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凌天战神 > 第两百七十六章 莽撞
  沈浪回来之后,郄何很是关心的把沈浪叫了进去,第一句话就是指责沈浪莽撞。“你也太莽撞了,那天剑宗的人都是黑心的,你何必去帮他们呢?那个小丫头,既然有胆子燃烧血脉,就应该有胆子承受后果,这又不是你的事情,你何必横插一手,差点没有被害死。”郄何认真的对沈浪

  说道。

  他以前觉得吧,沈浪这人善良一点对他来说是有好处的,毕竟他弟弟还要交给沈浪呢,但是这一次,郄何是真的被吓到了。

  沈浪被这么教训的,心里却不由得有些复杂。他能够感受到的。虽然说沈浪的真实年纪是比郄何大的,但是这郄何可不知道,他竟然不知不觉就把自己当做弟弟一般的去教育,希望沈浪去规避那些没有必要的风险。这种想法可不就是护犊子么?沈浪

  一方面觉得有些好笑,另外一方面,却也不由得感叹他是真的关系自己。

  “我当是知道的。只是当时心软了一下而已。不过,同样的错误我是不会再犯的,你便放宽心吧,倒是你的身体,今日感觉如何?”沈浪关心道。

  关心这种东西,都是彼此的,郄何挂心他,沈浪自然也不会无情。

  郄何闻言笑了笑:“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我都习惯了。”

  说是这样说,但沈浪早就感觉到了空气中隐约弥漫着的血腥味,还有地上那一方染了血的纱巾。原来,郄何的探子在看到沈浪被阴了之后,第一时间就回来报告了,那时候没有人以为沈浪还能活下来,郄何闻言,一方面是对沈浪的心疼,一方面又想到若是沈浪去了,他也去了,那么郄铮还能够有什

  么活路?他的所有算计便都是一场空了。

  正是这么一激动,郄何身体本身就不好,那一瞬间更是直接喷了一口血,气息瞬间就萎靡了下去。

  他强撑着身体,便是想着沈浪若是死了,也要安排好后事,还得为郄铮谋划一番,就算是他死了,郄铮也不至于被坑害致死,这些劳心劳力的念头让他坚持没有倒下,但同时也更加的熬去了他的心血了。

  后来传来沈浪没有死的消息,却已经是过去了半个小时了,这半个小时多么难熬啊。郄何也不知道沈浪什么时候会回来,也许他被发现了身份,也许被中央大陆的人看上,缠着了,也就不回来了,其实郄何心里都明白,但是他仍旧叫人等着沈浪,若是沈浪回来了,受伤就赶紧医治,若是

  没有大事的话,也过来一趟,叫他得以安心。

  “罢了。”郄何都那么说了,沈浪还能够说些什么呢?

  他原本是有忧愁想要去倾诉的,郄何恰巧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对象,但沈浪看着郄何那惨白萎靡的脸色,又哪里还好意思去让郄何担忧呢?他笑了笑,多加安抚了郄何两句。

  “你先把身体养好,事情不急于这一时。”沈浪认真的交代道。

  郄何点了点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当时听着沈浪的情况,马上就吩咐了下去,现在郄铮怕是应该已经知道他那位“关心”他的五哥已经死了吧,也不知道现在心情如何。

  ……

  “怎么可能!你说五哥死了?”郄铮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说道。那信使哭丧着一张脸,开口答道:“原本跟随五王子的人都回都城了,只是五王子身边的近侍想着,他们这一趟回去是定然没命的了,他们没有能够保护五王子,本就应该死的,就算是赴死也理所当然。再

  想到五王子想来喜欢您,便特意派遣人来告知您一声的。”

  郄铮闻言只觉得脚底一软,便瘫坐在了椅子上,他眼中迷茫的很,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和他嬉笑打闹,脾气很温和的五哥怎么就那么去了呢?

  “说,你给我说清楚,我五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的?”

  那信使闻言却有些羞于启齿。

  郄铮见了,更是愤怒的很。

  “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想要隐瞒我什么!快给我说清楚。”郄铮大声的吼道,还别说,他这一生气起来,真有几分皇子的气派。

  那信使被郄铮吓了一跳,这才嗫嚅着说道:“五王子旅至江城的时候,遇到一美人,谁知道那美人却是个蛇蝎……”

  这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那五王子分明就是贪恋美色,没想到却是迷上了美女蛇,被蛇反咬一口,没了性命。说得好听,这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的难听一点,大抵就是因为急色,把人家给惹到了,便没了性命了。

  这种死法说真的,在王族里面可以说是非常丢人的事情了,若是真有人死于美色上,众人在人身后也不愿意去言论这个,毕竟,贪恋美色,只会叫人耻笑罢了。

  郄铮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他心中愤怒的很,便直接将整张桌子都掀翻了。

  “你们怎么看着我五哥的?我五哥胡闹,你们就不知道阻止?你们是废物么?”郄铮大声的骂道。

  其实他这明显就是迁怒,毕竟这些人也只是侍从而已,想要劝阻主子?、

  向来狗腿子好当,名臣难做,哪里有那么容易的,郄铮也知道自己这脾气发的不对,不过皇族惯有的思维大抵就是如此了。

  “那女人呢!那女人抓到了没有?”郄铮摔了桌子之后又大声的追问道。

  那信使被郄铮摔了桌子,还砸到了一只腿,大腿上砸出了一个口子,鲜血哗啦啦的流着,但他丝毫不敢还口。

  “那女子叫净雪,事发之后她就逃走了,此刻正在追捕她,这是她的画像。”信使闻言赶忙拿出了一张画像给郄铮看。

  郄铮怒气冲冲的打开,却在看到了那画中人之后便怔了一下。

  一股子莫名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郄铮确定自己是不认识这个净雪的,也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物,但大抵可能是有那么一面之缘也说不定,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熟悉感。这让郄铮更加的烦躁,他将画像随手一丢,嘴里大声的骂道:“那还不把人抓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