记得自己脱下外衣,包裹着淳任余的头颅,两手沾满了血,两脚发颤的走下了祭台。

  他不敢低头看自己怀里的头颅,不是因为怕血,而是怕那个现实。

  耳边有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见了。他甚至没法一时间没办法思考了。

  才走到靠近祭台的王宫帐下,他就看到了帐外垂手等待的宫之茕。

  宫之茕随他进帐,看到包裹在外衣里那张面容,脸色惨白,半晌竟发出了个五脏六腑都挤在一处似的闷叫,嘴唇泛出不正常的血红来。他抖着双手接过头颅,似乎觉得自己这样拿着太过冒犯,师泷拿了个装奁盒的漆盘来,用袖子擦了擦,半跪下去,抬到头顶。

  宫之茕手竟一瞬间稳住了,轻轻放在了血红的漆盘上。

  师泷用白帛盖住,放在了晋王平日里看竹简军报的案台上,他这时候才猛地一口气换进来,才想到要去思考:是谁干的。

  但这个问题其实不需要思考。

  他知道,一定是白矢。

  他却听到背后传来声音,连忙转过头去,只看到宫之茕跌坐在地。

  他还在摆着手与要扶他的近卫道:“没事、我没事——”

  说着说着,竟牙缝里沁出血来,从嘴角淌了下来。

  宫之茕连忙想用衣袖擦嘴掩饰,眉毛抽动着,想拼命用平日的冷漠掩盖此刻的大恸,含混着还想说:“扶我起来。”却一大口血呕出来,滴在衣摆上。

  他抬起头来,露出一口血牙,竟似发癫似的笑起来:“我收到了白矢在新田的消息,一路快马加鞭想要奔回来传递这条消息,谁能料到——”

  宫之茕的父亲是晋王的挚友,宫之茕也从小在晋宫长大,他陪伴晋王的时间,比白矢还长几年。他八九岁的时候,晋王就派人给他打一把小铁剑,穿一身黑色布衣,行走在宫中了。

  谁能料到做儿子的弑父,做臣属的却愿意以死相护……

  师泷与这位卫尉交际不深。除了晋王,谁也都跟他交际不深。

  师泷只能道:“宫君,我们还要寻找王后和太子!”

  宫之茕胡乱拿着衣袖抹嘴,弄得下巴都是血:“我、我知道!”

  师泷背过身去,给他一些空间,等他再转过头去时,宫君收拾好了自己的神情面容,帽子的黑绳扣在一张苍白的面容下,他正要开口,就听到有人说找到了王后。

  王后小腿受伤,在河岸被发现。

  有人去找到了晋王近卫的尸体,师泷就出发去查看近卫的尸体,想要窥得一些线索,能够找到太子。临走之前道:“你去寻南姬过来,大君十分重视她,她也很有能力,受太子喜爱,可以在这里坐镇。然后再派一些人找乐莜,将他控制住,千万不要让他离开!”

  师泷刚走,王后被人带回来,她面色惨淡的看了一眼晋王的头颅,没有掉眼泪,就斩钉截铁的要带人去找太子舒。

  王后说自己知道太子可能会被水卷到哪里,一定要亲自带人去找,宫之茕本想同她一起去,王后却要他去寻南姬。

  这个娇小的女人,此刻竟说话条理清晰。

  “就算姎死了,你也不要来找,而是要保护好南姬。明明没有对外公开,却有很多人已经知道出事,在沿岸寻找太子,怕是白矢已经告诉了其他氏族。若是有大军前来,或局势有变,就将南姬带去秦国,让她躲避开这件事。看局势,请你听她命令,她会知道该怎么做。”

  宫之茕正要问,魏妘道:“之茕,我要你与我发誓,就算赌上性命也要保护南姬。”

  宫之茕望了她一眼,只能压下对南姬的疑问,跪下道:“某愿以性命护南姬安全。”

  魏妘松了口气。

  宫之茕:“太子……还活着么?”

  魏妘摇头:“不知道。他腰上中了一剑。任余给他挡了刀”

  宫之茕:“您见到白矢了么?”

  魏妘惨笑:“岂止见到。他还在我面前,割下了我王的头颅,他还一副慈悲的样子,将我打昏扔在了河岸,说报我养育之恩……”

  宫之茕沉默。

  魏妘:“去吧。”她说着,受伤的小腿一瘸一拐,带着其他的近卫,顶着雨走了出去。

  宫之茕也走出去,带人打算去找南姬。

  而这会儿,师泷被风吹的走不动路,半天才到了河岸边。

  他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双手的鲜血已经干粘,他用力在衣襟上蹭了两下,没敢低头看自己的手。

  河岸边有七八个护卫的尸体,流的血都不是红的,兴许是大巫下的毒。

  血喂饱了沙子,雨水都刷不掉颜色,师泷知道,自己要是捞一把地上的河沙,保准每一颗都染的晶莹剔透了。他怕血的毛病,怕是要在今日给根治了。

  本来这里应该能看到很多足迹,但被雨冲刷的只剩一半了。

  血最多的地方,离护卫的尸体和篝火很远。

  看来淳任余是在这儿被割头的。

  拖出去好远才割了头。

  师泷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事儿是白矢干的。

  杀他也是杀,非选择这种法子,也就白矢心里有这种情绪了。

  白矢嚣张到亲自来了。

  那他为什么现在还不露面?

  是因为太子的尸体没找到?不对、若是如此,他也尽可以露面了,反正早晚都会找到太子的尸体。

  而是他不确定太子死没死……?

  这个可能性就太大了,再加上现在这么多人都在找太子,反而不像是找尸体,而是想尽快找到活着的太子,然后给他补上一刀!

  他低下头去,沿着河岸继续看,想要找到点蛛丝马迹,就算用蹄印判断一下白矢所带人马也好。

  但很快的,他发现自己找到了一大团被割掉的头发,旁边还有太子舒的玉质发簪。

  发簪已经断了,半截被河岸的水卷走。

  他才捡起发簪,就看到远处又有一小截儿东西。

  师泷走过去低头一看,头皮麻了一下。

  是一截小指,泡的有几分发白,血迹都被河水冲干净。看白皙纤细的样子,应该属于舒。

  他捡起来,放在掌心里,就算他盯着这截小指格物致知,也瞧不出当时太子所经历的景象,更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又是不是还活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