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这里有妖气 > 第13章 晚上讲鬼
  看着独坐在台阶上的沉默男人。

  方正并没有贸然接近,而是进入保安室,了解情况。

  保安室内正有两名保安值班,对于方正进入保安室,都是小区里的熟人,倒是并未阻止。

  “刘队长,一直坐在门口的那男人,是怎么回事?”方正打听道。

  被称作刘队长的男人,是名四十岁左右的小区老保安,他清楚方正并不抽烟,于是也就没向方正递烟,自己点了根烟后满肚子苦恼道:“哎,别提这怪人了,赶也赶不走,劝离也不离开。”

  “你说这么大冷天的,外面天寒地冻,连狗都知道找处桥洞躲起来,一个大活人这么坐在外面,迟早要冻出毛病来,到时候追究起来我们也要挨牵连。”

  “既然赶不走,我们见他像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就寻思着,让他进保安室里坐坐。虽说保安室条件简陋,比不上空调房暖和,可起码也是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不是。可这个怪人属驴脾气的,同样是死活不进保安室,现在我和老张为了这事,没少犯愁。”

  “我们两人只能一个劲抽烟提神,像两只蛤蟆瞪大眼珠子,你看看我和老张,都两眼瞪得布满血丝了,不敢眨一下眼睛,死死盯着门口那怪人,就是担心万一有个疏忽闹出什么事来。”

  刘队长大倒苦水,显然是已经被折腾得够呛。

  满肚子怨言。

  可抱怨归抱怨,刘队长与老张都是老实巴交的人,也没有真去赶门口那怪人,或是去为难对方。

  “这确实挺古怪的,”方正想了想,问道:“那门口那怪人,有没有说自己遇到了什么人生大坎,或是受到了什么刺激?需不需要什么帮助?”

  “说到这个就更古怪咯,这娃子屁都崩不出来一个撒,属驴中倔驴嘛,怎么问都不开口说话,像是个傻子哑巴,没个办法撒。”这次说话是老张,有些西北口音,又夹带点川音。

  吧嗒,吧嗒,一边说着话,一边嘴里还抽着一杆早已淘汰的老旱烟。

  方正提到他早上碰到对方的事,刘队长和老张也说起其他人跟他们反映过类似情况。

  白天的时候,闷葫芦一样坐在文卓路。

  到了天色渐暗时,是跟着小区内另一位业主,一路跟到小区门口,然后坐在灯光最亮的保安室门口,从傍晚六点半,一直就这么闷声不吭在寒风里坐了四个小时,人冻得瑟瑟发抖,滴水未进。

  滴水未进,滴米未进,又是这么寒冷天气,这样的情况很容易出现意外,他们担心真的会出意外,万一在小区门口冻死一个人,他们肯定难脱责任。

  所以为了这件事,都快把刘队长和老张愁死了,烟一根接着一根,不要命的抽,强行提神。

  “会不会是因为害怕,被什么事吓破了胆,比如欠下高利贷不敢回家,或者得罪黑社会怕被仇家追杀,所以专门往人多地方躲?我看他神情有些恍惚,像是丢了魂似的。”方正看了眼保安室外,依然还沉默坐在台阶上的古怪男人,目光若有所思的说道。

  “唉哟,被方正你这么一说,我仔细一想,还真有这样的可能。”刘队长激动的重重拍了下大腿,越想越感觉八九不离十。

  “对嘛,就是这个道理嘛。”老张也是点头。

  “这样熬着也不是办法,你们挺辛苦,也容易发生意外,要不这样,我过去问问情况,要实在没办法,我们也只能先报警让警察把人带走,不能一直这么干耗着。”方正说道。

  刘队长和老张都没意见,也只能是这样了。

  这不能说他们冷血,没有人情味,确实是很容易出事,对小区也有安全隐患。

  于是,方正推开门,走出保安室。

  然而,恰在此时,平静的夜色下,有手机铃声刺耳响起。

  方正发现并不是他的手机铃声,目光一转,是坐在保安室台阶上的那个古怪男人。

  一直沉默不动的古怪男人,似乎终于被从梦魇中惊醒回神,动作迟钝,缓慢的接起手机。

  然而!

  下一秒!

  恐惧!两眼瞪大,喉结咕咕滑动的极度恐惧,如刺进骨头里,蔓延上男人的脸,眼睛瞪得眼珠子布满了恐惧凸出眼眶。

  他的脸色苍白,吓得没有了一点血色。

  握着智能手机的手掌,因为内心的极度恐惧,而在不停颤抖。

  “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妈!一定要救救我妈!”

  “她来了!她来了!”

  “她这次直接找上我家了!她就在我家!她就在我妈的身边!”

  突然,台阶上的男人,像疯了一样猛扑向身侧的方正,神智错乱,恐惧,语无伦次的抓着方正手臂,痛苦哀求着。

  这一幕意外,出乎所有人预料。

  先前还坐着不动的古怪男人,突然猛扑向方正,死死抓着方正不放,保安室里的刘队长和老张立马惊怒冲出来,手里拿着防暴警棍大喝道:“你干什么,赶紧松手!立刻给老子我松开方正!”

  刘队长手里的防暴警棍,作势就要朝古怪男人抓着方正胳膊的一只手砸去。

  这一下要真砸到,能直接把人臂骨给砸断。

  但方正却拦住了刘队长和老张,没有让这一警棍砸下来。

  二人看到,那名古怪男人在哭泣,泪水夺眶而出,颤抖的双肩,哭得是那么绝望,一直语无伦次哀求方正救救他母亲,他什么都可以给方正,钱、房子,什么都可以。

  他也向刘队长和老张无助求助,并且口里一直语无伦次的喊着她来了!她来了!

  男人一脸恐惧,害怕,一个大男人的绝望哭泣声音,更是凄厉刺破夜色,感觉脖子一阵阵寒意。

  冲出保安室的刘队长和老张,面对男人急切救家人的苦苦哀求,似被触动到男人最敏感的神经,手中警棍终归还是没有落在那男人身上。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方正的身体,至始至终都是纹丝未动。

  那男人死死抓着方正,却丝毫都没晃动方正,方正就如一根铁桩稳稳扎根原地不动。

  而从男人的语无伦次中,三人也终于知道,对方究竟在恐惧,害怕什么。

  他口里的她,不是人!

  是鬼!

  刘队长和老张头皮炸起,晚上讲鬼,人在听鬼也在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