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超级武器交换系统 > 第一百八十章 游戏结束

第一百八十章 游戏结束

  张向阳,此时还是一脸懵逼:“怎么回事?立军,好好说说。”

  王立军绕着秦观,转了一圈,说道:“大家都听好了,今天,就让我给大家揭露秦观的真面目!”

  等这一天,王立军等了好久了,现在,王立军感觉到报仇的机会,终于要来到了,无比的兴奋:“大家有没有觉得,以前秦观就是一个普通的车间工人,突然间,就变得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了?现在,我告诉大家,秦观不是人,他是妖魔鬼怪!”

  这么一说,顿时就有人点头,是啊,秦观以前就是个老实的工人,这半年,简直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居然这么快就爬到厂长的位置上了,说出来,绝对没有人信,对,里面肯定有问题!

  “秦观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难道他真的是妖怪?”

  张向阳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几个月来,秦观嗖嗖嗖地坐着火箭升上去了,当然让张向阳心中不爽了,但是,要说秦观是妖怪,这说法,实在是有些太离奇了,难道是聊斋志异看多了?王立军不是那种看书的人啊!

  “我以前,一直都被这妖怪捉弄,每次一靠近他,就会晕过去,这不是妖法,还是什么?”王立军说道:“现在,我请来了大师,收了这妖怪,为民除害,为厂子消除这个祸患!”

  “秦观,秦厂长,你倒是得意啊?”王立军已经走到了秦观的前面,用手捏了捏秦观的脸,秦观居然还是没反应!

  当看到王立军捏脸的时候,张向阳的心里,已经有些相信了。

  秦观,属于那种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人,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的,现在像王立军捏脸的这种举动,更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灵验了?

  “秦厂长,您也有今天啊,几个月来,我一直被你压着,嗯,今天,终于有机会了!”张向阳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兴奋:“你把厂子,搞的乱七八糟的。”

  “什么改革,改个屁革!你的改革,就是要把我们这些老骨头都踢下去,换上你的人,这种龌龊事,老子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张向阳一旦说出话来,就收不住了:“立军,干得好,今天你把秦观的真面目揭示给大家了,那明天,你就能回厂子,后天,你就能当这里的车间主任!咱们这里,不需要什么改革,大家还像以前一样!”

  王立军脸上一喜,被从厂子里开除,是他的毕生耻辱,能回来,还能当车间主任,那绝对是个天大的好事。

  不过,自己当这里的车间主任,那张向阳当什么?肯定是取代秦观的这个副厂长的位置了呗!

  两人绕着秦观,开始发泄着心中的怒火,现在的秦观,还在那里呆着不动弹,被张向阳这样骂了也不动弹。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长眼睛。”此时,在后面,滑东杰抽出了桃木剑,开始施法了,他摆出香炉,点燃了高香,然后,用嘴在桃木剑上一吹,瞬间,一股火焰就出来了。

  这戏法,是道家人专门有的了,原理很简单,效果很逼真,现在这么一搞,半个车间的工人,都开始喝彩起来。

  好,好!

  挑起一张画符,点燃了,嘴里念念有词,然后,滑东杰抽出桃木剑,慢慢地向着这边走,剑尖不断地指来指去。

  “黑狗血,准备。”滑东杰说道。

  不管他这动作标准不标准,能不能把天兵天将引下来斩妖除魔,至少,黑狗血是真的啊,这东西,绝对灵验。

  “好来。”王立军跑过去,端着黑狗血的坛子,就往回跑,今天的他,格外的勤快。

  黑狗血,是辟邪最牛的东西,就连张向阳,听到黑狗血这几个字,都立刻是眼前一喜。

  记得小时后,自己整天做噩梦,最后,老娘把家里的黑狗放了点血,滴在炕头的旁边,再后来,就再也没做过噩梦,那些妖魔鬼怪,什么都不敢过来的。

  黑狗血,最灵验了!

  “我来!”张向阳伸手,从王立军手里接过了坛子。

  王立军恨秦观,因为秦观屡次把他给碾压了,而张向阳,表面对秦观客客气气,尤其是秦观当厂长之后,一口一个秦厂长,叫的更是亲热,但是,张向阳更恨秦观,夺人财路,升官挡路,该死!

  他要亲手泼秦观脑袋上,看着这个妖怪现原形!

  此时,滑东杰也已经拿着桃木剑,走过来了,他从秦观的后面,慢慢地转过来,嘴里还在念念有词:“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

  接着,他嘴里的话,突然停住了。

  此时,他已经转到了秦观的正面,打算用剑指着对方的脑袋,再说些什么,以前自己一个人玩惯了,谁能想到真的有效果!

  但是,当他抬头,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瞬间,就感觉到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轰地就响了。

  冤家路窄,冤家路窄啊,这个所谓的秦厂长,居然就是那个在镇上,把自己狠狠地揍了一顿的人!

  自己的身上,现在那些被揍的地方,就又开始疼了,自己居然想要捉弄这个人?惨了,被套路了,是人家挑逗自己的吧?

  自己在这里做法,那就是个笑话,人家还故意配合,让自己如同小丑一般在这里表演,这个人的心机,真是太深了!

  他的太阳穴,突突突地直跳,这个时候,跑肯定是跑不掉的,这可是工厂啊,人家是厂长,自己跑的了吗?

  于是,他的手一哆嗦,桃木剑就扔下了,双膝下跪:“秦厂长,我错了,我错了,我是闹着玩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打我啊!”

  画风转变的太快了,此时,张向阳已经端起来了黑狗血,等着道长开口,就泼到秦观身上呢,谁知道,这道长居然怂了?

  怎么回事?

  “好了,游戏到此结束。”秦观开口了:“整个发动机车间,存在严重的问题,员工作风懒散,在工作期间聚众围观,没有心思工作,现在更是对封建迷信思想如此的执迷不悟,刚刚还有人叫好,我决定,整个发动机车间,所有员工全部下岗,包括车间主任在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