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都市巅峰高手 > 第60章 文学系的香饽饽

第60章 文学系的香饽饽

  坐在车前的司机,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者。

  老者身穿唐装,眉宇间带着一股冷冽,回头看秦墨的眼神,有着不屑。

  秦墨微微一愣,笑了笑,“我从没说过自己很强。”

  “那年轻人,就莫要自不量力。”老者淡淡答道。

  秦墨不知所云,不知哪里得罪了这位老者,自己又何时自不量力了?

  美女打量了下秦墨,眼中划过一丝失望,并没再说什么,“好了,你下去吧。”

  嗯?

  这两人是智障吧?

  叫自己上来,说有事,完了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又让自己下去?秦墨无语的看了两人一眼,从车里下来。

  车门关上,坐在前排的老者傲然道,“小姐,小吴给你请的这保镖不行,还是让我保护你吧!老爷也放心。”

  琴陌寒疲惫的靠在车座上。

  这趟龙市之行,很是危险,而助理小吴却又请了一位大学生做保镖,在琴陌寒眼里自然是不靠谱。

  “福叔,您身体年老,我怕你有些闪失,不好向父亲交代。”琴陌寒淡淡回答。

  福叔傲然摆手,“我体弱年老,也总比一个大学生强,看那小子瘦的,一看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福叔说的也是。”琴陌寒点头道。

  就在这时,车窗突然响起了声音,琴陌寒将车窗放下,秦墨的笑脸出现在眼前。

  秦墨将手里的炸弹扔进了窗里,还有三个小型窃听器,“这玩意儿放在车底还是挺危险的,以后小心。”

  琴陌寒和福叔完全傻了眼,却见秦墨的手,缓缓伸向琴陌寒衣襟处,琴陌寒脸色绯红,就要打开秦墨的手,“你干什么!”

  “别动!”秦墨一把揪住琴陌寒衣襟纽扣,拽了下来,琴陌寒洁白的皮肤袒露出来。

  秦墨将纽扣扔在她车里,“又是监听器,有意思。”随即,笑着离开。

  琴陌寒盯着眼前的炸弹和监听器,目瞪口呆,吓得直接扔出窗外,炸弹已然被秦墨处理了,不能爆炸。

  福叔傲然之色全然不见,望着秦墨离去的身影,彻底震惊了!

  他是怎么发现的?怎么到的车底?怎么找到小型窃听器的?

  琴陌寒冷漠的面色,有了慌张,若是没有秦墨,今日他们恐怕就命悬一线了,“福……福叔,还是请他做保镖吧!”

  “嗯……”福叔傻愣了眼,点点头,不敢再去质疑。

  ……

  离开那两个奇怪的人,秦墨打车回到学校。

  到了宿舍楼下,却见王晓拿站在那里,高媛痛哭失声,秦墨皱眉看了过去。

  “王晓拿,之前是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高媛痛哭道,“我以后保证,再也不背叛你了。”

  高媛和笛闵被赶出乐天美妆后,笛闵因为丢了面子,就把高媛甩了,反正该玩的也玩了,笛闵无所谓。

  高媛这才回来,又找老实人王晓拿接盘。

  老实人是招你惹你了?还是刨你家祖坟了?

  秦墨气笑走过来,揽着王晓拿就往楼上走,“大男人有点儿尊严,不要丢了611宿舍的人。”

  本来犹豫不决的王晓拿,听了秦墨的话立马点点头,对于这样的女人,留在身边也是祸害自己。

  高媛眼看王晓拿就要原谅她,结果被突然杀出的秦墨搅了局。

  气的面色发紫,指着秦墨离去背影,犹如泼妇吼道,“你们以为你们算什么东西?尤其你!秦墨!就一体育生,和我拽什么拽?你给老娘提鞋都不配!”

  高媛在秦墨这儿丢了面子,就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找回来。

  其实,很正常,上大学,哪怕在同一所大学,都会存在一定的专业鄙视链。

  王牌专业,鄙视普通专业,普通专业,鄙视艺术专业……体育系的,差不多就成最被鄙视的一群人。

  高媛来自华海大学王牌专业文学系,和晨婉是一个系的。

  打心眼鄙视秦墨这样的体育生。

  秦墨站住脚步,回头笑着看了高媛一眼,就和王晓拿两人离开了。

  高媛愣在原地,脸色憋屈的不成样子,秦墨那眼神,就像老鹰看小鸡仔一样,充满了不屑。那眼神就告诉了高媛,我没工夫搭理你。

  “狗屁体育生!一群没脑子的东西!我还不稀罕呢!”高媛无处发泄,自言怒声道,还在地上狠狠吐了口吐沫。

  王晓拿心结解开,大家也就放心了。

  秦墨每天都去公园训练,时不时体育系有啥比赛活动,他就参加,帮体育系拿个第一之类,就当是枯燥修炼日子里的调味剂。

  这天,校领导却叫秦墨去会议室。

  秦墨本以为是医学系的事,去了会议室,坐在那里是位头发花白,笑眯眯的老者,老者一副儒雅姿态,带着眼镜,文人的气息很是浓郁。

  “这位是文学系的李主任。”校领导介绍道。

  秦墨不明所以的坐了下来,李主任笑呵呵,开门见山道,“秦老师,久仰久仰。一首情诗,令我文学系老师个个佩服不已,秦老师的文采,实在是高啊!”

