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凌天战神 > 第二百零三章 是你走
  第二百零三章是你走

  他怕死。

  李鬼招无比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真相。

  “喔喔喔!”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公鸡的叫声,很快的,飞云城此起彼伏便都是公鸡的叫声了。

  不知不觉间,他们竟然已经连续战斗了两三个时辰,天都已经快要明亮起来了。

  这时候,外面的大街上也有了不少的行人,都是一些匆匆的商人们,或者是早起采买的妇女。

  这个时候,客栈也本应该准备早餐,为那些要离开的人准备好,以博取好感的。只是今日却尤为的安静。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偶尔的鸟叫声,清晨的鸟叫声总是那么的清脆,带着勃勃生机,和新鲜感。

  沈浪也失去了耐心。

  “你想怎么样?”欧阳柳确定了柳河安全之后,便开口问道。

  “这就冤枉我了。我并没有准备找事,但是总有人喜欢找上门来。这句话明明应该是我问才对,你们究竟想怎样?”沈浪低笑着反问道。

  这怕是不肯善罢甘休了。

  欧阳柳心中清楚的很,如果现在,站在那边的是他的话,他也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欧阳柳深吸了一口气。

  若是真的要命的话,那么,就必须拼一把了,就算拼死也只能试试了。

  “你也不要太过分了。我们五个师兄弟这次找你是擅作主张,是我们自己本身的行为。但若是你杀了我们五人的话,那么,天剑宗定然会派出更加厉害的人来报复你的。这事情是我们错了,我们可以道歉,可以做出赔偿。”欧阳柳一句软话,一句硬话,为的也只不过是能够活下来而已。

  沈浪却并不吃这一套。

  “无尘老匹夫我都得罪了,难不成天剑宗会放过我?就算天剑宗不计较,无尘却不会不计较的,无尘计较,天剑宗自然有你这样的的傻子前赴后继,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直接杀鸡儆猴,让那些个傻子们心里有点儿数?”沈浪反问道。

  欧阳柳被沈浪说的一时间哑口无言。

  沈浪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他根本不怕天剑宗,即使欧阳柳不想承认,但他也很清楚,沈浪,这个狂傲的家伙根本没有在意过。

  “不然这样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若是我满意了,便放你一马,如何?”沈浪突然开口问道。

  欧阳柳本以为性命堪忧,却听到沈浪这么一句话,此刻哪里还敢端着,只得快速的答应道:“你问,我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破水剑法,在天剑宗有多少人在修行?”沈浪开口便道。

  欧阳柳原本以为沈浪会问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却没有想到沈浪问的却是破水剑法。

  欧阳柳一点都不相信沈浪是恰恰在交手的时候学会的破水剑法的,就算沈浪说是,他也不相信。

  “修习破水剑法的是我们这一脉的人,我师兄弟林林总总,大概有二十七人,加上师尊的话,修习破水剑法的不超过三十个。“欧阳柳还是老实的回答道。

  “那你可知这剑谱是从何得到的?”沈浪直接开口问道,显然已经知道了剑谱的来源有问题了。

  听到这个问题,欧阳柳的脸上也显现出了尴尬的色彩。

  他们之前还说人家偷学呢,现在看来,却不是这样的。

  欧阳柳自然知道他们宗门的破水剑谱来源不正当,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正主遇上了。

  欧阳柳认为,沈浪怕是和这破水剑谱有一定的关系了,他尴尬的笑了笑。

  “这是我师尊在和别人比斗的时候赢回来的。”他斟酌的说道。

  沈浪听了,不由的噗呲了一声。

  破水剑法如此的不简单,拥有这剑谱的人,定然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天剑宗的人能赢这个剑谱的主人,还是个问题呢。

  他只是随便的嗤笑了一声,欧阳柳却以为沈浪确实是知道了真相了,他挣扎了一下,才无奈的回答道:“当时师傅外出历练,救了一个老头子,那老头子最后还是没能熬过去,便把破水剑谱给了师傅,作为报酬了。”

  沈浪一听就知道事情不对。

  怕是这欧阳柳的师傅当时遇到了受伤的剑谱主人,先是小心翼翼的接近,把自己装作是一个好人,紧接着杀人越货才是真的。

  这破水剑法分明就不完全。

  “那位老人叫什么,姓甚名谁,你师傅在何处遇到的?”沈浪又问。

  欧阳柳见状便觉得,怕是这沈浪和那老人真的是有关系了,他紧张了一下。

  “我也都是听师尊说的,具体的我倒是不清楚。”欧阳柳摇了摇头,说道。

  沈浪点了点头。

  “你可以走了。”沈浪开口道。

  欧阳柳倒是没有想到沈浪会这么轻松的放行,他的脸上先出现了迷茫,然后又是惊喜,他蹲下身子便要去扶柳河。

  “是你走。”沈浪冷淡的呵斥了一声,将欧阳柳的喜悦完全的呵斥掉了。

  沈浪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

  他不可能放过所有人。

  而能走的,只有他欧阳柳一个。

  欧阳柳脸色惨白,他看着沈浪,又看着柳河,脸上充满了无措。

  “师兄!”李鬼招也知道自己现如今的状况,他不由唉唉叫了一声,其中带着多少的害怕却说不清楚的。

  何庆本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色,此刻更像是一张纸片一般,他张了张嘴,到底说不出话来。

  另外那位已经跌坐在地上,话都说不出来了。

  “师兄,你回去。”柳河将自己撑起来,他虚弱的对欧阳柳说道。

  欧阳柳一动不动,脸上陷入了挣扎之中。

  “你若是不走,待会儿我可能就反悔了也说不定。”沈浪看好戏的说道。

  欧阳柳的脸色更白了几分。

  “师兄,你走!你若是不走,今日我们五师兄弟死在这里,又有谁会注意?师兄,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了!快走!”走了,才能告诉宗门,才能给我们报仇啊!

  柳河说的不清不楚,但只要是个人都知道他现如今就是这样的念头。

  欧阳柳大口的喘气,这对他来说是一件难以抉择的事情,他感觉自己都要呼吸不过来了。

  但这又是一件非常好做出抉择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