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长宁帝军 > 第八百四十五章 局势
  沈冷看着碗里的东西,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了皇帝一句:“陛下,这不算是汤面吧?”

  皇帝瞪了他一眼:“你就当是疙瘩汤不行?”

  沈冷:“臣记得,咱们是要吃饺子来着?”

  皇帝:“你闭嘴。”

  沈冷:“遵旨......”

  沈冷唏哩呼噜的吃了两大碗疙瘩汤,皇帝看着心里高兴,虽然最初的设想是打算亲手给沈冷做一顿饺子吃,准备了很久,可最终饺子变成了疙瘩汤,但沈冷吃的那么狼吞虎咽,皇帝自然开心。

  想一想,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动手做饭了,在云霄城的时候他还偶尔亲自下厨做一些东西,进了长安之后哪里还有时间去顾及这些。,男人的无奈就在于,想要维持什么,就要放弃什么,能兼顾两分的男人合格,能兼顾五分的已是强者,能兼顾七分的怕是圣人才行。

  沈冷喝了两大碗疙瘩汤,刚要说话,城墙上的号角声又一次响起,黑武人的进攻来了。

  沈冷站直了身子,给皇帝行了个军礼,戴上铁盔,抓起横刀,转身朝着门外大步走去,已经两天两夜,沈冷加起来也没睡多一会儿,皇帝看着沈冷的背影怔怔出神,想着这个臭小子真的和自己年少领兵的时候一模一样,那时候他刚到北疆军中,人都说他是皇子只是来蹭一些军功镀金的,可皇帝这般性子,怎么可能会真的只是到北疆逛一圈?他不是老皇帝派到北疆的,而是主动请求老皇帝让他来,一次不成功就求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从十五岁到十六岁,整整一年的时间他自己都已经不清楚向他的父亲请求多了次,最终得到允许的时候他开心的几乎跳起来。

  到了北疆之后所有人都很尊敬他,他身份特殊,就算什么都不做自然也会被人尊重,可这样的尊重他不要,他要的是信服。

  他是李承唐,他不是懦夫,他曾说过,人生在世只此一次,既然来了,为什么要混日子过?

  既然只此一次,那得精彩才行。

  每一次厮杀他都身先士卒,每一次战斗他都一往无前,在北疆一年之后,整个北疆谁还不知道这位皇子殿下是个拼命三郎?

  最多的一次,他和黑武人打了三天三夜加起来也没睡一两个时辰,为什么每一个曾经和皇帝并肩作战过的人一直到今天都心存敬畏?

  那是他们亲眼见过的,也是亲身经历过的。

  如今的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东疆大将军裴亭山,水师大将军庄雍,已故的北疆大将军铁流黎,这些人都曾与皇帝并肩作战,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二十几年前皇帝离开西蜀道云霄城进京裴亭山九千刀兵横陈长安城门外接驾?不然的话怎么会有八万精锐虎贲雷打不动任由裴亭山将世子李逍然挡在门外?

  那时候陛下是留王,年少时,留王便在军中存了威名。

  看着沈冷大步走出小院,皇帝只有一个念头,这个臭小子若不是自己的儿子,还能是谁儿子?

  真的是一模一样的性格,一模一样的行事。

  长安城。

  茶爷面前坐着一个很陌生的女人,但对这个女人的名字她并不陌生,很久很久之前,那时候还没有成为沈冷的妻子,也没有现在的地位,跟沈冷到长安城看孟长安,那是茶爷第一次听到这个女人的名字。

  长安城里的暗道势力,最大者为流云会,其次为红酥手。

  面前这个看起来温婉如水的女子就是陛下的红颜知己,红酥手的大当家云红袖。

  云红袖是个在她脸上看不出来多大年纪的女人,算起来应该已经有三十几岁才对,最起码也有三十岁,可是看她面相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然而她的眼神里那种成熟那种睿智又是小姑娘不具备的,她的眼睛,似乎已经看穿了这个世界。

  “云大家为什么来见我?”

  茶爷忍不住问了一句。

  云红袖笑了笑,把自己带来的小礼物放在茶爷面前:“这是陛下送我的一件配饰,我一直都没有戴过,陛下送东西向来大男人,他觉得好看的就送不问别人喜欢不喜欢,可是陛下的品味真的是......我不是说这件东西不好,而是不适合我,当初见你的第一眼,想到的居然是这件配饰给你最合适,我这个人......阴气太重了。”

  她自己说出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语气有些悲凉。

  茶爷是个很开朗的女孩,而她不是。

  她曾经觉得自己可以为陛下变成一个开朗的女孩,就像是宫里的珍妃那样,可是她知道,自己再怎么变也不会变成珍妃,陛下对她也不会有对珍妃那样的感情,陛下对她不是喜欢而是欣赏,喜欢包含欣赏,可欣赏不一定包含喜欢。

  她很羡慕珍妃,也很羡慕茶爷。

  “我觉得陛下这是以珍妃的喜欢来挑选出来的礼物。”

  云红袖把那个精致的小木盒推到茶爷面前。

  茶爷一怔:“云大家,这是陛下送你的,你转送我不好。”

  “没什么不好。”

  云红袖笑道:“陛下送我的,便是我的,我转送给别人,也就与陛下无关。”

  茶爷摇头:“云大家还是说想让我帮什么忙吧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