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去地府做大佬 > 【529】前后夹击
  阴风涌入大殿之中,吹动住诸将的披风和萧石竹身上的玄袍。诸将依旧用钦佩的目光,凝视着满脸坚定的萧石竹。

  萧石竹的此举,不但可以牵制住即将抵达城外的敌军,也为在场的诸将带来了无限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念。

  “我们必胜!”沉默片刻后的萧石竹,从齿间缓缓吐出四个字。四周的鬼将们也没多言,只是纷纷把头重重一点,眼中的坚定不减反增。

  “速去准备吧。从现在开始,诸将与每一个士兵,还有城中留守的每一个青壮年鬼们,一定要各司其责,不可玩忽职守。”萧石竹收起肃色,摆了摆手让诸鬼退下的同时,不缓不慢,铿锵有力地说到:“诸位珍重,战胜来犯之敌后,我们庆功宴上再见!”。

  “诺。”什么都不必说了;左凡率领着鬼将们对萧石竹一行礼后,退出了大殿。

  萧石竹立在原地,一言不发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这些战士中,有不少鬼即将踏上一条不归路。

  但他们还是在军令下达后,毅然决然的走了。背负着沉重的使命,还有荣誉感,踏上了即将硝烟弥漫,死亡随行的战场。

  他们在萧石竹的眼里,显得是那么的高大。

  他们和城中即将走上战场的战士们,才是九幽国的脊梁,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挺起了九幽国的胸膛。才使得后方的鬼民们,过着安定祥和的日子。才使得萧石竹一家,在九幽国中有着万鬼之上的权利,和锦衣玉食的生活。

  在这点上,萧石竹也对他们肃然起敬。

  萧石竹紧握着腰间灭月剑剑柄,在殿中呆立半晌后,终于迈开了双腿,缓步走出大殿。

  天际边的鬼气已朝着漫江城这边而来,天空阴沉,天色越来越暗了。森然鬼气在漫江城上空弥漫开来,把阴日之光严严实实地挡住了。

  萧石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挤压着天空的摸黑鬼气,脸上依旧无惧。凌厉的阴风越过了城墙墙头,在城中屋舍间的街巷里穿梭,发出阵阵鬼哭般的尖锐嚎叫。

  萧石竹带着默默跟上了他的神骥,朝着北门而去。城中随处可见,各司其职的鬼在忙得不亦乐乎,但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和惊恐,一切事物都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

  萧石竹和神骥朝着北门方向走去,直走了半个多时辰,他们才来到了北门下。

  萧石竹在登上城墙的石阶下站定,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神骥,缓缓道:“走吧老朋友,让我们去见识一下浩浩荡荡的百万酆都军,倒底是什么样子的。”。语毕,萧石竹毅然决然地迈步登上了石阶,朝着城墙上缓步而去。

  神骥一个点头,也跟了上去。

  夏州王逃走时,虽然带走了城中所有的粮食,但没有带走所有的箭镞。他带走了所有的驻军,却没有毁去城墙和城中所有防御工事。这些东西,反而成了萧石竹即将用来对付酆都军的武器。

  作为曾经夏州国的都城,漫江城不但位于水路及陆道要道的交汇处,有着交通之便的它,可以经水路及陆上道,通达城外四面八方之各地,而且还坐拥了江水之险。

  城外遍布的纵横溪河河道都不狭窄,而且水深不浅。可以很好的阻碍来犯之敌的行进速度,也可以让城中守军有险可守。

  一天之前,九幽国军还毁去了城外方圆五十里内,所有横在溪河江流上的浮桥和石桥。虽说这样会使得敌军的战船,在城外河流上畅通无阻,可是陆军步兵骑兵,则会因为河道的阻隔,而行军运动缓慢。

  而此城均为六丈高,厚有两丈有余的城墙又都是条石垒成,城墙上石头垒砌的坚实塔楼星罗棋布,互为声援,构成一套完整的战略防御体系。

  萧石竹已经下令,把夏州王留下的三弓弩床和他九幽国的精良火炮架上去,就等着酆都军的到来了。

  而且萧石竹还有军器监运来的,新制坠星炮六十门,他早已分派了下去,一门有十门坠星炮,加上天雷炮和毒火神炮,还有连珠铳等火铳,足够酆都军在城下血流成河了。

  登上了城头的萧石竹玄袍鼓舞,在城门楼子前站定。他扶着外面已经嵌上了铁制长盾的女墙,向着城外望去。

  只见得本还晴空万里的苍穹上鬼气密布,天地间一片暗淡,可见度极低。

  城外的流水成河,处处泥泞不堪的地面。这是前天下了一天的雨,导致的结果。但这样的地势,足以让酆都军难以组织起大规模的攻城战。

  冰寒的阴风呼啸,从城楼檐角卷舞而过,使得挂在城头彼岸花旗帜摇曳不停,猎猎作响。城外溪河岸边的野草,随着拂过的阴风接天翻涌。

  萧石竹举目朝着更远处望去,只见得大约十里开外,兕皮制成的帐篷星罗棋布在江河间的平原之上,森严的营寨已经建成,数之不尽的旌旗猎猎招展。刀剑与枪戈如林,在昏暗中闪烁着耀眼寒光,是如此的显目。

