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 > 第一百零五章 看她如何解释

第一百零五章 看她如何解释

  虽然还没点开,但傅子琛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尹姿不会无故给他发这些东西。

  持着狐疑的态度,他还是将那份音频文件下载并打开播放。

  视频开始播放,画面中毫无征兆地出现一辆黑色悍马,紧接着唐洛然从车上下来,即便只有背影,傅子琛还是能认得出来。

  而与此同时,江瀚臣也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中。

  这没有什么,不是吗?

  可是当他看到江瀚臣突然叫住唐洛然,并对她说,“我想你可能忘记了,那天你在我家的时候把手提包忘在了我家里,我自己也是马虎,竟然也跟着忘了那么久,抱歉。”

  江翰臣家里?!唐洛然去过江翰臣家里了?

  傅子琛攥紧拳头,顿时就有种想要将手机砸烂的冲动。

  毕竟在商政界混迹多年,他早就养成了看任何事物都先看本质的冷静习惯,一想到这个文件是尹姿发给他的,他顿时就明白她的意图。

  尹姿是故意让他误会唐洛然!

  唐洛然未必和江翰臣有关系。

  所以,他对唐洛然抱有信心?

  明明心情愈发沉重,然而明面上他还在硬撑,忍着满腔怒火将视频播放完毕。

  在视频最后,唐洛然跟江瀚臣已经不再交谈,可是他们在阳光下的温柔对视,却让傅子琛凉了心。

  像是被一盆冷水迎着头浇下,从头凉到脚底板。

  如果说言语容易让人误会,那么眼神绝对不会欺骗——傅子琛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江瀚臣看唐洛然的眼神中绝非对普通朋友的温柔。

  那是因为爱她,所以才会不自觉流露的感情。

  把视频关掉,傅子琛闭上眼睛,气息沉闷,此刻他如同被遗忘在世界角落,满身难受无处发泄,只能像吞一颗没有糖衣的药似的,皱眉吞下。

  再睁开眼时,目光被冷漠占据,衬得棱角分明的精致轮廓透着一股不容人轻视的冷漠,薄唇轻启,他淡然道,“秦肆,在送我回公司之后,你替我办一件事。”

  “傅先生请说。”秦肆毕恭毕敬地回应,不敢有半点造次。

  抬眸,定定地看着后视镜,只见傅子琛蓦地冷笑一声,从薄唇中淡淡地吐出几个字,“替我邀请江瀚臣到家中一坐。”

  这是……?!

  ……

  半个小时之后,一通从傅氏集团总公司秘书长办公室打过去的电话在医院门诊楼高层副院长办公室响起。

  接电话的,毫无疑问只可能是江瀚臣一人,他按下免提,旋即又低下头签下文件。

  而电话那头也徐徐地传来了低沉的声音,“请问您是江瀚臣,江先生吗?”

  “是,您是?”江瀚臣抬起头,略带迟疑地问道。

  他极少跟工作以外的人透露工作电话,所以难得有电话打来,才会如此惊讶。

  “傅先生邀请您到锦绣园的别墅共进晚餐,请您务必接受。”三言两语就将目的交代清楚,也在另一边提防着透露消息——凡是除了这件事以外的信息一律免谈。

  可是光是这条,就足以让江瀚臣琢磨好一会儿。

  再三确认他。对方没有找错人之后,他才做出了决定,“我知道了,你将地点跟时间发送到我邮箱里就行。”

  匆匆忙忙挂断电话,江瀚臣当机立断,立即起身走出办公室,朝着电梯走去。

  他总觉得事情不太妙,还是把这件事告诉唐洛然,免得她被蒙在鼓里。

  ……

  在妇产科部门的休息室门口停下,江瀚臣还未出声,他的出现就已经吸引了一大片的目光,唯独除了唐洛然,因为此时她正背对着他将窗台前的窗帘拉上。

  “副院长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宋佳佳反应最快,第一个迎上去问好,而在她之后,才陆续有人问候。

  江瀚臣淡定地点了点头,他扫了宋佳佳一眼,说话的语气有些冷淡,“我找唐医生。”

  说话时,唐洛然正好转过身来——她是被“副院长”这个字眼吓了一跳。

  她立即往门外走,但宋佳佳却杵在门口不愿意离开,殷勤地追问,“您找唐医生有什么事呢?她可是大忙人啊,今天下午还有一个手术需要开。”

  “没有这回事,我接下来的时间都闲着,副院长您有什么事就说吧。”冷冷地打断宋佳佳的话,唐洛然抬眸,扫过她的目光透着寒意。

  唐洛然!