  “兴趣而已。”秦墨笑笑。

  仓爷爷告诉过秦墨,文学是必修课,作为华夏人,不知文便不晓理,因此,秦墨对文学的研究还是很深的。

  两个小时,李主任一直和秦墨探讨文学历史。

  从战国孔子独尊儒术,到民国等诸多近现代文豪,两人聊得不亦乐乎,李主任眼中,钦佩的神色越来越浓,听秦墨在那里侃侃而谈,李主任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好!秦先生真是说的太妙了!”听完秦墨一段评书,李主任拍掌叫好,不由激动的站了起来,“不知秦老师,想不想去我文学系任教,我文学系可是比医学系美女还多哦!”李主任眨巴着眼。

  秦墨恶寒,这李主任文人外表下,也有一颗猥琐的心啊。

  想了想,秦墨摇头道,“医学系那边代课,我也忙不过来,谢谢主任的邀请。”除了医学系代课,自己平日还要修炼,若是再代课,耽误了修炼就不好了。

  李主任失望的摇头。

  将名片递给秦墨,“如果秦老师有心过来,我们可以给你挑时间,秦老师满腹经纶,圣贤古今,说的头头是道,不发挥用武之才,可惜了。”

  李主任摇头叹气的出去了。

  今天来,一方面考验秦墨的学识,另一方面,就是想让秦墨代文学系的诗歌课。学识超越很多文学系老师,极其优秀,却没想代课这事,会被秦墨拒绝。

  过了两天,林教授病情康复。

  医学系的老师们,坐在医学院会议室里,秦墨的去留,成了一个大难题。一方面,秦墨代课相当出色,另一方面,林教授回来,秦墨这课代不了了。

  秦墨百无聊赖坐在那儿。

  “他就是个本科体育生!就该好好学他的体育,来医学系瞎起哄干嘛?”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霍姜突然站起来喊道。

  他是最反对秦墨留在医学院的。

  秦墨留在医学院,就占用了他一个名额,自己啥时候才能代上课?

  很多年轻老师,也都起身反对,言语激烈。

  “不能把秦墨留下,他留下就是一个祸害!”

  “体育生,教医学系有没有搞错?他的课我没听过,听都不用听,肯定是在那儿瞎胡扯。”

  “让他好好学体育去,啥人都敢能来医学系,说出去多掉价?”

  这里面,也只有主任和霍姜听过秦墨的课,其他老师都没听过。但想着,秦墨在医学系,只会占用他们的名额,大家就很不乐意了。

  尤其,最近很多老师教课的时候,发现学生们偷偷玩手机。玩手机这也没什么,可竟然是秦墨上课的录像!

  在他的课上,这些同学竟拿录像听秦墨的课!老师们都快嫉妒死了,在学校呆了20多年,也从没见学生这么喜欢学习。

  听这些老师一个个告状,主任都觉得头大了。

  “好了。”突然,秦墨淡淡的打断了众人的讲话,冷漠的扫视这些人,“让代课是你们,现在赶我走,也是你们,我走就好了。”

  秦墨站起身离去。

  正要推门出去,主任急忙起身拦住秦墨,“秦老师,医学系还有别的工作,你可以去实验室。”

  实验室,是医学系环境最差的地方,没老师想去那里教课。

  这一句话的意思,就是你留下,但是你必须去冷宫。

  秦墨气笑了,自己教医学系的学生,辛辛苦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换来全是这些人冷漠的眼神,还有主任寒心的话。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就在秦墨离开时,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文学系的李主任,带着一大帮老师冲了进来,抓住秦墨就要往出走,“秦老师,现在你能答应我们了吧?和我们去文学系吧!你在医学系待着真的屈才了。”

  “秦老师,来文学系吧!我当你助理。”

  “秦老师,过来吧!我超喜欢你的诗歌。”

  “秦老师……”

  一群文学系老师,围在秦墨身边,就差把秦墨抬出去了,李主任也是听闻医学系要辞退秦墨的风声,便急忙带着文学系老师,过来抢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