  萧石竹接过了手下递来的千里镜,将其拉开后朝着城外北方望去。放眼望去,只见得敌营中,穿戴整齐,装备精良的鬼兵穿行不绝。

  前方十里开外是鬼头攒动,数百万的鬼兵令原本广阔的河岸平原显得拥挤。

  车辚辚,马萧萧。由麒麟或是青兕拉着的战车,已经在敌营前方一字排开。大多数是阴曹地府中的灭魂车。每车驾两匹身披铠甲的兽魂,车上有三个鬼兵,前二后一。

  前面两者一鬼驾车,一鬼手持长矛或是长枪,主击刺,并有为战车排除障碍之责。而后面那个鬼兵,则超空着战车上,一次可以连发数百支弩箭的大型连弩。

  其次就是巢车和冲车,还有云梯车等攻城器械。其中,投石机和车载床弩也有不少。

  萧石竹移动千里镜,朝着其他地方望去,又见酆都军的象兵,空骑兵和路骑兵也已列队完毕,护卫在车阵的左右。

  “平原上战车开路,敌方主帅看来也不是个草包啊。不过却是个蠢货。”萧石竹收了千里镜,悠悠感叹道:“这么多的河道,战车能当船用吗?”。

  跟在他身边除了神骥外,还有一个酆都军的降将。他是主动要求留下来,帮助九幽国作战之鬼。听闻萧石竹的感叹后,这个鬼将也不由得唉叹一声后,悠悠道:“北阴朝明明有着冥界最丰富的资源,却培育不出绝不照本宣科,可以把酆都大帝的狡诈完美执行的优秀将领来,灭亡只是迟早的事。”。

  “是啊。”他的一语中的,得到了萧石竹的认同。随之他对这个鬼将缓缓道:“多说无益,敌军很快就会打过来,去准备吧。”......

  就在漫江城中,被即将开战的紧张气氛笼罩时,尾火虎也率领着七百艘大小战船,舰载着十万大军向北而去。

  轰鸣的炮火声渐渐远去,这支北阴朝的舰队乘风破浪,继续向北急驶。

  在君子港北面,五十里处有一座渔村,因为地形无险可守,这儿并没有成为军港。而尾火虎的目标,就是这个毫不起眼的小渔村。

  他的舰队舰载着的十万酆都军,将在这里登陆,在顺着陆路南下,进攻君子港。

  这一招棋确实不错,但始终离完美相差甚远。氐土貉根本想象不到,他的对手萧石竹会有多无耻。

  但尾火虎的舰队来到渔村前时,发现这儿居然无兵可守,不仅如此,就连村中居民都早已远遁。

  酆都军也好,尾火虎也罢都没有多想,还以为得到了多么大的便宜呢,赶忙下令战船迅速进港,放下舢板让舰载步兵快速下船。

  不到一盏热茶的功夫,整个渔村和渔村前的海岸上,就挤满了鬼魂。

  下了船的酆都军快速列队后,朝着村后阔步前行而去。

  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把大地踏得阵阵颤抖。就连路边的石子,也在随着他们的脚步跳动不停。

  可当一往无前的酆都军先锋,才迈上村后,通往南北的道路上时,连续轰鸣带着陡然窜起的道道呼啸烈焰,横飞的土石在他们身边突现。

  爆炸之中,瞬间有数百酆都军在爆炸中被炸得血肉模糊。

  萧石竹怎么可能毫不设防,就把酆都军放了进来。此渔村外的入海口是无险可守,但不代表渔村后无险可守啊。

  在渔村后的官道上,萧石竹早已派鬼埋上了*。而且在官道的东面,就有连绵起伏的山丘,这些山丘的山体已经被九幽国的工匠,率领着鬼民们挖空,改造成了地道和暗堡。

  狸天应带来的天勇军里,有着一个旅的鬼兵,此时就带着百门火炮驻扎在其中。而方才的*,正是这些鬼兵拉响的。

  就在地上鬼兵遭到了突然袭击之时,还在舰队旗舰上的尾火虎便见到了海面上西方,有一支高挂着九幽国旗帜的水师舰队冲了出来,朝着他的舰队疾驰而来。

  渔村后的那几座山丘上,已有炮火吞吐,炮声如轰雷一般接连响起,道道赤红的炮弹从暗堡中激射而出,炸得岸上酆都军乱成了一团之际,也把最靠近海岸边的那艘酆都军战船,扯成了无所带火的碎木和断板。

  尾火虎和诸多手一样,纷纷陷入了惊愕之中,半晌缓不过神来。也就在此时,那只突然出现在海上的九幽国舰队,距离停泊在渔村外海面上的北阴水师战船,不过五六里海路。

  看着还有很远,连庞大的战船都显得很小,但九幽国的战舰已在海面上一字排开,船头的火炮已然奋然开火。九幽国的坠星炮,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一枚枚长形的炮弹疾射而来,呼啸着落在了北阴水师的战船中。

  烈焰火浪怒啸,炮声如雷轰鸣不绝,北阴水师巍峨坚固的战船,在九幽国火炮接连的密集猛轰下,桅杆船板在烈焰升腾下迸炸四裂,甲板也在滚滚硝烟中崩塌碎裂。

  岸上也是火炮轰鸣不绝,此地的数百北阴朝战船和岸上的十万酆都军,被九幽国来了个前后夹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