  明明气得咬牙切齿,然而宋佳佳明面上却还得装作若无其事地给唐洛然腾出一条道,好让她能跟江瀚臣面对面说话。

  今天的耻辱,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将宋佳佳排到身后,唐洛然早就把她甩在脑后,她的目光落在眼前的江瀚臣的精致面容上,他的面色凝重,也让她跟着紧张。

  奇怪的是,每次看着他的脸,她脑海里浮现出的身影竟然是傅子琛。

  “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江翰臣严肃的语气令唐洛然回过神。

  她跟着江瀚臣的步伐往外走,沿着右手边的走廊往下,在逃生楼梯间里停下,他将厚重的门打开,让她先进去。

  尽管这种感觉总让人联想到幽会,但她还是强忍着不自在,快步走了进去。

  面对面站着,他的目光透露着担心,像是还在犹豫不决,说话的语气带着迟疑,“傅子琛约我到锦绣园的别墅用餐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就在今天晚上。”

  什么?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唐洛然瞪大了眼睛,错愕的神情显然暴露了她对此事其实并不知情的事实。

  她实在不明白,傅子琛在想什么?他为什么总是做一些让她感到恐慌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件事,他什么也没跟我说,不过他找你是为了什么?”唐洛然说得飞快,真是给傅子琛的决定给吓了一跳。

  因为情绪激动,她的胸口起伏着,脸色愈发苍白。

  江瀚臣心疼地看着她,按捺不住心口的悸动,他伸手抚上唐洛然的肩膀,并喃喃,“你的脸好冰,很紧张吗?”

  当然紧张!

  傅子琛为什么要找江翰臣,难道是——怀疑她和江翰臣的关系?!

  她摇了摇头,否定了他,也否定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傅子琛他除了约你,还说了什么?”

  现在她最在意的就只有这个。

  悻悻然地收回手,江瀚臣半垂眼帘,轻启薄唇,缓缓地开口,“他没有说明原因,而且还是让助手转述,助手什么也不愿意多透露。”

  他说罢,唐洛然就迅速将目光挪开,她别开脸,往后退了两步,想找个支撑点撑住无力的身体,可是并没有,她只能硬撑着。

  毫无疑问,傅子琛不可能会平白无故就请江瀚臣共进晚餐,他一定是出于其他目的。

  难不成他真的在怀疑她跟江瀚臣的关系?

  脑海里的思绪乱成一团,唐洛然一时间竟没办法冷静下来,她的气息渐渐变得混乱。

  直到江瀚臣在耳边唤她,一次又一次,她才回过神来,猛地抬头与他四目相对。

  如同被暴风雪席卷之后惨淡的平静,唐洛然皱了眉头,却还强装镇定,勾起嘴角,为苍白的脸添上一抹勉强的笑意,“没事,你不用担心。”

  “那我需要去赴约吗?还是说装作不知道?”江瀚臣小心翼翼地问道,他问她,代表着决定权都在她手上。

  其实他也不是毫无察觉——傅子琛绝对是冲着他跟唐洛然的交往才邀请的他。

  怕是一场鸿门宴。

  沉默片刻,唐洛然将无力垂下的手伸进口袋中。

  她抬头将散落在前的头发甩到脑后,带着一丝决绝,淡定地回应他,“既然他让你去,你就去,反正届时我应该也在,有什么事我会替你扛着,你不用担心。”

  无论出了什么事,她都绝对不会让江瀚臣受平白无故的气,这并非出于感情,而是出于自己的原则——她没有理由把自己的悲剧强加在别人身上。

  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要受罪的是她。

  傅子琛有不满就找她吧。

  当然,作为男人江瀚臣也不会同意这种说法。

  “不用了,我——”

  “副院长,我先回去了。”

  江翰臣还未来得及反驳,唐洛然就抢先一步转身离开,她的身影带着落寞,如同满天繁星下坠落的一颗星辰。

  她的脆弱,又有多少人明白。

  一直被这段感情折磨,她的精力快要被耗尽了,如果傅子琛真的要结束的话,她也愿意成全。

  只希望,傅子琛不要把责任放在别人身上。

  走出楼梯间,唐洛然将厚重的门带上,她站在冷清的走廊上,愣了好一会儿。

  大脑空白一片,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不管傅子琛怎么说,只要她提出离婚便是——唐洛然已经想好了对策,她不再头疼这件事,转身正欲离开,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不过是短信提示音,她拿出手机点开短信页面,果然是傅子琛发来的信息——今天晚上务必准时回家。

  让江翰臣回来,又让她回去,看来傅子琛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了。

  但是这些,都是她的猜想,傅子琛真正的想法,她还不清楚。

  这也是傅子琛最让她为难的地方。

  唐洛然苦恼不已,她伸手将低头时散落的头发扫到脑后,眼眸仍紧盯手机屏幕。

  半响,她叹了口气,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她知道有些事情,逃不掉的还是要面对,而眼下就是这种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