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帝师系统 > 33.式微
  白矢穿的是轻便的鞣皮甲衣,匕首一下子刺进来,他几乎感觉刀剑要磕在他肋骨上。乐莜怒吼一声,压着他朝后退一步,压着他抵挡的铁剑,就将匕首朝下划去!

  乐莜只带了四五个卫兵,他身边却少说跟了二三十人随从。

  随从连忙拔刀朝乐莜劈去,蒋克里大吼一声,拔刀冲上去,齐问螽自知不是那块料,只牵着马往后站了站。他刚想让狐逑也躲一躲,一转头,却看狐逑的矮马还在,人却不见了!

  这时候,前头都拼命呢,齐问螽暗骂一声,也顾不上狐逑死活了。

  乐莜的卫兵也都是孤胆忠心,拔刀纷纷挡在乐莜身侧!

  白矢痛的要昏死过去,他都能感受到自己胸前被划开一个深可见骨的刀痕,热血随着心跳一股股的朝外涌。

  他胳膊还抵挡这乐莜往下劈他的力量,松开手猛地让另一只手接过刀,换手朝乐莜脖子扎去!

  乐莜本能的感觉到危险,连忙往后一仰退去,短匕从他皮甲的口子拔出去,绿松石遇见红血,又有雨水滋润,发出诡异的蓝绿光芒。

  白矢的随从连忙朝乐莜扑去,但乐莜已经红了眼,要与他拼命,他双臂胸口受伤也顾不上,摆开手大喝一声,将几个人横扫出去,又要去杀白矢!

  乐莜浑身衣甲都被划破,好几道伤口渗出血来,却反而更狂怒,他伸手弯腰,猛地冲过来,一把抱起白矢。

  白矢一惊,抬手就要往他后背上刺去,乐莜却在这瞬间,拿他就跟怀里的一根桩子似的,猛地倒往地上砸去!

  这一摔,怕是非要断了脖子不可!

  白矢也算是战场浸淫多年,一边护住后颈,连忙将手中刀柄,使出拼命的劲儿,反朝乐莜后脑砸去!

  乐莜被他这凶狠的力道也砸的懵了,力道一松,带着他朝后倒去,腿一软,半死不活似的倒下去。

  白矢摔在地上,两眼一白,冷雨打的脸上肌肉直跳,耳边刀剑相撞的声音就像是过电,他在战场上的本能逼着自己猛地弹起来,几乎睁不开眼的连忙在泥地里找剑。

  白矢捡起刀,胸口痛的腹部肌肉都在抽搐,他看到乐莜后脑一片血肉模糊,猜他是被打的昏死过去,爬起身来就想补刀!

  乐莜的四五个卫兵也是玩儿命似的猛,其中一人看见他要杀乐莜,身上插了刀还在狂吼着往他冲来!

  白矢有些站不稳,连忙挥刀过去,只感觉刀尖一顿,他手里的刀已经插在了冲来那卫兵的腰腹间,他猛一转头,却看着乐莜其他几个卫兵,拖着乐莜就往汾水走!

  他们还想救走乐莜!

  不用白矢打唿哨,蒋克里带着其他几个随从连忙扑上去,却眼睁睁看着乐莜的随从压根就没想自己下水,一个个站在河边以死相拼,竟把乐莜拖进水中,一推,推了出去!

  白矢吼道:“不要放他活着回去!”

  但他却被缠住了,他的刀插进乐莜那卫兵的腰间,那卫兵竟按住刀柄,一只手扣住他肩膀,不让他拔刀也不让他走!

  白矢一惊,看向那卫兵的脸,却看那年轻卫兵竟口唇含血,轻蔑一笑,一口血沫啐在他脸上,哑着嗓子艰难道:“你在军中声望再高,还比得过、比得过三四十年亲征,永远杀在第一线的大王么——若不是他勇武作战,又怎会在这次大战中受伤……”

  白矢可不想听这年轻小兵再说话,他拧了拧刀刃,那卫兵大吐一口血来,竟犯狠的咬着牙,手从白矢肩膀上挪到他颈上,憋出两个字来:“不配……”

  白矢被这卫兵临死前的一口气拢住,竟肝颤,几个随从过来,扒住那卫兵,生生将他朝后拔去!

  白矢满脸血和唾沫,黏在脸上,雨水也刷不掉,他用湿透的袖子擦了擦脸,吼道:“乐莜呢!”

  乐莜的卫兵满身刀剑,硬挺挺的跪在河岸边,但风雨交加,汾水涛涛,哪里还有乐莜的身影。

  刚刚吐了他一脸血的卫兵还支棱在地上,他一双眼还死死瞪着白矢:“你不配……”

  白矢不管他说的是什么不配,是不配什么,但“不配”这两个字,简直是世界上最能刺痛他的词语了,他猛地拔剑,将卫兵的头颅一下子劈下来,当那蔑视的眼神滚落在地,他一口浊气才呼出去。

  地上,他的随从倒了七八个,连蒋克里都受了伤。

  白矢摇头:“我太愚蠢了,我竟然还想来找他。他就是个感情大过脑子的蠢货,不过因为淳任余对他有恩,就连路也看不清了。”

  齐问螽过来:“罢了。咱们来争取乐莜也是为了胜算。不过就算没有他,也不怕没有胜算。好几家都已经出去寻太子舒了,如果找到太子舒的尸首,这事儿就再无输的可能性了。”

  蒋克里也擦了擦脸上的血口子走过来。蒋家送来当随从的少年,竟成了最后存活的独苗,他再无选择,更多几分不要命的狠劲儿,很得白矢欣赏。

  齐问螽:“不过,我找不到狐逑了。怕是……刚刚吓跑了。”

  白矢回过头来:“吓跑了?他怕是早就想跑了。狐氏不入流的一支,几百年之后还是不入流,不成事的小子,亏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