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 第227章 知我者无越
  卿羽是故意的,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君九摸了摸下巴,“我这个师兄看来不仅神秘,还做事完全不按照章法来。”

  “小九儿可以杀了他灭口,一了百了。”

  君九闻言,抬头看向墨无越。妖孽祸水的男人,眉宇间神色高贵傲慢,对上他的眼睛可见无情冷血之色。唯有与她对视时,如同湖面上的涟漪冷戾残忍一点点化开消失。

  杀了卿羽吗?

  君九摇头,“不。他既然偷听了还故意踢石头提醒我,显然不是我的敌人,用不着杀了他灭口,也不用管他。”

  “小九儿当真如此想的?”墨无越微微倾身看着君九,双眸如漩涡,深深将君九卷进去。

  君九点头。她转身走近屋内,顺手在桌上抓了一把瓜子在手心上。“距离五宗大比只有半年时间,君云雪已经稳固了对外夜行军少主的身份。这半年,幕后之人一定会有动作。”

  君九这是在转移话题了。

  墨无越对卿羽并不感兴趣,只是提一提。所以他顺着君九的话题,开口:“君云雪在剑宗做了什么?”

  “他将剑宗宗主的弟子打废了,挑断手脚筋,还毁了容。只因为她背后质疑君云雪是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才当了剑宗宗主的亲传徒弟。君云雪恰好听见了,这不搞事了。”

  君九勾唇一笑,眼睛里闪烁着腹黑和狡猾。她接着说:“君云雪以前可没这么狂的性子,这么大的胆子。看来我的精神暗示很不错,出乎意料的好。”

  墨无越:“小九儿想让君云雪搅乱剑宗的水,闻名五宗。刺激幕后之人早早动手。”

  “哈哈哈,知我者墨无越也!就是这样没错,可惜何尚他们胆子还是不够,居然担心君云雪翻车?她就是被杀了也无所谓,只要死的有用。”

  她在乎结果,至于过程怎么样,君云雪越作越好。

  正想着,君九忽然动作一顿。她歪头看向墨无越,眯起眼睛。“怎么了?”

  墨无越一直看着她,好像要把她吞进去一样。君九茫然,她刚刚有那句话不对吗?没有啊。

  墨无越开口,嗓音低沉性感。“小九儿,你有一句话说错了。”

  “哪句?”

  “知我者墨无越也。你应该说,知我者无越。”墨无越就坐在君九对面,软榻中间就隔着一张小方桌。墨无越只需要低头,微微一倾身两人之间的距离嗖嗖缩短。

  君九抬头,撞进他那双深邃若渊的眼眸中。哪怕是遮掩后的墨色,也依旧那么迷人勾魂。眸如罂粟,致命的吸引,让人无法自拔。

  撩人的嗓音,徐徐撩拨着君九的心弦。缓缓的开口:“无越,小九儿说啊。”

  明明叫墨无越的名字,也没有什么。可偏偏墨无越此刻撩拨着她,让君九有一种说出口就会引火上身的危险感。她会怕吗?当然不会。

  不仅不怕,不退缩。君九反倒伸手勾住墨无越的脖子,往下一拉再次缩短距离。

  两人近的呼吸交缠,君九红唇上挑笑的腹黑十足。她故意一字一顿,“墨无越,无越。听清楚了吗?”

  撩她?谁怕谁。

  却不知她的话如石落静湖,砸起哗啦水浪。墨无越静静看着她,如此近距离下,君九无比清晰的看到墨无越眼眸中,金色霸道强硬的吞噬掉墨色,虹膜变化,以一种嚣张放肆的姿态绽放在君九眼前。

  君九微微顿了顿。她眼中,墨无越的眼睛如同猛兽一样,盯住了猎物,蓄势待发的准备张开口吃掉她。灵魂中传来刺痛感,君九倒吸口气。

  “叮铃!”手腕上的铃铛紧急响彻耳边,墨无越如遭雷击猛地推开君九闪身消失了。

  砰!

  君九被墨无越推倒在软榻上。垫子柔软并不疼,但君九有点懵。

  她张张嘴,眼中闪过茫然和懵逼。“不就是喊了他名字吗?至于反应这么大吗?”

  “主人,墨无越是不是抽风了!他居然敢推你,下次他再敢来。我一定挠花他的脸!”小五气鼓鼓的喵喵跺爪。欺负主人的,都是坏人!

  君九没有回答小五,她按了按眉心,爬起来坐好。脑海中无限回放墨无越的那双眼睛,君九微微蹙眉。

  她觉得,墨无越出事了!

  这个念头浮现心中。君九立马翻身下榻,迈开步子正要出去,一抬头冷渊堵在门口拦住她。君九冷冷皱眉,“冷渊。”

  “君姑娘有什么吩咐吗?”冷渊温和询问着,人却没有退开一步牢牢的拦住君九。

  眸光闪过异色,君九开口:“墨无越呢?”

  “主人有事暂时离开了,君姑娘不必担心。主人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君姑娘有什么疑惑,都可以当面问主人。”

  “好吧。”知道问冷渊也问不住答案,君九直接不问。只是她心中隐隐觉得奇怪,墨无越突然有事?分明是跟她刚刚喊了墨无越的名字有关系,君九不禁低头看了看铃铛。

  轻轻拨弄着,铃铛没有任何声音。之前的动静,好像恍惚只是一个错觉一样。

  奇怪了!

  直觉告诉她,铃铛刚刚的响声更像是警告。加上她感觉到灵魂上的一点刺痛,君九眉头皱的更深。墨无越怎么了?君九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的担心盖过了所有事,心中只有一个墨无越。

  天武宗一座荒僻无人的山巅上,积雪覆盖,气温低的呼吸出口成冰霜。

  墨无越站在山巅之上,金眸愤怒暴戾。冷渊小心翼翼的过来,半跪下行礼。“主人,顺利拦下君姑娘了。不过君姑娘一定怀疑了。”

  墨无越没有出声。

  冷渊小心谨慎的抬头,目光担心的偷偷看了眼墨无越。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了,让墨无越突然暴走发怒。直到墨无越开口打破沉寂。

  他嗓音低沉危险,问冷渊:“若是有人唤你名字,你会想吃掉她吗?”

  “……”主人,这个题超纲了。

  但转瞬一想肯定是跟君九有关的。于是冷渊悄悄问:“主人,我能问问是哪个方面的‘吃’吗?”

  “刚刚我没忍住咬了一口小九儿的灵魂。”“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