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凌天战神 > 第两百九十章 推拒
  “女人的美色本就是一种手段,这怜月倒是个傻子,若是好好的用着自己的美色,在这人榜之中想要夺得好名次可不简单的很?”一个女人讥讽了一句。

  沈浪转头一看,却是一个穿着丝绸长裙的女人,这女人穿着十分的大胆,烈焰红唇,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魅惑,她的身边也站着好几个男性。

  “若是她没有这种毅力的话,怕是早就泯然众人矣了。”沈浪意有所指的说道。

  那女人闻言却没有沈浪想象中的暴跳如雷,她只是很平淡的看了沈浪一眼,才道:“原来是初阳。怎么,原来连你也看上了那小姑娘的颜色了么?”

  她一眼就认出了沈浪,沈浪却并不认识对方,只是觉得有些古怪。

  这女人,一口一个女人应该利用自己美色和性别优势,另一方面,在被讥讽的时候却一点都不生气,这份气量到底是不同的。

  不是凡物。

  若是那凌若雪……

  呵呵,她说不出这样的话,在男人面前,她永远是矜持的,永远都是美好的,就算是耍脾气都是可爱的,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即使她心里就算这么想着的。

  而这女人,却当着她的那些爱慕者的面前说着这种话,到底是不对劲的。

  当然,她本身也不是那种小姑娘类型的。

  “自然喜欢得很,难道你看着她,不喜欢么?”沈浪转了转眼睛,反问道。

  那女人闻言不由得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声音充满了磁性,有一种奇怪的魅惑。

  “你倒是会说话,我自然是喜欢这小姑娘的,只是,能够轻松的取胜,她又何必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呢?”她有些迷茫的说道。

  沈浪算是看明白了,怕是这个女人也遇到了困扰,因此才会借着怜月的情况去发泄吧。

  沈浪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对方聊天了起来,时不时的逗得那女人笑起来,她笑的时候也比别人爽朗的多。

  “借助外力,借助自己的美貌的人,在很多时候都能轻松取胜,但是,实力却很难变强,女子比起男子来,在修炼一途上遇到的诱惑多得多了。”沈浪感叹道。

  “你分明是一个男子,倒是知道的多。”那女人闻言,颠笑了一番,道。

  沈浪自然是知道的,正是从红伶儿的身上知道的,如果有捷径放在你的面前,很难有人能够控制住自己不去走捷径。

  女子更是如此,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他们只要天赋出色,美貌出色,自然会有男人奉上大把的资源去讨好他们,甚至在比斗的时候,只要他们撒娇,自然也有人退让,只是这样又怎么可能变强呢?

  “修炼一途,不大多如此么?”沈浪反问。

  那女子眯了眯眼睛。

  台上,柳青河终于是认真了起来了。

  仗着自己的身体强大,柳青河面对怜月的时候,一向是大开大合的招式,反倒是怜月看起来,颇有拘束。

  “这小姑娘还需要好好修炼啊。”女子见了忍不住摇了摇头,有些叹息的说道。

  她眼力很好,但她看起来也十分的漫不经心。沈浪一方面在猜测对方的身份,一方面却反驳了起来。

  “怜月的剑法,便是她自己本身,变故颇多,现在为时尚早,又何须妄下定论?”沈浪又一次的驳了对方。

  却见那女人身边的几个男人都用一种奇怪的,带着敬佩或者是无奈苦恼的眼神看着沈浪,倒叫沈浪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你还说你不爱慕她。”女子狡猾的笑了起来。

  “我有心上人。”心思回转之间,沈浪只是淡淡的回答道。

  那女子只是笑,并不去辩驳沈浪的话,“这怜月若是真如你所说的厉害,能够赢了对方的话,我这边倒是有一个机缘给你,你是肯和我赌一把么?”

  她直接用机缘这二字,可见她对自己是多么有信心了,这份信心更是让沈浪好奇起对方的身份来,总觉得定然不会太平凡的。

  “不用。”沈浪回答道。

  台上,怜月已经受了伤了,不少人都劝怜月下台,那柳青河也收了手,却被怜月指责了一声。

  “莫不是你认为我配不得你的对手?一点小伤,何须在意。”怜月冷声说道。

  那柳青河便想到自己确确实实是答应了怜月一定要尽全力的,他纠结了一下,还是觉得需要达成承诺,大不了,大不了若是怜月真的坚持不住却还要苦苦坚持的话,他认输就好了。

  反正人榜的比斗上,又没有要求说他不能在优势的情况下认输。

  “怎么,你不敢?还是你刚才说的话都是哄我玩的?”那女人说道后面的时候,一股子凌厉的气息扑面而来,显然并不简单,那种上位者的气息和威严,更是证实了这个女人的不凡,以及,脾气有点差。

  现如今的局面,谁都看得出来,那怜月已经处于劣势,想要获胜谈何容易,尤其是她要依靠自己的实力的话,谁又能保证柳青河不放水呢?

  如果柳青河放水了,沈浪也都是一个输。

  “这不公平。我赢了,你给我机遇,你赢了,我又要付出什么?若是我什么都不需要付出,这本就不是对等的。”沈浪开口道。

  这般的大胆,倒是叫那女人身边的男人们刮目相看,不过,也有人存了讥讽的心思。

  沈浪这话,许多人都听到了,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人插话,沈浪就算再迟钝也知道,这群人定然是畏惧这女子的威严不敢胡乱说话罢了。

  “咯咯咯……”那女人闻言也觉得好笑,边愉快的笑了起来了。

  “我该说你傻大胆呢,还是蠢得很呢?那你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我什么都给不了。”沈浪正色道。

  “因此,这份机缘,我也不能要,我只是随意开开口而已,胜负却掌握在怜月的身上,若是你真想赐予什么机缘的话,不如就给她便是。”

  沈浪硬是将这机缘推走了,不知道多少人心中暗道沈浪是傻逼,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当然,也不少人嘀咕着这沈浪真是好心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